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体的故事

写在前面的话:我参加这个课的目的不是为了向大家展示我的写作能力,正相反,我的写作能力差到一定地步了,只不过是想要多学习学习怎么写作文,多练一练而已。

这一篇算是对我比较友善的,因为我的童年经历还算丰富,辗转各地,无数次手术,无数次输液以及无数次磕破结疤,可见我童年阴影之多。如果让我回到过去……绝了这个念想吧,我打死也不会回去的。

  • 最放松的经历

外出旅游,身心俱疲的回来时已经是半夜。到了家连澡都没洗就直接扑到床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是最放松的,当时感觉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酸痛,但不难受,脑子也是清醒至极。醒来时,脑中只有一个问题:现在几点了?

  • 最为紧张的经历

也许是最接近死亡的经历。当时还在上小学,和叔叔一家去水乐园一起玩。其中一个项目是人们在池子里游,旁边突然防水把人们冲走,我很不幸地被淹没了,当你呛着的那一刻脑子里是很慌乱的,做不出什么动作,更不要提本能;直到嘴里也进水才开始想到死亡的问题。万幸,叔叔在旁边拉了我一把,当时我只感觉四肢无力,只想快点逃离这里。

  • 身体在最喜爱的运动状态

小时候家里没买自行车,但是院子里的孩子都兴滑板,我也买了一个。当时礼堂前的广场遍布了滑板,其中便有我的铁滑板。我玩的滑板不是现在这种直的,而是可以扭得,这也代表着可以相撞。于是每到夜晚,院子里的男孩们便组织起来手牵着手滑滑板。我两条腿不停扭动但感觉不到酸痛,手拉着身边的人但并不使劲以保持平衡,眼睛还要目视前方和地面上的凹槽。

  • 一次痛苦的经历

很小的时候,大概是幼儿园时期,我和妈妈在鹅卵石路上互相追着玩。当时身体还很稚嫩,一不小心滑到后额头直接磕到鹅卵石上,血流如注。当时只觉得天崩地裂一般,脑子很晕但不阻碍感受极度的难受和疼痛。耳边也只能模模糊糊地听到妈妈的呼喊声。最后缝了七针。

  • 一次生病的经历

我小时候体质特别虚弱,要说生病我可是行家,每个月必住一次院,北京各大医院也遍布了我的哭声。记得是离现在最近的一次发烧,当时便控制住了,吃了药,去医院打针。当护士姐姐给我输液时,针头插进血管的疼痛让我极为的舒适,再看看屏幕上播放的喜羊羊,瞬间感受到了家的味道。至于身体的感受,只是轻微的疼痛,但记忆让我完全不怕。

  • 一次身体被奇妙使用的经历

去年,第一次学习棒垒球,练习打比赛,我是三垒。那一场我发挥神勇,眼、脑、手极为协调,在刚学会比赛规则之后显得如鱼得水,不但队友的球能够一次性接到,完成触杀;还有很多其他的精彩表现,如接杀和配合队友淘汰对手(专有名词忘了)。轮到我挥棒时,其实只是靠感觉,但是只觉得练习过无数遍一般,直接本垒打,有点小帅。当然这种现象只是昙花一现,显得非常可惜。

扩写:四.一次痛苦的经历

幼儿园的一次痛苦经历,成为我一生不可磨灭的印记。

很多人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都会问我额头上的抬头纹怎么回事,每当我向他们解释这是疤时,也不免勾起了一些回忆。

当时还只是幼儿园的小朋友,记忆很浅,只记得发生在操场外的那片鹅卵石的路上。隐约记得还能看到妈妈的背影,嘴里叫唤着跟了上去。我们每天晚上都在这里玩,和住在我家的两个哥哥姐姐尽情在鹅卵石路上玩耍着,开心地笑着。

恍惚间,只觉得妈妈的身影越来越远,这让我不禁有些着急,晃动着小脚迈着大步往前冲。突然间,我的脚上好像膈到了什么东西,坚硬,圆滑,我身体的重心控制不住,便向前栽倒。砰——那一刹那,额头上其实已经感受不到什么了,只是磕的相对较轻的鼻子,嘴等地方传来剧痛。我的眼泪不经意间留了下来,虽然没有人看得见,而后我便开始嚎了一来,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只能听到“儿子!儿子!”的叫喊声,只能记得有一只手紧紧握住了我的手,便没有知觉了。

后来听我妈妈说缝了十多针,还好当时她在身边。疗养的过程到时记不得了,只是我的童年阴影又多了一个。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