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王国2

夏天就要走了,走的那么不讲理,就像来时一样。

他有些困,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化学课已经上了一个多钟头。老师操着一口东北大碴子味儿的普通话在台前絮絮地讲着平衡的习题,教室里摁计算器的咔哒声此起彼伏。一会儿一个学弟报出一个答案,老师说了句话,他没有听清,但是此后善意的哄笑声倒是清清楚楚地落到他耳朵里了。他便咧开嘴,没头没脑地一起笑。教室里满溢着尘土味,几缕酒精的甜香在其间飘散。早些时候学妹把教室里的酒精碰洒了,满屋子都是酒气。不过现在基本上已经闻不到了。

他趴在桌上听课,越听越困,越困还越给强打精神听下去,过得痛不欲生。捏着笔的手仿佛不是自己的,他勉强在纸上记了几笔,就放弃了,全神贯注地与睡神作斗争。窗外没有知了聒噪的叫声,空调开着,教室里温度刚刚好,这让睡神在战斗中占了上风。

“下课!”只一个词就可以把他从鏖战中解救出来。穿好外套打扮成酷哥后一抬头才发现教室里的同学已经走了个一干二净,只剩下两位童心未泯的老师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扯闲话,摆弄着讲台上的粉红色毛绒玩具。

教学楼正门锁上了,于是他绕到侧门。傍晚的阳光短短的,并不刺人,而是轻柔地扑在脸上。地表的余热还没有消散,透过板鞋的鞋底他感受到一阵令人焦躁的暖意。他加快步伐走向商场。这个夏天似乎没有很热。穿过一阵凉风时他想。

大约因为是夏天,因此coco里的人格外的多。他用手机点了一杯鲜百香,在心里思忖自己会不会迟到。等那杯冰凉的饮料递到他手里时他看了一眼时间:果真,要迟到了。

他几乎是跑回去的。暑热在这个时候才体现出来,让他后悔穿的这件外套戴的这顶帽子:舒服比酷重要太多了。湿透的衬衫像鱼皮一样贴在他身上,又湿又滑。

他赶着最后三分钟踏进教室,饮料瓶里的冰块哗啦啦地响着。坐在座位上打开手机,戴上耳机听草东的歌。

他算不上成绩好的,估计是在倒数几名那里晃悠。就像这个不热不冷的夏天,没有那样蓬勃的生机与活力,没有热血番的激情,只有困意与迷惘。,像夏末在夏天与秋天间踌躇一样,他在坚持与放弃间来回跳动。

自习课结束后,他庆幸自己又度过了一天。有化学加课的暑假每一天都显得如此漫长。他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抬眼也看不到星星的冷光,只能看到路灯。夏末的夜晚与秋天的夜晚几乎没有区别。他踏着一地零碎的光,想起自己需要希望。于是他开始听五月天。

但是歌曲并没能使他感到宽慰。他仍在斤斤计较,和自己过意不去。就像与太阳与月亮作对,人与影子作对,他不能原谅自己也不愿改变自己,只能像走到末路的夏天一样自我挣扎。这么不讲理。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