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死亡

窗外的雪簌簌的下着,时间来到22世纪初。垂垂老矣的我正坐在沙发上。此时,门被敲响了。

“先生,请问您确定要安乐死吗?”敲门的服务人员如是问道。“如果您确认无误,那我去为您准备药剂了。”

“我已经一百岁了,已经活够了。”我微笑着说到。这几年来,活着对我来说是一种煎熬。我无法看清事物,无法尝到美味,无法闻到香气了。仅存的只有阵阵的耳鸣声,以及那胃癌钻心的痛。生活质量一日不如一日,而家里人为我花的钱却越来越多。我背着家人签下了这份合同,只希望我不要再连累他们了。

我坐在平时我最喜欢的沙发上,静静的等待着。我轻松的笑笑,知道冥冥中属于自己的那天已经到来。

那句经典的台词萦绕在我脑中:“有些人忙着活,有些人忙着死。

我望着桌上留给家人的信,仿佛感觉如释重负。死亡对我来说仿佛是一种解脱。

“是时候要上路了“,脑海里总有一个声音对我说。

她递给了我一小杯看起来和水没什么区别的的药品。

“请问您是想立即开始程序吗?”她说。

我迟疑了一下,“稍等一下。”

“没关系的先生,您仍然有权中止。”

我从匣子里拿出了自己最喜欢的烟斗,在搀扶下艰难的走到窗前

时间,在不同情况下总是有不同意义的,不是吗?

我望着窗外的雪景,留恋这世上最后的风光。毕竟我知道,死后并不是极乐净土,而是一片虚无。但我却并不因虚无而恐惧死亡,对每个人来说,它都是一个必将到来的节日。我只是在担心我的家人,怀念那些已去的故人。“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我不禁感叹道,属于自己的那一刻已而来到。

我坐到沙发上,喝下了那杯死亡之饮。望着桌上家人的照片,陷入了长眠。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