关于我的身体1

作者的话:

我在提交之前又把文字扩充了一些,感觉自己像寻宝一样在旧时光里寻找一段段带有标签的记忆,是一种很特别地体验。

btw还是没有形成自己的文风啊

放松

最放松的时候就是每晚入睡前的时光,因为只有这个时候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在柔软的床垫上放空自己,任由思绪带着灵魂漫游远方。不用面对生活的琐碎,并且期待着梦中千奇百怪的世界。

紧张

我蜷缩在大巴上,心跳得像脚下飞转的车轮一样快。我强迫自己喝了下去手中的半瓶红牛,压下胃里泛起的恶心,我甚至感受到在小臂肌肉在举杯时的微微颤抖。明明是最该全力以赴的关头,全身的力气却好像被抽干了一般。

车停在了一个陌生校园里,下车时脚如同踩在棉花上……等待的时间很长,像是整整半年我们花在操场上的时间一样长;却又很短,下一秒我就已经置身于起跑线上。抢鸣,开跑,我们互相追逐的影子都被午后的太阳拉得好长好长,紧张感逐渐消失在跑道扬起的尘土中。

最喜欢的运动

跑步,并不是在操场上机械的一圈又一圈地跑着,而是身处于交错纵横的大街小巷或山名水秀的自然风光。

在这里,我遵从于自己的意志奔跑,因而疲惫感带来的不再是痛苦。我甚至享受这种感知自己体力巅峰的过程,体会手臂每一次摆动,大腿每一次抬起,肌肉的收缩,肺部的每一次舒张,都让我强烈意识到在不断起伏的胸腔下包裹的强有力跳动着的心脏,是独属于我的鲜活生命。

疼痛

刀刃越过了手中的苹果快速擦过指尖,看到涌出鲜红的血液,我才后知后觉地感到疼痛。我愣了几秒钟,指尖被划破地感受一遍遍在大脑中重播。刀刃轻轻划开了皮肤,刺破了毛细血管,接着便是持续的刺痛,随着血管的轻微收缩,伤口传来有规律的胀痛。我凝视着一滴滴落到桌面上的血液,好像身体的一部分脱离了我。

生病

头疼总是在某个意料之外的黄昏出现,我每次都试图找到它的源头,想把这种感受的开始精确到分钟。但当我意识到它时,头疼往往已经开始很久了。罪魁祸首可能是午睡时候的过堂风,也可能是刚从冰箱里取出便被我一饮而尽的酸奶。

我常常被头疼打败,似乎,这也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呢。

奇妙使用经历

我曾经发明过一个游戏,用于打发一个人的百无聊赖。我试图把大脑从整个身体的反应系统中独立出来,就像遥控器一样操纵身体。不同于身体本能地服从大脑,更像是大脑发出指令,由身体接受并完成,而我则打开上帝视角,同大脑一起观察着身体。

(怎么感觉写的像精分hhhh)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