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四季

北京的春天与冬天相连的时候,是看不大出来的。

坐在窗边,隐约还能听见几乎是一如既往的汽车轮胎碾压过路面的声音与更远的大地上往来的车辆的声音的回响,仿佛大地在这样震荡,一直如此。

不过就算是早春还是能感觉到的吧。可能是漫步到一片水边,意外地发现冰化开了,岸边湿润的泥土依伴着旧时的芦苇叶子,几只绿头鸭悠闲地飘着,是不是地用打理打理翅上的羽毛。也可能是看到停车路边的砖头缝中露了些才长出来的蒲公英叶子,浅绿的颜色还没有一点盛暑时的深色,看起来挺清新的。

骑车时就能多少体会出来了。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若是冬天,风便如刀子凌厉地割着手,脸上也是一片红。春天骑车,手虽然也发冷,却是一种温和的凉,很干燥。

再晚一些时候,可以采一些榆树钱再加一点蒲公英叶子。榆树钱还没老的时候,摸起来是有点清凉,洗净了是可以吃的。沾了水的蒲公英叶子,虽然有着春的清爽劲,平淡中还是透着苦,不过加上一点鸡蛋酱,味道就好多了。

再晚一些,玉兰大概是要开花了吧。玉兰盛开的时候,可以带上相机,赶天气好的时候拍上几张。细致的玉兰美而典雅,旷远的蓝天宁静而深邃,远景衬近景,别有一番意境。

 

小故事

太阳已落了山了,风掠过衣袖,微冷。我倚在自行车上,看着西边的所能见的最亮的星星。有时微微低头,星星仿佛模糊了,再抬眼,又清晰起来了。眼前的红绿灯不慌不忙地闪着,一会红一会绿的。

我打了个哆嗦。真的等的到人吗?边上等红绿灯的人一个个面无表情,即使有表情也被隐藏再口罩中了吧!春到了,树上一点绿都看不出来,大地也还是冷的吧。我保持了缄默,仿佛我和这些忙忙碌碌的人一样,任由风灌过单薄的外衣。是春把这城市遗忘了吗?不,不会的。只是一个人看春有点冷吧!

手机响了……我可以走了,真棒。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