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死亡

青春的死亡

林坐在长椅上,周围树叶中漂浮的阳光让她昏昏欲睡,迷迷瞪瞪地盯着眼前的一切,眼前的世界慢慢模糊,突然的吵闹声越来越大,林不得不睁开了眼睛。她面前,几位少男少女正叽叽喳喳地走过:“去吃什么?”“麦当劳”“垃圾食品。”“那吃什么,你来想啊。”“火锅?”“夏天吃火锅脑子有坑吧。”“那吃什么????”他们中的一个手里抱着篮球,汗水从额头上流下,少女随手一擦,带着汗水的手自然垂下,汗珠甩在地上留下深色的水渍。“天好热啊。”“所以说吃火锅不行嘛,会热死的。”林想了想,遥远的阳光只让她感到温暖,她看着这群年轻人吵吵闹闹地远去,想起她尚未拥有就已失去的青春意气,年轻人总爱吃垃圾食品,而她即使在十几岁的时候也忧心着自己的健康和身材,碳酸饮料更是久违,好不容易了解了碳酸饮料的美好却不得不戒掉的滋味可不怎么好受。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想起还要给孩子们买菜做饭,慢慢地踱着步子向菜市场去了。

回到家已经是中午了,孩子们问着她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晚,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事,她说没有,脑海里浮现出那双带着汗珠的手。曾经的她基本与户外运动无缘,俗话说一白遮百丑,强烈的阳光可是皮肤的大敌,防晒是很重要的,眼睛又因为长期的眼药水不能见阳光,所以不得不出去的日子也只是呆在树荫下。她想起初中的体育课,必须户外活动的那一次,她本来想着躲在树荫下混完一节课,奈何同学在阳光下打着篮球,耀眼得不像话,她只好冲出去,眼睛在阳光下刺疼,每次都得躲到篮球架后面,并且她刚加入,同学就把球抛给他们,说着她不打了,她想跟上去,又很快放弃。只得跟着她们打篮球,心不在焉地冲到篮球架后面捂住眼睛。一会剩下的人也不打了,跟着那位同学去别的场子,她对原因心知肚明,只能回到树荫下坐着笑自己恶心。

手上的动作逐渐减慢,孩子看她回神趁机发问:“妈,在想什么呢?”她笑笑,告诉孩子,“在想妈年轻时候的事。”孩子说:“跟我讲讲呗。“她沉吟,说:”以前刚领养你的时候你可害羞了,让你叫妈都不肯,大家都逗你玩,姥姥也逗你,问你:‘怎么不叫妈呀?’你还害羞不肯说。”孩子笑了,说:“以前的事就别提了妈。”她只是笑,以别捣乱的名义将孩子赶出厨房,一个人站在冰凉的瓷砖上,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洒在她身上,有什么晶莹的东西一闪而过,砸在地上。她回想起同学的笑容,林间的小道,早晨的星空,她回想起下午瓷砖上的阳光,檀香的柔软,露水般的清香,她回想起晚间的风,清晨的忙碌,七点钟的日出。

那些她以为再不会想起的回忆潮水般向她涌来,那些清晨,那些傍晚,那些下午。那是她最狼狈的年纪,也是她最美好的回忆,那些笑容鲜明地晃动着,仿佛昨日。

孩子在外面唤了一声,昨日的尘埃重新落下,盖在她充满尘土的今天上。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