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的身体1

一次受伤的经历

那是小时候的一次万圣节,我和家人一起去了社区组织的活动。我们正在削南瓜灯,用的工具使一个特别简单的折叠刀,轴上没有弹簧。我当时第一次用这种刀,把它拿反了,结果刀一下收回,正好绕过指甲,从侧面切入了我的右手食指,几乎削下来一片肉。我愣了一下,第一时间没有感觉到疼痛,也没有大吵大闹,就安静的把刀拔出来了。当刀拔出来的那一瞬间,似乎有风吹进我的伤口,才第一次感受到伤口的疼。这种疼,感觉并不是只有伤口在疼,而是连着伤口的整条神经从伤口到手肘的一段都在隐隐作痛。紧接着血就流了出来,我并不是第一次见血,但是这次的血还是给我吓了一跳。之前见到血都是从皮肤中渗出来的,但是这次真正的使流出来的,顺着手指流到指尖再滴下。血迹划过的地方感觉热热的,但是我的手指却是异常的敏感,流过我皮肤的轻微触感都变成了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很冷静,用另一只手接着留下的血,找父母去处理伤口了。

 

一次放松的经历

我睡前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有意识地放松我的眼睛周围的肌肉。

具体什么时候我记不清了,起因是有一段时间我经常熬夜,眼睛总是很累。之后我找了各种方法,包括眼保健操还有手机上放松眼睛的视频和app,效果都不理想。有一次睡前,我大概是心情不太好,所以就想转移注意力,开始胡思乱想。我想到“如果人能完全控制自己的身体那该多好啊,可以让伤口快速愈合,可以快速睡去”。然后我就尝试了起来,我试着把意识记中再眼眶周围,然后突然就感觉我的某些肌肉放松了下来,在眼球里面。原来我以前睡觉的时候眼睛都处在一种紧张的状态。我感觉放松下来之后眼球好像失去了束缚,变大了一些,好像在一片漆黑中看向了更远的方位。同时我还感受到,闭上眼睛的时候,你的眼球其实是上翻的,就是瞳孔其实正在指向你的额头。第二天我醒来,去找到了眼睛的结构图,似乎我有意识去控制的是睫状肌。

之后我开始有意识的想控制自己身体的“细节”,比如说现在我可以让眼睛像相机一样自由的对焦,这种感觉就像我盯着电脑屏幕后面一个虚构的点;我可以让手指只弯曲最后一个指关节……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