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王国

如果说在秋天我看到了什么,我想我会说,金色。

秋天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它的金色。

秋日过半的时候,那抹金色是最美的。地上铺满了金黄金黄的落叶,几抹斜阳穿过树上未落的叶片,带着温柔的暖黄色光斑,照射在地上,几只小巧的枯叶蝶飞舞在落叶之间,让人分不出真假。

眼见之处,只剩金色。

 

“莎莎”

你听,那是秋天的声音,是鞋底与落叶触碰时发出的属于秋天的独一无二的声音。

“滴答”

你再听,这也是秋天的声音,是秋雨缠绵,轻轻地敲打着窗户的声音,缓缓打湿着落叶的声音,它是那么的温柔,却又淹没了城市的喧嚣。

 

秋天的温度再舒适不过了。

秋风拂过皮肤,不似夏天的粘腻感,也不似冬日的干燥感,它是柔和的,清爽的。尤其等到一场秋雨过后,外面的空气带着一点潮湿和微凉,顺着风透过衣服与肌肤相触,似乎再烦躁的情绪也能在这清凉的触感里得到缓解。

 

柿子通常会在秋天成熟,在它还没有掉到地上并且不幸的被碾碎之前,走过柿子树下是可以闻到一阵清甜的。我住的小区里就有很多的柿子树,秋天的时候,嘴馋了还可以去摘一两个下来尝尝,但往往它的味道和我想的不同,许是因为没有人照料,又或许是品种的原因,它尝起来总是涩涩的,让人忍不住皱起眉头。

 

小故事(与上面关联不大)

故事发生在大约十年前的一个秋天,真实的故事。

我的生日就在秋天,处于秋分和寒露之间。

那时的天气还不是特别的冷,穿着一件衬衣配一件长袖外套就足以了。

那天是我过完生日的第二天,刚下完一场小雨,四周的空气闻起来都有一种潮湿感,我很喜欢这种天气。

每天吃完晚饭,奶奶都要带我出去遛弯,那天也不例外。

小区里有一个很深的水池,你要问我具体有多深,我是记不清了,我只知道那水池对于当时只有五六岁的我来说,很深。

每当秋季的时候,小区的水池都会被抽干,以免冬天被冻住,等到春季再把水放回来。

那天我和奶奶去遛弯的时候,水池里已经没有水了。

小孩字都爱玩,在池子的边台上走像是我们每天必须完成的一种仪式,就好像在很窄的地方走路能证明我们过人的平衡能力一样。当时我也像往常一样走在了水池的边缘。

平日里走这种地方走多了,大人自然也就放心了。奶奶很相信我的平衡能力,一般都不拉着我走。

但是那天,好像发生了一点技术失误。

等我反应过来自己崴了一脚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我整个人腾空,向池子里倒去。

那短暂的,不到一秒中的时间,成了令我今生难忘的一个瞬间。

坠落的瞬间,我可以看到周围模糊的景色。

也许那时刚好有和我一同坠落的金黄色树叶,只是它在那一刻被我夺去了风光。它优雅的慢慢飘落到地上,我却是急速坠落,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重重的闷响,所有人的目光都向我这里看来。

池子底下还有点潮湿,混合着雨后独有的冷冽的空气,格外的令人四肢发凉。

我是侧脸朝地摔下去的,左侧贴着地面的脸部传来的阵阵刺痛,左边的耳朵也一直在嗡嗡作响,左眼前红红的一片,我甚至能闻到很重的血腥味,夸张一点说就像是走进了屠宰场一样的味道。

右边的眼睛能睁开,但是视线很模糊。我能看到有很多人从池子边的楼梯上冲下来,朝我跑来,我也能听见奶奶叫我的声音,但是那一刻,占据整个大脑的,只有害怕。

不知道会不会就这么摔死了,不知道会不会骨折,不知道脸上的伤口会不会留疤……什么都是未知。

直到从医院回到家里,我才慢慢回过神来。我还活着,我没有骨折,但是身体上有很多的擦伤,脸上贴了一块纱布。

对于一个女生来说,脸上的伤真的太可怕了。我一方面庆幸着自己没有摔出什么大事,一方面又不敢去看也不敢去问脸上的伤口。

对于那段时间后来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只记得脸很疼,时常早上起床能看到枕头上的血迹。

现在那道疤已经很淡了,如果我不跟周围的人提起,基本没有人会看出来了,但是那个记忆却没有淡,每每看到那种没有蓄水的池子,我都会习惯性的联想到脸上的疼痛,还有那个秋天独有的潮湿的味道,我也已经不再喜欢了。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