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王的伯爵

  1.         在约克郡北部,有一座卡文迪许古堡。破败的卡文迪许古堡里生活着卡文迪许伯爵和他的傻儿子——他的夫人很早就死去了,他的儿子也是那时受了刺激,一直精神不大正常。他一心在家照顾儿子,日子越过越穷,能变卖的东西也都卖了。可他从没放弃他的儿子,他可能是一个玩忽职守的将军,一个不合格的伯爵,但他一定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父亲。

        而关于卡文迪许古堡的由来和卡文迪许家族的故事,那是约克郡古老的传说了……当世的卡文迪许伯爵,乃是卡文迪许七世,而这卡文迪许古堡,正是卡文迪许七世的远祖——老亚伯拉罕·卡文迪许伯爵所建——我们姑且叫他老卡文迪许。

        生来只是一个平常人,在十三岁那年失踪了整整七天,他的父母以为他死去了,他却在第七天夜里回到了家里——那一晚,满月皎洁的光照着卡文迪许家的晚餐桌,他的父母因这失而复得的儿子而感到欣喜万分,老卡文迪许也从那时起,变得力大无穷,剑法也变得无人能敌。

        后来,他的父母送他参军,他凭着自己异于常人的能力屡建奇功,在军队中迅速晋升,从一个底层士兵变成了“卡文迪许上将”。他曾经在滑铁卢战场上俘虏拿破仑皇帝,国王为了奖赏他的功绩,把约克郡封给了他,他修建了卡文迪许古堡,卡文迪许家族世代住在里面。

        传说中,封卡文迪许为伯爵的那天,当时的老邓肯王把他召进宫中,谈了一个下午,没人知道那一个下午他们谈了什么,这是王国的最高机密。

        时过境迁,斗转星移,卡文迪许古堡的主人也变成了卡文迪许三世。当时,麦克王弑君篡位,不行王道而行霸道,上慑群臣,下亦不恤万民。数年之间,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一次,麦克王出猎晚归,日落西山。大队的人马走在格兰森林里,火把映红了整个天空。暴君身着铠甲,腰佩宝剑,手挽雕弓,骑在骏马上,走在队伍中间。

        突然,天空中闪出三个黑影——他们张开大大的、漆黑的翅膀,羽毛闪闪发亮,银白色的长发披在肩上,两眼目光锐利,耳朵尖尖地向上竖起,嘴唇鲜红,露出两颗獠牙。顷刻间,他们站在了暴君的面前,以武力篡位的麦克王还算镇定,下令卫队攻击三人,自己也抽出宝剑,劈向为首的一人。

        为首一人也拔出佩剑,灵巧地避开了麦克王的剑,麦克王又横向劈去,又被躲开。麦克王有点慌了,提剑直刺那人,那人用剑去挡,只轻轻一动,竟把麦克王的剑弹飞到了天上去。转瞬间,剑架到了麦克王的脖子上。这是,国王的卫队已经几乎全军覆没——这绝对不是人类能做到的。

        “你们是谁?”

        “约克郡领主,卡文迪许伯爵。”

        暴君被斩杀了,新君继位,谢天谢地,这是一位仁君。这件事幸存者寥寥无几,官方对此事的解释是遭遇帝国刺客团刺杀,但谁都知道,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依靠着幸存者的叙述和现场的情况,上面的故事被剧院的编剧们还原了出来。

        转眼间,又到了卡文迪许七世,这一年,战乱又起,人们再次陷入了战火之中。人们期待着卡文迪许家族再像当年一样出现,拯救大家。但日子一天天过去,人们明白了,传说终究只是传说。

        如今的卡文迪许七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奶爸”,未来的卡文迪许八世已经精神错乱,卡文迪许家族,走到今天这一步,算是彻底没落了。

        看吧,卡文迪许古堡已是年久失修,大门一开一关就吱吱地响,古老的银器里装着不知道多少年没人喝的老酒,大大小小十几个储物室荒废了大半,墙角结起了蜘蛛网,卡文迪许七世买不起好的蜡烛,只能用劣质的白蜡烛照明,更让屋子里显得阴森。

        这天,老卡文迪许走进仓库,拿出了生锈的甲胄和佩剑,披挂整齐,走到城堡前。——“我,卡文迪许家族的后人,卡文迪许七世,先王亲封的伯爵,必将惩恶扬善,替上帝斩了你这罪人!”说罢,舞起了卡文迪许家族特有的剑法,静若处子,舞动四方,雷霆震怒,江海清光。

        老卡文迪许舞罢,敬了个剑礼,收起了剑。“好哎!爸爸是英雄!爸爸好厉害!”小卡文迪许流着口水,拍着手兴奋地叫着。老卡文迪许走到小卡文迪许面前,拉着他的手,说:“孩子,爸爸今天干了这么厉害的事,已经很累的,我们可以睡觉了吗?”小卡文迪许乖乖答应了,被老卡文迪许领着走回了城堡。

        把小卡文迪许哄睡着了,老卡文迪许独自一人回到自己的卧房,关上门,瘫坐在床边,摘下头盔,长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疲惫的笑容。

        窗外,又是一轮满月,皎洁的月光照到了老卡文迪许生锈的佩剑上,也照到了他不知何时露出的獠牙上。

        “卡文迪许家族的先人们啊,请醒来吧!又到了这月圆之夜!世上的罪恶还没有荡涤,我们又岂能休息!躬耕于黑暗吧!为了服侍光明!”

        卡文迪许七世扔掉了铠甲,用力抖动了手中的佩剑,锈被震掉了,剑柄金灿灿的,剑刃露出了逼人的寒光。他张开了那布满灰黑色羽毛的翅膀,从窗户飞了出去,他的身后跟着的是卡文迪许一世、二世、三世……

        “我,卡文迪许,先王亲封的吸血鬼伯爵,受先王遗诏,隐居于此,上斩暴君,下杀外敌,保汉诺威王朝之国祚。先王无法掌控的事,我来掌控;先王保护不了的子民,我来保护!”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