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的死亡

天真不需要被埋葬,于是他们曝尸荒野。
夏日的黄昏,她行走过海畔。沙滩鞋在潮沙上留下一行脚印,再被潮水抹去。索性脱了鞋,站在沙上,任海水覆过脚面。夏日即将宣告完结,太阳也宛如一只垂死的巨鸟,流淌出的鲜血淋淋漓漓,染红了半个海面。
在海边,她第一次想到死亡。海水有一种新鲜的潮腥味,而她散发着死亡的味道。
整个人都是死亡堆叠而成的:细胞分裂,再死亡,有些脱落,有些积沉下来,像珊瑚虫雪白的骨殖。时间越长,死的越多,到最后连带心脏一起死掉,于是再无知觉。但那不是她所谓的死亡的气息,充其量不过是皮屑的味道。
理想已死,那就是她所谓的死亡。胸腔中再也不会激荡孤勇与热血,她手指再不会被烫的发抖,眼眶也不再发酸。再翻到那些幼稚的语句,她只会嗤笑一声,笑自己天真:什么伤痕文学什么乡土文学,通通都见鬼去好了。在梦里,她拉着板车去火葬场,掀开尸体上的白布,看到一摞摞都是她的文稿。那些方块字在高温下变形,号哭着,咬牙切齿地咒骂着。去吧,去吧,何苦来世间一遭。她倦了,再次读到文字只会让她流泪。于是她不再看书,让那些词汇烂在心里,感觉到自己的语言能力如拉马克学说所讲一样退化了。
“死亡就是世界加上了你,再把你减去。”来即一无所有,去则两手空空。她什么都没有留给世界,而世界留给了她岁月,伤痛,以及爱。而现在热爱已死,只余伤痛于漫长岁月。沙子略微有些硌脚,几块藤壶碎片划破她的脚,海水灌入伤口,扎扎地痛。她裹紧衣服,踩着鞋离开沙滩,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流浪。
她不敢选择死亡,于是做一具麻木的躯壳,继续活在世上,活在和世界一般空旷的坟茔中。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