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我见过阴沉而又压抑的天空,似乎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风暴却迟迟不肯降临的样子,也见过灿烂的冬日下,阳光照在身上如同置身于炽热的火炉中,见过西湖中湖心亭上厚厚的积雪和断桥上没有残血只有熙熙攘攘的人们,也见过深山中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孤寂;见过在挂着冰柱和堆着积雪的孤松,也见过承天寺后被积雪压折却仍藕断丝连的竹子。

听觉:我听过走在积雪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也听过在结冰的湖面上用力凿出一个洞的的破裂声,听过凛冽寒风吹响向竹林时竹林的摇曳声和嗖嗖的风声,也听过孩童们打雪仗时嬉戏打闹的欢笑声。

触觉:我感受过不同种的雪,有时从地上捧起一捧雪,稍微一用力,雪球就可以变成硬邦邦的“炸弹”,有时无论怎么揉仍是柔软的散沙;我感受过冬天的湖水,将手指伸入水中,一股冰凉而又麻木的感觉慢慢遍布全身,却仍想在其中逗留片刻

嗅觉:我闻过积雪中带着泥土的新鲜气息,也闻过松枝发出的淡淡的清香;闻过冬天特有的糖葫芦的香甜味道,也闻过春节鞭炮过后浓浓的火药味。

小故事

初二的那年冬天,我来到了杭州西湖边。凑巧的是,我来之前的前几天刚下过一场大雪。早就听闻杭州西湖雪景美如画,真是三生有幸。
翌日,我在苏堤上寻找一艘可以开往湖心亭的船,可船夫听闻去湖心亭之后都是连连摇 头,反而不解的问我为何要去湖心亭,那里又远又没什么好的景观。几乎所有的小船都是开往最大的岛。终于,在苏堤的尽头,一位好心的大姐愿意载我们到湖心亭转一圈。
小船在万顷碧波中摇摇晃晃,迎面吹来了的风湿气十足,夹杂着淡淡的腥味。这里的风吹在脸上很是舒服,不像北国的凛冽寒风如同夹着刀子一样。湖面上不时有鸟俯冲着扎入湖中,衔起一条鱼后便猛击双翼,向高空中飞去。不知过了多久,小船终于开到了湖心亭。
湖心亭的亭子上还覆着厚厚的积雪,甚至在小路上还有积雪。岛上的竹子在积雪的重负下几欲折断。岛上空寂无人,岛旁的湖面上也没有什么停泊的船只。岛上的布置相对其他小岛来说也更为朴素:一座亭子,一片竹林,一座牌楼,一块石碑。人们都趋之若鹜的奔向最大的人工岛,忽略了这座立于湖面上、不起眼的小岛。
我此番非要前往湖心亭,正是因为刚刚学过了张岱的《湖心亭看雪》。此时,看到了一艘接一艘的快船驶向了人工岛,我更能理解张岱的“遗世独立、孤芳自赏”。
“湖中焉得更有此人!”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