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王国—秋-冰糖葫芦

————————秋

视觉:
空中漫着浓重的白雾,隐匿了远方的山川。无形的清风送来秋日的那一抹暗黄。戏谑的在湖面扬起涟漪,失去娇艳的荷花带着仅剩的一丝粉,歪斜着装点那过分宁静的深秋。

听觉:
秋风带来细枝轻摇发出的轻响,干枯的落叶沉沉的躺在柏油路上,一身焦黄,被那远方的风推着、摩擦着,干涩又清脆的刮划声充斥着双耳。

触觉:
张开手,流过指尖的气息是清爽的,微微有些干涩却也带来一丝凉意。

嗅觉/味觉:
那是一种比蜜还甜,花还香的北京秋日的味道。是糖葫芦的味道。没有草莓没有葡萄,就是那最普通最酸涩的山楂,咬下一口,只在舌尖上留下那一两个圆圆的硬核与酸甜。

《冰糖葫芦》
————致我年幼时遇到的那份温柔

深邃的胡同里传来老人哑涩的叫卖声,插着糖葫芦的自行车已是沾染了一身锈迹,伴着链条的旋转传出细小又极具穿透力的“咯吱”声。
车轮的轨迹不同于往常,在后海人烟稀少的深巷中看似毫无目的兜着圈子。
“大爷,您这是往哪儿去啊?”
老人一扭头不紧不慢的说到:“这不是赶早儿做了几个糖葫芦,拿到街上来卖俩钱儿嘛。”
“呦~ 这地儿您可卖不出去,赶紧上外边内商业街吧。”女人拖着长音,慵懒的说着一转身回了院儿里。一缕微光刺破浓雾,冷清的胡同又只剩下那一人的身影与空气中划过的那一抹糖葫芦的艳丽。
老人睫毛闪了一闪,脚下继续登着。山楂的酸的与冰糖的甜缠绕着,被风缓缓吹散,弥漫到胡同的每一处角落。
“嘎吱”一声,自行车停了下来。
不远处的葡萄架下,坐着个还不到架子一半高的小女孩。她盯着架杆上的蜗牛壳出神,伸出小巧的手指轻轻一拨,那空壳顺着石砖路上的缝隙一路滚到车轮旁才停下。
女孩抬眼望去,眸子里突然闪出一丝欣喜,又如盛着一泓秋水,灿若星辰。
老人上扬的嘴角在沧桑的双颊挤出几道褶子,面对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小姑娘,不觉间看的出神。
“小闺女儿,来串糖葫芦吗?”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