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歌 (某初二的黑历史渣写作)

Before reading:

初二的时候计划写一篇长篇小说,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并没很好的完成,从而改成了一篇短篇小说(原计划长篇中一章的字数大概是四五千上下,便将序章压缩,加了内容和尾巴……有些面目全非)。阅读完全篇大致需要10min~20min上下。语言有许多不好的地方,那会的文笔也非常一般(甚至处处洋溢着中二气息),把文章上传多是为了保留一个idea以及整体的世界观(地名高度中二预警!!!)。文章风格偏向于西方魔幻,由于篇幅原因没有做到很好的展现而不解释,望海涵。那么,enjoy~

——————————————————分割线——————————————————

春之歌

“春天的歌声所带来的,多是希望与美好。但在这片大陆上你却很难听到它,因为在这里那只是杀戮。而今年,令人恐惧的,令人望而生畏的人春之歌,将再次被奏响……”

 

“死前还有什么想说的吗?”一位身着长袍的精灵用手中的利剑指着一位年轻人的脖子。

“看来她是对的……你确实不是什么好人!”年轻人面容平静,嘴角微微上扬,“我视死如归,毕竟我的死亡是有意义的,而你……”

“住口!这种时候你竟然还敢打诳语?呵!卑贱的人类啊!”

“我来到这里,还要感谢她啊……”

 

“春天的女神,你是如此的残酷!哦!你为何——如-此-残-酷!!!”皇宫后悬崖之上的一座小亭中,一位身着披风,头顶金色玉冠的女王,正忧心忡忡地徘徊着。这时,从长满藤萝狭长寂静的走廊中,一走出一位身披银甲的少年。少年瞳孔呈碧蓝色,眼神坚定,身姿矫健。见到此人,便给令人觉得此人为人中佼佼者。少年颈上还坏有一条挂着麋鹿的坠饰,更是平添了几分神秘之感。

“萨兰娜陛下,您找我何事?又为何在此焦灼不安?”少年站定于女王面前,用尊重的语气道。

“哦!我亲爱的兰斯!告诉我,你可否听说过春之歌?”

“这……抱歉陛下,不曾听说过。”

“兰斯,你身为骑士团团长,应该引起重视。不过你年纪轻轻便有这样的剑术,我觉得这件事,有必要让你知道。”女王叹了口气,皱眉后将自己翡翠色的眼睛望向少年。

“陛下,有什么事还请您吩咐。”

“那好。这是,春天的来历,春之歌的来历……记得千年前,曙光大陆尚未被仇恨与战火分裂之时,以春之女神为首的四季女神为大陆带来了四季,将无尽的凛冬驱逐。但存于下界血炉堡的亡灵却对大陆所拥有的四季虎视眈眈……”女王叹了一口气,走至亭边栅栏旁,边望向远方,边讲述着这段令人痛心的历史。少年在一旁认真的听着,随女王一起返回了千年前的战役……

“当第八个春天来临时,他们开始行动了。埃罗依带领着各大亡灵种族,以夺取四女神为目的将战火带入了曙光大陆。西南方灼石山麓矮人族,南方烈焰山脉龙族,东方东阳峡谷兽人族,西北方夜阑城人类与中部曙光之城精灵族组成了诸神联盟以保护曙光大陆的安危。春天来临当天,春之歌被走奏响以进行助威,两方在曙光圣殿前展开了长达七天七夜的交战,最终由联盟首领精灵一族击退了亡灵的势力。虽然亡灵被击退,但曙光圣殿一战也使各族统领们意识到四季,是多么的重要,尤其是精灵、矮人、人类三族。”提及三族,女王似乎有些激动,身体不自觉的有些抖动,眼眶也有些发红,像是愤怒,又像是悲伤。几许停顿后,她继续向少年陈述这段历史。

“终于,在第八个轮回即将结束之际,这三族展开了对四季之女神的争夺,大陆的秩序,也因此被打破。而四位女神中的三位,因这争斗而相继病逝。春之女神在那时,第二次演奏起了春之歌,这一次她是为曙光大陆上种族的贪婪而演奏,希望以此唤醒各个族群。但战争依旧没有停歇,余下的三位女神死亡后留下的力量必须等春之女神的力量即位后,才可归位。战争持续十年后,春之女神终于无法忍受大陆上的血雨腥风,决定销声匿迹直至曙光大陆出现和平的种子,她还预言,那粒种子,将会在紫藤萝盛放之际出现。如今夜阑城藤萝花既已开花,春天正在重现,我又怎能……咳咳咳!”突然,女王咳出几口殷红的血丝,双手支撑在栏杆上,有些站不住。

“陛下!天哪…您没事吧!我这去给您请大夫!”

“咳咳……兰斯,答应我,下面我说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陛下……我,我答应便是!可您的身体…”少年有些抑制不住自己,其所闻的历史一遍遍冲击这他对这片大陆的认识,同时女王的情况也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我的大限,将至了……你,是这个大陆的希望!我从你身上看到了与众不同的纯洁、善良的心,将它带下去!咳咳……”女王向少年叮咛着,少年眼中的泪水已湿润了眼眶,“你胸前的坠饰,带着它!带着…它,去找精灵王摩洛克,他在正西方孤山山脉中,飓风城……咳咳…在春之歌奏响之时,你的,咳咳咳……你的心灵会带领大陆,走向真正的曙光!”倚在亭柱上的女王眼神中充满了庄重、严肃,但也流露出了一丝恐惧,仿佛可透过那双翡翠色的眼睛穿过时间,再次看到曙光圣殿的湮灭……

 

 

兰斯安顿好女王,按照女王所指示的位于孤山中长满金叶的白娓森林的方向,带着她的希望,骑上战马,奔出城门,出发了。城中,女王从塔楼的窗口向城外望去:“我今身为夜阑城女王,却无任何救赎大陆的能力。唉!如今只得祈求,到时那春之女神可给予大陆宽恕……凛冬已去,春天,要扎根了吗……”

少年骑着马,飞驰于原野之上。身畔两旁,路边的积雪已开始悄然融化,随之而来的是即将奏响的春之歌。再看那少年,心中却百般不解。数年前的那场战争,为何女王一直没肯告诉自己?不死荣光是什么?血炉堡又是哪里?对了!不会是……一片片疑云升上这位年轻骑士团团长的脑海。

不知不觉,远处孤山上洁白的雪线,依稀可见。但比孤山更近的,是半空中那缓缓压低的黑云。闷雷大作,天空中瓢泼大雨倾倒而下,灌入平原之中。少年在雨中与自己的战马继续奔跑着。但风雨是无情的,不一会,少年膝下便已全是积水。“不能辜负萨兰娜殿下的希望!一定要穿过这片荒原!孤山就在咫尺了!”少年内心一遍又一遍的鼓舞着自己,但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

终于,远处的孤山已在少年脚下,那积水也已慢慢随地势而退,周遭山壁上的几点金叶告诉他,已经进入孤山-精灵的地界。少年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积水,牵着马,走入了山谷。

飓风城,快到了吧。

是的,穿过这片山谷,便是飓风城了!少年有些疲惫,但他是骑士团团长兰斯,他不会被敌人战胜,更不会被疲倦与饥饿击败。此时,山谷中远端的一处碎石开始作响,开始一小块一小块滚落,随之而来的,是几丝细细的水流。水流随着碎石的掉落越来越大,越来越宽,片刻便形成了一小瀑水帘……

少年此时依然蹒跚着向前,突然被从山丘上滚落的碎石绊了一跤,摔了个踉跄。他没有丝毫松懈,几步爬起,继续向前。但他却对即将来临的危险浑然不知,他不知一旁山丘后的土坝即将崩裂,更不知自己所处的,其实是一处干涸的河谷。

一声响声,穿过了山谷,土坝——崩塌了。大水冲刷着河谷两侧,猛兽般的吞噬着谷中的一切。少年向远方望去——一片波涛向自己涌来,顷刻间便吞没了自己。少年在洪流中有些慌乱。无意间,他瞥到了山壁上的一道枯干,这枯干,成了他的一线生机。眼看着水流将自己卷着,慢慢,慢慢的接近了那支枯干,少年奋力从水中一踩,双手向前猛伸,抓住了这一救命稻草,抓住了生机。少年抱着枯干,不断被一股股水流冲打着,逐渐失去了知觉……

呵,好一个绝处逢生。

 

少年缓缓睁开了双眼,映入两只青蓝眸子的,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

“救下的,可是兰斯?”

“是的,殿下。人类夜阑城的兰斯。”

门外传来了问话声。几番交流后,一位高大威严的男人推开了房间的门,双手背后,走向床边。他身着蓝色长袍,长跑上有些许金色与深蓝的花纹,长袍背面有一只大大的麋鹿头;他头顶上戴着一圈金色的穗网状皇冠,皇冠上镶嵌的几颗红宝石在水晶吊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你是……”

“摩洛克,精灵的统治者。这里是飓风王宫。”

少年听到,立即起身,环顾四周——只见窗外一片片金灿灿的树林将此宫殿包围,宫殿位于森林中心最高处,从窗外可看到一圈圈树梢呈螺旋状将宫殿环绕,宛若一片飓风云。飓风城,原来是这个意思。“飓风”从中心挥出的一条条金色旋臂为宫殿支起一层层屏障,屏障外是一片靛青色发光的草地,再往远看,有一条小河,将平原这边于那边一分为二,这边是“飓风”。那边是孤山。

好个飓风城,好个美景!精灵所居之地绝对配得上其高贵。

“您背后麋鹿的图案,为什么和我这坠饰上的图案如此相像……以及您是精灵,我是人类,为何救我?”

“确实,高贵的精灵不会救卑贱的人类。但你不一样,亲爱的兰斯。我先问你,你可知你那坠饰究竟代表着什么吗?”

“项链?那不过是萨兰娜殿下收留我时给我留下的护身符罢了。”

“护身符?我看倒不如说是把这项链给你,来躲过死亡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少年疑惑,愤怒,不解。他不明白这个素不相识的异族人对他说的一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更不明白胸前的坠饰意味着什么。

“别急啊,兰斯先生。我可以慢慢告诉你。你一定听说过,曙光之战吧……”

“我……”

“不用回答我,你听完故事再问也不迟啊。”精灵王淡褐色的眼中露出了一种不易察觉的狡诈。

“当时人类、矮人与我精灵三族为春天而战。而在这场战争中,在三大种族,众目睽睽之下,我妻子竟然抛弃我精灵族投奔了人类!她向我谎称是被亡灵族化为人类的魅魔所魅惑。我当时真是糊涂,怎么会轻信了那种鬼话!而我发现之时,她已与那人类国王私生有一子!我那先知梅菲斯特还对帮着我那妻子说话,还扬言我若放走我那妻子,我便会遭到那个孩子的报复。呵,一派胡言!”说到这,精灵王仰天长笑,紧接着将目光转向了少年,两人四目对视,时间的长河与两人的目光交汇。

“知道吗兰斯,那个女人……叫萨兰娜。而今天,我会像杀死那个愚蠢的先知一样杀死你,为此来证明他所言之事有多么的可笑荒诞!我也绝不会允许我精灵族的后裔身体里有一半卑贱的人类血统!”

少年得知了真相。刹那之间,他明白了。明白了为什么女王说自己是孤儿,为什么会给自己胸前的坠饰作为护身符,为什么说自己可以将曙光带来,为什么自己能拯救春天……

 

“摩洛克,你我夫妻一场,又本是同族,你为何要如此待我!”漫天大雪中,一位带有麋鹿坠饰的年轻精灵族少女望着一位高大的精灵族王子,两人相互对峙着,是朋友,也是仇敌。

“住口!萨兰娜…我不敢相信你竟然背着我做出这种事!你对得起精灵族的子民们吗!你……对得起自己的祖先吗!”王子大喝道。

“哈哈哈哈哈……你所在意的,不应该是精灵族高贵的身份吗?多么美妙而可笑的语言!我告诉你摩洛克,就算你口中说出在高贵的辞藻,也掩盖不了我与被你杀死的族人脑中你那冷血无情的形象!“少女话音未落,男子便举起手中宝剑,意欲向少女砍去。

“你!事到如今……你竟然还说出如此的话语!好啊,带着你的孽种,投奔人类去吧!去啊!投奔那卑贱的人类啊!”王子颤抖着身躯,淡褐色的眼中泪水几近夺眶而出。他不相信自己深爱多年的妻子如此丧失理智,更不相信自己精灵王的威严竟荡然无存。面对眼前的少女,他又是爱,又是恨。

“给,兰斯,这……这个项坠,我将它挂在你的胸前,我要你牢记,你是精灵,你是一个高贵,而仁慈的精灵!你和他们不一样,对吧?你是春之神给予的礼物,你拥有……善良,与勇气!把它们带下去……”少女从雪地里抱起了一个襁褓中婴儿,在他耳边低语着。婴儿有着清蓝的眼睛与雪白的皮肤,但却没有精灵标志性的一对尖耳朵。少女用翡翠般的双眼注视着婴儿,好像在发誓,要将自己的一切给予他。“多么美妙的生命啊!看看…像个天使一样……”

“萨兰娜!你说够了没!给你五分钟,带着那个人类,速速离开我精灵的领地!不然,别怪我不顾昔日情义。弓箭手预备!”王子在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好啊。我可以走。但我要你记住,这是兰斯。总有一天,他会用他那‘卑贱’的身份证明,你有多么的无知,多么的冷酷,多么的无情!”少女说完,过身,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夜色中。她走了,而王子也终于留下了两行泪水。两人从此再也没有见过面。王子望着少女的背影,留下一阵阵叹息:“多好的精灵……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被人类蒙蔽了双眼啊!不过你放心,一千年以后,你的精灵血统也差不多该消失了,待到你那孽种长大,我或者让他重新得到他高贵的身份,或者,让我手中的这把剑再沾上一点血液……”

……

夜阑城外,少女赤足踏着厚厚的积雪,轻轻叩响了大门。

“别…别怕,我们到了,这是你的家,你会在这里安全的成长……”

 

少年的清蓝的眼睛开始变得浑浊。天空仿佛是在感叹这位少年的命运之多舛,也默默用几片阴云蒙上了自己的眼睛。兰斯的脸上,出现了两道泪痕。

“不……这不是真的!你在骗我,对吧?”

“呵……果然,你和你的母亲一样的傻。不,或许更傻一点。不过,你的骨子里毕竟有着精灵的血液,所以,别怪我没给你选择的机会。说吧,你是想成为精灵,还是告别这一高贵的血脉,成为卑贱的、一文不值的人类呢?”

“我不会成为精灵。至少,不会是像你这样的精灵。”少年擦干了泪水,再次露出了淡蓝色的眼睛。这次,眼神中充满了坚定,充满了决心,少几分稚气,多了几分成熟。

他开始狂笑。

“没想到啊!同样的决定!萨兰娜啊,这就是你那了不起的孩子吗!孽种……孽种啊!我今天……定要为我的萨兰娜报仇!是你!夺走了她!”精灵王举起手中的铁剑,指向少年的颈脖。

“住口!你知不知道你不配称之为精灵王!精灵们崇尚高贵没有错,但你不一样。你的眼里只有高贵二字。别看你住在这里享尽荣华富贵,但内心却却连任何一个种族都不可触及!兽人,他们为了荣耀于功勋而战,忠于自己的种族;矮人,他们虽然固执,但绝不会为了财富而将自己的同胞置于刀光剑影之中;龙族,即便是曙光大陆最具战斗力的种族,也不会用其去威慑其余种族;人类,他们虽然贪婪,情感复杂,但你可听说过一个叫做朋友的词语?他们起码不会在危难关头抛弃这一词语。而我的母亲,萨兰娜……是,她欺骗了我,说我是孤儿,但你有没有想过她这样做的目的?摩洛克,我告诉你,我要是知道我是精灵,我不会以此为荣。相反的,我会以拥有你这么一个眼中只有自私,没有人民冷酷无情的王而感到羞耻!我很庆幸我的母亲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少年此时不像一位年轻的骑士团团长,反倒是像一位成熟的将军,一位真正的精灵。精灵王双手微微颤抖,欲要将刀锋从少年的脖子上移开。

兰斯慢慢低下了头:“故事讲得差不多了。要杀便杀,哪来那么多废话!”

“兰斯,这就是你的遗言吗?好啊,说的挺妙。”精灵王手中的利剑锋芒毕露,闪着寒光。他缓步向着少年走去,同时慢慢将手中的宝剑举起,指向少年胸前的挂坠,又转而指向他脆弱的喉结。少年在剑芒的逼迫下与精灵王缓步后退,一直到飓风城中央的广场上。

“精灵族的子民们!”精灵王激动的喊道,“今天,我要在此执行一件重大的事情。这个人类,他夺走了我的妻子。我今天,要让他付出代价!说吧,兰斯,还有什么话要讲?或者,是否还想做回精灵?别说我不仁慈,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

“不。除非你不称王,否则我将一直是人类,怎么处置,任凭阁下。不过我要告诉你,我的母亲,是不会因为你的三言两语而做出任何改变的,她,所有人类,也永远不会向你这位精灵王低头!”

“住口!你…我与萨兰娜,相爱十五年,却被一场战役而分散。我原以为,她与人类干出如此勾当,会感到愧疚,会对不起自己。是,她依然爱着我,直至你的出现!你从她那里夺走了所有的爱,使我被我钟爱的妻子背叛!你现在还在此为人类说话,萨兰娜啊!我们,就不能回到曾经吗!!!兰斯……向这个世界告别吧!”精灵王说完,用力向兰斯胸前一刺——罪恶的剑芒穿透了少年善良与勇敢的心,纯净的鲜血一滴一滴流到了坠饰上的麋鹿上,渗透了时间,渗透了历史,渗透了被伤透的心……

一切,仿佛都走到了尽头。突然,天空中响起阵阵乐音,乌云中出现一束光芒,直直的照射在了少年的身上。少年胸前的伤口缓缓愈合,流下的血液也顺着光芒钻入地底,在顷刻间化为了数朵玫瑰花。

“住手。”话语刚落,只见一位金发碧眼的女子身着白纱衣袍,手持一把竖琴端庄的从空中飘至地面,身轻如燕,宛若一位天使。她继续拨动着手中的竖琴,奏出一阵阵醉人的旋律。

“春之歌!是春之歌!你……春之女神!”精灵王手执宝剑,指向那位女子,但他拿剑的手微微颤抖着,似乎已经暴露了他内心的恐惧。

“兰斯,新的轮回已经开启,第九次春之歌,为你而奏响。春天与希望,为你到来……”少女婀娜的舞动着身躯,在空中随着春天的旋律翩翩起舞。

“感谢您的好意,春之女神。不过,我并不想一个人独占春天,它属于每一个值得拥有它的人,我希望您把春天给散布至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兰斯,你虽拥有精灵的高贵血脉,却也有着人类的善良与情义,还有勇气与坚毅。你打动了我,春天为你纯洁的心灵滋生于大陆的每一个角落,你为这片大陆带来了四季之轮回,你为这片大陆带来了希望与曙光。”女子望着兰斯,吹出了第九个轮回中的第一缕春风,“我将春风相赠于你,愿你所到之处春暖花开……”

女子说完,飞临到了精灵王摩洛克身边。

“至于你,精灵王,你虽在千年前的战争光明正大的赢得了我。但你可曾想过,战争所带来的一切与春意的相违?你的心中只有你自己与所谓的高贵血统,你甚至为此伤害自己的子民与恋人。你这样的精灵不配拥有春天,春天不会光顾于你,希望你在漫长的精灵寿命耗尽之前,可与我一同感受春天。我将部分漫长的凛冬之力藏在了你的心中,你将在你的生命耗尽感受无尽的冬天,如同你对你的子民所为!”说完,女子挥了挥手,将一道白光射入这位精灵的胸口。之后如同来的时候一样,缓缓消失。只不过这次,空中不再有乌云,大陆,不再是荒芜……

精灵王在女神消失后便宜不知踪影,他与他用自己行动赚得的漫长的严冬一起前往孤山山中,度过了那漫长的一生。不过好在他在生命的终点前,领悟到了春。

兰斯回到夜阑城终于与自己的母亲相认。春天所带来的,不仅是萨兰娜的痊愈,更是兰斯的蜕变与成长。兰斯成为了新的精灵王,一位明君。他后来还将曙光之城支离破碎的废墟花了若干年进行重建,成为了人类与精灵共同的家园。萨兰娜则继续在夜阑城领导着人类一族,最后寿终正寝……

第九个轮回的春之歌中,曙光大陆迎来了新的曙光,新的春天。而曙光大陆,也将开启新的篇章……

 

二〇一八年四月六日 于北京-海淀

吴仲晨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