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之一

 身体最为放松的一次经历

放松对你来说应该是很少的。你通常都是紧绷着神经。

你只依稀记得那是中考最后一个科目结束时铃声响起的刹那,你觉得自己解脱了。你将目光从试卷上飞速移开,迫不及待的和它分手,想歇息一下自己的大脑,你也确实这么做了。你大喘了一口气,接着腿上和腰上便持不住任何一点儿力量了,你还差点从座椅上滑了下来。三五秒过后吧,你稍稍讲身子往上提了提,坐好,等待老师将你的试卷拿走。虽说时间很短,但你感觉到的是前所未有的放松,因为那一瞬间你不用考虑任何事情,一切都结束了。你只希望这种结束持续的久一些,再久一些,永远不要有开始。

知道这年,你敲击这篇文章的时候。疫情开始,一切都是结束的,你却笑不出来,甚至有些黯然神伤了。还是充实一些吧。

身体最位紧张的一次经历

你有喜欢的人了,但你平常只望着他。

你写了一封信,投放到了校园的表白墙。你心里晓得他极大可能不这么开放,不接受这柏拉图式、只名正言顺地存在于希腊时代的情感。但你还是这么做了。他对你很生气,他质问你,并开始憎恶你。
我一定要向他道歉,这太不成熟了。你想。

对不起三个字反复排练了许久,你对自己有十足的把握。那天放学后你便追着他走了过去,他好像没有意识到你在跟着他,你只在他身后离他越来越近。你发现你的心跳不自觉的加速,心也有些沉下来。

“嗨。”他没有理会。

“那个事儿,我……”你想说那三个字,你的双唇却不自觉的闭合了,你的脸部肌肉仿佛不受你控制。他向你投来不耐烦的一瞥,你也望向他,看到了他的眼睛——充满着责问遇不耐烦。你的泪腺涌出了一点点它的分泌物,你内心不断的挣扎着,问自己什么。你想了想,些许是道歉后这可能就真的完结了吧。明明已经不可能,你却还是要尝试着挽回他。你害怕,害怕失去他,害怕你们只能做朋友。想着你的身体已经开始不自觉抖动,越来越剧烈。

“……对…对不起。”

“哦。”

你和他都停下了行进的脚步,注视着对方。

你却不那么难受了,你终于说出来了。

“以后别再来找我了,好吗?”

……

你有喜欢的人了,但你平常只望着他。

身体在最喜爱的运动中的状态

你最喜欢打排球了。你喜欢每次扣球时候那用尽全力时双臂冲破空气的感觉;你喜欢发球时双目紧盯排球,然后向着排球赤道猛击,发出一记漂亮的飘球的感觉。和排球在一起的时候,你总是将自己的神绑定在她上面。你总是专注,总是将自己和排球一起打出。你觉得很爽快,很酣畅,你很喜欢。

你希望自己的生活也能如此的痛快,你也在努力去实现它。

你想着,排球可能更像是一种信条吧。

你一次疼痛/痛苦的经历

小时候,大人们常常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对此深信不疑。但是当你在舞蹈教室压腿的时候,却想不起来这句话了。

轮到你开垮了。你只是觉得胯下被撕扯着,临近开裂。眼泪不自觉的从你的眼眶中流出来。老师抵住了你的双腿,看着你痛苦的表情,却毫不留情。你只能放任自己的双腿,把自己当作一具圆规,任凭使用者摆弄。

又上了两节课,开跨程度一次比一次强。你终于忍不住了,不曾再出现在舞蹈教室。

如今,你在电视上看着剧院的首席在空中跳出一道又一道优美的弧,你更是痛苦的。你后悔自己没有坚持。你每想起它的时候,你便反问,自己是否真的坚持不住了。

可惜,不论答案是否,你却不再有机会。

一次生病的经历

那节体育课,你的脚崴了。你以为这没有什么影响,至少开始的时候是的。

第二天,你看到同学们在绿菌草地上奔跑的时候,却只能眼睁睁、干巴巴的看着了。你想要跑几步,脚踝却钻心的痛,脚跟只要稍一落地,便感觉脚踝内部放上了一只铁砧,往中砸去。它似乎是反重力的,疼痛更多的是往上冲。你忍受了这种折磨近三个月,你也看着这个铁砧一点点变轻,知道你终于又能和他们一起奔跑了。

你在操场上跑着,也暗自庆幸着,希望这种事情再也不发生。你的双脚第一次对你来说如此珍贵。

身体一次奇妙的使用经历

“你清醒一点!你怎么了!”

随之而来的,是好友的疯狂摇动。他抓住你的身子,前后摇摆起来。

“你这样不对。喂!傻了么你!”

又一位好友来了,他更加疯狂的摇动你的身体。

“效果不行,我来。”

第三位好友扇了你一巴掌,然后也开始摇动你的身体。他不仅左右摇动,居然还前后摇动,好似非要把你摇散架了似的。

你望了望后面,还有十多号人。

台下的观众已经笑的不成样子。你也有些想笑场。你苦笑着想,这是自己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演这种无厘头喜剧…哦不,这种剧里的这种角色。

演出完毕后,你的头还有还有些晕沉沉的,谢幕的时候才勉强回过神。

“老兄,感觉……”

“你下次演老人吧。真就《空前绝后满天飞》呗!”你抱怨道。

现在你又想起了这段哭笑不得的画面,但你却笑不出来了。你看着画面中的少年们,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回不去了。”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