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王国

视觉

夏天着实醉人。

傍晚的夏的影渐渐在虫鸣声里晕染进了幽深而又清澈的夜幕中去了,大自然调着莫奈的朦胧,在不知多少疯长草叶的心中点上一笔梦幻。皎白的月光叠着云的衣裳悄悄坠入池塘的心底,搅得水中的鱼儿不得安憩。凌乱鱼影的红,微波草丛的翠,静谧中,他们好像又融为一体,成为,生的活力。

 

听觉

夏天的虫鸣和着雨点的清脆在暮色中时强时息。每当离开强迫进入社会的白昼,半夜的故事更像是书写自己的。晚上的安魂曲让我悬浮在半空的脆弱终得以偏安。我用寂静默默回馈,在繁碎而纯粹的音乐中释放。

 

触觉

早就听闻南方生活赛神仙,光是“日啖荔枝三百颗”这一样就让我羡慕不已。

浅红的荔枝用它绵柔的刺轻挠着我的心,轻轻一按,细腻稠软的汁液调皮地沿着我的指尖溢出。将它羞涩的心揪出来,晶莹润滑的汁液包裹着白胖丰腴的果肉让我不得不怀疑它妄想从我的指尖逃脱。用嘴唇轻轻试探,饱满的果肉一不留神滑落入口,美妙极了。让我不得不向往“日啖荔枝三百颗”的生活啊。

 

嗅觉

丁香

她,

又来了,

带着自私的花香

悄悄占了

夏天的梦。

清晨弥散的雾

凝了初生的阳光,

在芬香中

沐浴着点滴草木。

满园的夏的羞涩

嬉闹着

任她摆布,

争抢着

在她的裙下匍匐。

未开的窗为她让了路,

静谧里

惊醒了

梦中的尤物。

街巷的雨频频寻着:

是谁

又能让她暗生情愫?

 

故事(这个故事就是象征说理比较多,叙事比较少😆)

都五月份了,眼瞧着就要入夏了,园中池塘里的荷花种进去也有几年了,许是因气候不好,一直都没开得极盛——虽然园里的人都不这样说,认为种子不好的比比皆是——半个月前的一个午后在园中闲游,我偶然瞧着许多深粉的花苞半遮半掩地立在荷叶间,虽然深醇的颜色在荷叶的绿中有些模糊,却还是能在第一时间抓住我的眼球。对于一直期盼着池中的丰厚资源能够示人的我而言,不得不感到欣慰。早上6点的光景还早,我琢磨着不自觉地走向池塘。

岸上的草仍如往日那样杂乱肆意地疯长,零星的花的骨朵都被这些绿色的强盗欺压地毫无还手之力。绿色似乎要霸占整片夏天。说起来园长也不是没听取大家的建议,希望除除草,把那各式的花的颜色都亮出来,但园丁辛辛苦苦的拔了好几天,一场春雨就又生出了芽。愁人。不过转脸一想,这些草也有霸道的理由,早在这还是片荒地的时候,贫瘠的土地上也就只有草的亲戚——地衣在这苦苦耕作,把这点土壤改成现在这般适宜种植的样貌。但是这样压着别人又是何必呢?想到这我也觉得烦,怎么想都觉得平衡不过来,直想教育这群草:占了这地你们又有什么好处,就是能在欺压弱者,占了他们的资源,现在这些花要是不长出来,植物园都得被掀了,改成机械生产厂,你们有一个活的下来?

正想着,忽然一抬眼,瞧见池塘快要被什么淡湘妃色的东西填上小半块了。是… …荷花?也不知怎的我惊异极了,又奇又喜,觉得好容易长出来了,还生得如此娇艳,可算是堵住说杂话人的嘴了!

又过了一会,更多的荷花绽放开来,眼看着池塘被耀眼却忽然有些刺目的浅粉色和白色一点点占尽,我有点恍惚了。明亮的颜色从深绿的荷叶中脱颖而出,本来是上进、努力、打破别人闲言碎语的荷花怎么忽然变得骄傲起来,像是在向整片园中的绿宣战。这着实不可取啊。初露锋芒怎么能和园区共主势均力敌?向上努力是好的,一种努力总有一天是有机会争夺第一,但是在毫无准备和储备的前提下,借着环境的优势榨干自己仅存的天赋和资源去向着高不可攀的位置进军,是否有点太过着急了呢?绿色固然蛮横,但是毕竟前有实力支撑,后有花木作为殖民的奴仆。要是依旧如此扩张下去,荷花和绿色必定有一天会站在园区中央的擂台上决斗,到时候就真的得看荷花中间有多少隐藏实力的大佬了啊……

订阅评论
提醒
6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