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的死亡

(一)

如果我死了,我想在走之前再看一眼太阳和天桥上能看见的最远的山。我知道那远山一定不会记得我的——世界上的人太多了。只要能看见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便足以满足了。

生命本来就是有限的,死亡是必然的。但是这使生命更加可贵—-我们在不断地舍和得中感受生活,学会生活,认识自己。死亡是最公平又是最不公平的——管你有多少钱,多少权势,你都逃不掉这一天,但人人的寿命却不一样。

如果我死了,我想告诉我妹妹,我会在天堂等她,如果真的有什么天堂的话。人死了就是死了,不论成败输赢都会变作土,影响的就是活着的人。葬礼办不办就无所谓了,为什么要使那些活着的人更悲伤?

活着就好好活着,死就放心、勇敢地走。

(二)另外一种死亡

我一直在家,却又很久没有回家了。

我小时候住的“家”已经不是原样了,或者说,它已经“死”了,自从我们搬出的那一刻。算一算,大概已经住了11年。虽然现在仍然那边比较近,但我也不太愿回去了。

搬到别的地方以后,大概是认识的邻居、伙伴少了些,恐怕连对门是谁都不认识了。以前还在过生日时互相送送蛋糕,现在没有了。

离开以后,看不到门口的枫树了,也看不到旁边的那棵树了。我还记得,走之前的暑假,来了几只喜鹊。每天叼一些树枝来搭窝。估计在六楼可以看的更清楚些,我们家住的矮了一些吧。

我不会也不可能站在阳台上,在午后的阳光下花上一个小时去读语文书。也不可能再在夕阳的斜照下坐在有些昏暗的钢琴旁练一些不太难的曲子。

其实它已经“死亡”了,只不过活在我感性的认知里。我曾经以为回忆都是美好的,至少是让人接受的,而实际上并非如此—-总是记得太多了又太少了。

从其他角度来看,它并没有真正的死亡。它还存在—-它的住户那么多,对每个人的意义恐怕都有所不同吧!

这种事大概是成长中的必然:有些人早一些,有些人晚一些。小学老师其实用过这样的一个比喻,说我们都是一群乳燕,而那些毕业了的学长学姐们就如已经被放飞的雄鹰。其实乳燕永远变不成雄鹰,但是一年年的,一群群乳燕被放飞。原来的家的失去可以使人像那些被放飞了的乳燕一般,在新环境下磨练自己的羽翼,成为他们自己的样子。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