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品(连载)剑与刀

剑 与 刀

引子

日头高挂,已是正午时分,大地被烤的焦烫,远远望去,青翠的山峦上行有一人一马,那男人年逾五十,身后负刀,刀鞘破破烂烂的,头戴斗笠,披着满是补丁的布衣,上面尽是些灰尘污渍,裤腿衣袖上挽,露出古铜色的皮肤,细细看去,布满疤痕,一双破草鞋踩在脚下,走的不快,一步一步,却有种说不出的凌厉飘逸。马瘦毛长,看着病怏怏的,一只脚有点瘸,跟着主人的脚步,颤颤巍巍的走着,好像随时会跌倒。

他们就这样走着,虽然缓慢,但只要走,天下虽大也总归是有个尽头。太阳在天穹画了道弧,江边一座不起眼的客栈伴着落日的余晖出现在了天边,男人脚下步调不变,神色却微变,古井无波的脸上却生出了一丝动容。半刻后,他走入客栈,拴好马,坐下要了三碗黄酒,却没有排出钱,小二看着他这身破布打扮,强忍着没有赶人,只是上前询问:”客官,这三碗酒要四个钱。“而那破衣烂衫的男子,神情未变,只是说到:”去叫你们掌柜,就说有故人来访。“然后看向小二的眼睛,小二被那锋锐深邃的目光吓了一跳,没敢怠慢,嘴上应着就立刻跑去找掌柜,不一会一个中年富态男子快步走出,可当走到桌前,却猛然一顿,满脸惊讶,又有些百感交集,仔细打量着这个酒客的脸。突然,他身子开始抖动,眼睛里有泪花在打转。酒客笑了,如冰山融化,如一壶陈年老酒出窖,透着发自内心的释然,说到:“老卢,我来还刀了”。

说罢,是许久许久的沉默,他只是呆呆望向了北方的天际,太阳终从山峰的夹缝中完全落下,他像是是自言自语一般喃喃:”呵…可剑…怕是丢了。”

 

第一章

春风轻拂着江边的柳枝,好像公子在为他心爱的女子梳头,杨柳依依江水平,一栋小楼依山傍水,坐落其中,为这幅水墨画点上了画眼。小楼不大,却人声鼎沸,大概是身傍山水秀景,占得了地利,受到不少游子旅人的青睐。世道太平,酒楼的生意蒸蒸日上,年前刚将悬在门头的那块古朴牌匾重新上漆,“江湖客栈”四字,在午间的阳光下泛着金光,神采奕奕。楼里,后厨胖师傅的刀法了得,菜刀上下翻飞,咚咚咚,嚓嚓嚓,竹笋成丝菜成花,小二的吆喝声,客官的笑骂声,推杯换盏声,使这座本就不大的小楼里充满了人间烟火气。三个赤裸上身,露出古铜般结实肌肉的壮汉要了十斤牛肉,一个头戴斗笠,身着白衣,江湖高人出尘样子的侠客只要了一碗清茶。过客进进出出,但没人发现,这江湖百态,被坐在屋顶上的两个稚童尽收眼中。

两个孩子一大一小,弟弟八岁,翘着腿侧卧在屋檐上,嘴里还叼着一根狗尾草,正抬头望天出神。哥哥十三,在房沿边垂下双腿,两手在身后撑住身子,闭着眼睛,感受着微风掠过发稍的触动。

“欸!卢凌哥,你说刚才出去的那个穿着白大褂的老头,真能驭气隔空取物吗?

“那叫道长,我听常来楼里说书的爷爷讲,悟了大道的和尚和道士可都是上天入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

”这么厉害!那我刚才就该追上去让他教我两招,以后就能行走江湖当大侠了。”弟弟一边说着,一边神往的望向远方的江水与天边,眼这若有明月星辰。

哥哥睁开眼,有些无奈的看向在身旁发呆的弟弟,“呵,那些高人都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哪有那么容易遇到,更别说教你武功了,你啊,还是好好跟掌柜学做生意,以后自己也开家酒楼,成家立业,再把镇里最漂亮的姑娘娶来当媳妇,不必当大侠差。”哥哥一边打趣,一边偷瞄到了弟弟脸上泛起的潮红,微笑挂上了脸庞。

半晌,弟弟使劲摇了摇头,吵到:“不管,我以后就要当大侠,行走四方,看谁不顺眼上去就是一拳,行侠仗义!”

哥哥笑骂道:“你个小鬼,行侠仗义可不是自己讨厌谁就打他,是他打了别人,你得帮被打的人还回去…”

“好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们两个小兔崽子,麻利儿的给我下来!”

哥哥的话被楼下的一声怒吼打断,弟弟眼睛滴溜的转了一圈,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相视一笑,异口同声的说到:水漫了,松人!”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