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这些天总是很晴朗的,仰望而视,一幕薄薄的卷层云遮着半边天,似有意的给太阳留下了半个舞台。而这太阳也毫不妥协,妄想穿过这篇幕布,便尽情地将秋日的光芒洒满整个北京城。我感觉到秋天格外的耀眼,胜过夏日的那般耀眼,从地面到天空,没有哪个是不放着金光的。

听觉:秋季是最繁忙的一个季节,沉寂了两个月的校园再次沸腾起来,课间总有说不完的话,一片嘈杂混乱;课堂中双耳紧跟着老师的话语,无暇顾及其他。这样看来,也只有在放学时,或是在考试时,才有心思去留意秋天自然的声音。前者在鸟鸣声与落叶声的交错中,找到的是秋日的和谐安逸;而后者,这些只会变成扰乱思绪的噪音罢了,真是无奈呀,新的学期又开始了……

触觉:秋天,感觉怎么样呢?白天的秋还是很暖和的,而到了夜晚,空气过于清静,月亮孤零零地照着,竟有些凄冷了。次日的清晨,推开单元楼的大门,双手被门锁冷不丁地冻了一下,的确是让人意外的,直到门口的一阵秋风卷过身旁,双手微微有了一丝寒意,才反应过来,已经是深秋了。

嗅觉:如果是金秋时节,站在秋日下深深的吸一口气,是会有一种像薄荷一般淡香、清爽的感觉。如果是秋末,那便不必刻意去闻,树木的那种略带苦涩的香气早已弥散到空气之中了。

 

 

秋——听觉

看了看表,还剩下二十分钟,不安地打开行李箱,再一次检查,物品齐全,于是便小心翼翼地合上。是焦急?恐慌?还是不舍?不清楚,总之一时半会儿想不到还有什么可做的。自己将要踏上平生第二次,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次的南极旅行,这些都是一片迷茫与未知,而眼前的事,是将要和一座与自己朝夕相处四十多年的城市告别。窗户开着,一些留鸟的声音传了进来。是啊,你们不用走,留在这里生活很安全,我却要像候鸟一般,踏上危险重重的旅程。正好空闲,索性继续去听窗外这嘈杂的声音,跨越语种不同的障碍,我猜测,大致也没有留我的意思。它们也没有必要留我,这四十年来我是第一次关注这些鸟的,而它们,无偿演唱了这么多年,我也是丝毫不为之动容。

 

都无所谓啦,我在它们眼中不过是一样不安分的“候鸟”。正想把头探出窗外找找其它有趣的东西,忽然门开了,一阵风顺势刮了进来。不偏不倚,一片像树叶正好落在窗台上。”上校,汽车到了。”管家从屋外推门而入,揉了揉手,说到。时间到了,我要走了。苦笑一声后,拿起像树叶,扔向窗外,碰巧又是一阵风,“哗啦”一声,像树叶飞远了,驻足,盯着看了几秒,嘴里念叨着:“一路顺风,祝你好运!”。转过身去,提起行李箱,快步离开了。

1910年10月 伦敦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