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王国1

夏天的太阳就像是一颗火球,它不是金色的,而是一种灼眼的白。就算是中午它应当离我们最远时,它也仿佛近在眼前。我不能不错眼地凝视它,因为那团白色太过耀眼,耀眼的触目惊心,似乎想要吞没视野内的所有颜色。但是我一错眼那白色就消失了,只留下视网膜被灼烧后的圆形斑块,在视野里兀自地黑着。操场的砖红色跑道和翠绿的人造草坪与我的眼睛一同接受着太阳这个暴君的炙烤,在阳光下他们无所遁形,只能与太阳一同压迫空气,将近地的团团空气蒸腾,使其痛苦地扩散,折射的光将直线的跑道融化成了砖红的波浪。

在太阳这个暴君的统治下,地面上的一切都在低低地呻吟。躲在树荫里的蝉受不了这闷热的空气,放声歌唱,声音愈来愈大,似乎觉得只有歌唱才能够减缓暑热。偶尔吹来的一阵风拨弄着树油绿的叶,哗啦啦的是树叶在熏风吹拂下满足的叹息。就连没有生命的人造草都想加入这首对抗太阳残暴统治的合唱,它脚底的浅绿色塑胶与透明石英粒崩起,劈啪作响。

我也想加入这首合唱,对着太阳咒骂,但是嘶哑的嗓音提醒我暂时还没有办法与太阳作对。我从一边抓起可口可乐的深红色铝罐,罐内气泡爆开击打微微发烫的罐身。我喝了一口可乐,那些褐色微热的液体流入我的口腔。我站起来把罐子丢进垃圾桶,在操场上漫无目的地转圈。鞋底像是沾了融化的糖浆,要和跑道融为一体,每一次抬脚都给生生扯断那些若有若无的联系。我后背的衣服已经被打湿了,黏黏地粘在身上,风一吹又冷飕飕地与身体分开。人造草放弃了对太阳的反抗,倒伏在地上,和一样死在地上的塑胶跑道一同在阳光下软瘫下去,发出塑胶刺鼻的气味。临出门前喷的那一点薄荷的花露水现在几乎散尽了,只留下椒薄荷令人腻味的花椒气。这种味道就是我记忆里盛夏的味道。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