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死亡 任务一

飞机失重下坠的感觉攥住了我的心脏,让它像失控的电梯一样在我的胸腔里急速地上下。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半晌之后才意识到身边的混乱:尖叫,四处飞散的纸片和私人物品,还有低低的抽泣声。

我看过许多飞机失事的记录,每次看完后都会让我对这种快捷的交通工具的恐惧深上几分。我常梦见自己从一个很高的滑梯上滑下,滑梯很陡,坡度接近垂直。我试图抓住什么,但是没有哪怕一个可供抓握的东西。于是我不断下落,在最终落地前的那刻醒来。

现在也是。我没有什么可以抓住的了。我想叫喊,却发现嗓子早就喊哑了,只能发出撕裂的声音,如报丧乌鸦。

我想起姐姐。我们两个一起买了演唱会的门票和往返的机票,在出发前她突然得到了紧急的任务,只好退掉了票。在候机的时候她发微信告诉我她很羡慕,要我拍照片发给她。我草草挑了两张演唱会时拍的照片,抱怨前面的哥们个子太高还没有公共道德,时不时站起来挡住我的视线。抱怨旅馆太阴暗太潮湿。抱怨买到了假的特产。她后来给我发了什么我没有看,现在在也再也没有机会看了。

耳机里传来音乐的声音,依稀可以听出是我在登机前选好的那首。那是我从初二开始每次坐飞机都要听的歌。每次坐飞机时我都无法控制我的想象力不往飞机失速或者空中解体的方向上去想。那时候只要听到那首歌,心情就会慢慢平复下来,最后沉沉睡去直到飞机降落。

不过这次不一样。我现在真的处于一架下坠的飞机上,我希望能和初二时想的那样,听着那首歌细细地回忆我的一生。但是我做不到。我后悔没有对朋友,对父母,对姐姐说出我对他们的爱。我想起零星的片段,那些记忆碎片里姐姐穿着和我一样的白衬衫牛仔裤,两个人说说笑笑,为了多聊几句跑到几公里外的便利店买橘子汽水。我想起初一时听的第一场演唱会,是一个我不知道的日本乐队。我想起小学时写的小说初中时念过的散文高中时读过的诗,想起来演唱会之前在京东上下单的诗集。我想起和姐姐饿了三周买来的第一张专辑,是我们两个都喜欢的歌手的第二张专辑。我想起我打了三年也迷茫了三年的竞赛。我想起手机里将要写完但还没有写完的诗。

而我仍在下坠。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