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撞到头开始吧

从撞到头开始吧
白东海

明泽希抬头看到看到学校天花板上的灯一晃一晃,但他知道,在晃的仅仅是自己还不清醒的头脑罢了。左手向后脑勺摸去,那里一阵阵地发疼,真糟糕,他想,自己记忆中应该从来没有摔得这么疼过。
一边从冰凉的地面上做起一边道歉,“抱歉,我走路太……”剩下两个想要吐出的音被卡在了喉咙里,只剩下夜晚的教学楼里覆在肌肤上的凉意。
明泽希后脑勺的疼痛还没有消去,手也还覆在上面没有来得及拿下,但他沉默着,再次躺到在地上,然后又抬起头。可惜,这个举动并没有改变他看到的画面。
他看到了一个高瘦的男孩,一头偏长的黑发,在肩上微微翘起,干净的校服外套下是一件印着云纹的白衬衫——那是,他的脸。
不止如此,那是,他的身体。
面对这么诡异的画面,明泽希的心跳漏了一拍。
骗人的吧……
明泽希低头看到自己从未见过的鞋袜和羽绒马甲,下意识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屏幕上隐约映出了一张同样陌生的脸,当他做了一个鬼脸的时候,屏幕上的脸也跟着做了一个鬼脸。
灵魂互换。
这个极其令人觉得扯淡、完全不应该在现实中发生的词,就这样忽然从明泽希的意识海中冒出一个泡泡。
当他把自己的注意力从手机屏幕上那张可爱的脸上移开的时候,看到明泽希的身体也盯着自己——这样说真怪,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两个坐在地上的男孩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拧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嘶……不小心劲儿使大了,真够疼的,”明泽希立刻就龇牙咧嘴地嘟囔起来。
明泽希对面的男孩,依旧用一种审视的、探究的目光看着他,冷清的声音不像是带有什么很明显的感情色彩:“不是在做梦吗。”询问的语句被他用一种平缓的像是在叙说事实的语气清晰的念出。
“不知名冷漠男孩”似乎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皱着眉头询问:“你手上的那个,没搞错的话,是我的手机?”
明泽希愣了愣,把手上的手机递给了在自己身体里的“冷漠男孩”。
一个想法从明泽希的大脑中冒出,带着趣味性勾起唇角:“你要怎么判断,自己正处于现实而非梦境?”看到对面的男孩被自己说得一愣,明泽希心底有一丝恶趣味得逞的快感,“我们来试试吧。”
把疼痛抛在脑后,从属于明泽希自己的书包里掏出了两本书,“顺便,我叫明泽希,你呢?”如果明泽希此时回头,就可以看到冷漠男孩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当然,他没有回头。
明泽希把两本书各自随便翻开一页——不一样的内容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然后展示给对面的男孩,在他发问前解释了:“如果在你不清醒的情况下,大脑能提供的信息有限,随便翻开两本书,看到的始终是相同的内容。”
冷漠男孩慢吞吞地、一字一句地说:“我叫,木野……你好。”明泽希兴冲冲地打开属于明泽希自己的手机,打算和木野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并没有注意到木野的句尾带着小小的、不易察觉的疑问。
木野看着自己有着二哈手机壳的手机里躺着明泽希的联系方式:从手机号、住址到班级,眼角微微一抽。这真的是……太奇怪了……
“你完全不着急的吗,明泽希……?”木野看着自己眼前一边嘟囔着地上凉我们换个地方聊天一边把自己拉起来的明泽希问道。
比自己矮了小半个头的明泽希看着自己笑了笑,不过这个说法有些奇怪,应该说是自己的身体比明泽希的身体矮了小半个头,啊,果然还是很奇怪……究竟是哪里不对?木野默默想着,听到明泽希清脆的嗓音:“嘛,着急也没有什么用啊,睡到桥头自然直了,”他挠了挠自己的头发,露出一个摆在他脸上有些违和的笑容,“而且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对啊,他也觉得很有趣呢……真是巧了……吗?
不,不止如此。

阳光洒在分数栏上,名叫木野的男孩站在不远处静静盯着,看到一个不让他很意外的排名。
“哎呀,这次考得不是很好,但是比‘木野’平常的分数高一些,”他不用扭头也知道,有着自然卷、名叫明泽希的话痨男孩站在自己边上,“你怎么样啊,虽然我不是很在意这次考试但是老师一直絮絮叨叨的话还是很麻烦的,嘛不过反正现在听他絮絮叨叨的也不是我啦,那就麻烦你替我听老师絮絮叨叨啦~但是啊,这个分毕竟是你自己考出来的,也不能算是替我听老师说啊啊。诶你这家伙居然考得很不错啊!哈哈哈说起来这几天怎么样,没有被别人发现什么吧,说起来咱们两个朋友都不是很多还是挺方便的,估计没有人会发现啊,我的家长和我相处都很冷漠。他们也不会发现的啦……”
木野静静地听着明泽希絮絮叨叨地说起许多一边朝西一边朝北的事情,偶尔点点头表示自己的情况。
“木野”和“明泽希”交换了“身体”的晚上,从便利店里出来后,他们坐着地铁去往木野家里,因为木野是自己一个人住。
白光从地铁窗外一闪而过,穿着白衬衫的冷漠男孩一点点告诉话痨男孩自己记忆里的过去——父母在他三年级的时候卧轨自杀,被亲戚抚养长大,没有朋友、被孤立的记忆。
话痨男孩……话痨男孩抱住了他,这似乎非常出乎白衬衫的意料之外,这份惊讶和不知所措竟然是他最生动的情感表现之一。
话痨男孩说,那今天开始,我们就成为朋友吧!以后就不会有人欺负你啦!
白衬衫笑了,不是什么热烈的笑容,转瞬即逝的微笑,在没有温度的白光下,给两个男孩带来了一丝温暖。
“哇哇木野你笑起来好好看啊!你应该多笑笑啊这样会有更多的朋友!嗯嗯不过这样有些奇怪啊你用的是我的身体笑啊所以应该是我笑起来好看?呃啊真的是绕死了好烦哦!”
木野:蠢货。
“哇哇木野你又笑了!不过这次是在嘲笑我吧!可恶啊这样可就一点都不可爱了!”
,少年轻轻想。

交流了一下各自的社交情况,两个人就分别回家了。
在路灯下分别,白衬衫隔着很远也能看到有一个自然卷站在远处挥舞着手臂,直到路口,他再次回头时那个男孩也依旧在挥手,“快点回去,”他也挥了挥手,等到对方上楼,他才转身。
非常意外的是,不仅毫无社交圈需要处理的自闭男孩“明泽希in木野”那边进展顺利,就连有父母需要相处的“木野in明泽希”也非常顺利的融入了明泽希的生活,并不像一般动漫里互换身体的桥段一样鸡飞狗跳。
明泽希那家伙朋友不多仅仅是因为能被他认可的人不多,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得了他的冷清脾气,和木野自闭孤僻、难以社交的情况完全不同,只要他愿意因为家庭环境的原因甚至称得上是长袖善舞了。用木野的身体帮他交了一些朋友,明天都兴冲冲地跑来给木野报告情况一副求夸奖的样子尾巴都要甩飞了。
木野在明泽希的身体里做着明泽希每天都在做的事情,和他的家长相处起来也是非常默契,和明泽希自己的生活没有什么区别。
还真是……奇怪极了。
“喂,木野!班长叫你去领东西。”远处传来的一声互换打断了他的思绪。
站在分数栏前的两个男孩同时回头,头发微长的白衬衫男孩开口:“叫你呢,快去吧。”自然卷男孩愣了愣,反应过来后嘿嘿一笑向远处跑去,穿过拐角的柏树时下意识的弯腰,但实际上他不弯腰也不会被树枝打到头。
他的背后,明泽希叹了口气:“并不是基于自己的现状分析,而过于依赖自己过去的记忆及其中的习惯,这可并不是一个好习惯。还没发现吗……真是蠢货,木野。虽然现在还不错,但一直这样下去你面对的不会是什么好结果啊,这可不是什么所谓的……灵魂互换。”
明泽希从第一天开始,就有着浓重的违和感,虽然下意识地被带进了木野关于“灵魂互换”的假设,但是到处都透着不对劲。
记忆会骗人,但肌肉记忆和潜意识还在。
和明泽希的父母相处的过程中,非但不是那人所说的“冷漠”,相反却处处透着无声的温柔,是不爱说话的人们的默契。
打听到关于明泽希和木野的信息,明泽希和木野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现在木野身体里灵魂的性子。
不是灵魂互换,而是记忆的二次覆盖……
木野,你什么时候,能想起来。

当你有一杯水,比水密度大的液体被灌进去的时候,水会溢出去,水杯的大小决定你还能往里面灌多少其他液体和水会溢出多少。
明泽希刚开始的时候,只是以为自己的水杯比木野要大一些而已。
但是,木野入戏太深了,或者说,木野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明泽希。
为什么要这样,明泽希常常看着眼前笑嘻嘻的男孩想,为什么要欺骗自己到自己已经沉浸在美好的谎言中不愿意被点破。
还是说……现在木野身体里的灵魂已经不是他了呢。
虽然随便偷窥别人的记忆属于侵犯隐私,但照着木野不愿意自救的架势下去晚了可能别人也救不了他了。
木野把自己锁起来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看到别人记忆的状态很奇怪,就仿佛你回忆自己小时候的记忆永远都处于上帝视角,在木野的记忆里,明泽希像是一个旁观的幽灵。
快乐的自然卷小男孩,有着美满的家庭,乐观爱笑的性格让他有着不少朋友。
父母会带他去游乐园,在晚上带他玩手持烟花棒,在夜空中画出一个又一个笑脸。
前面的记忆像是点了快进的按钮,却在木野小学三年级的某一天忽然恢复了正常速度。
木野的爸爸在公司破产后染上了赌 博,没过多久家里仅剩的财产被输得一干二净,带着木野的妈妈一起卧轨自杀,留下木野一个人生活。
明泽希第一次给木野讲述这个故事时,仅仅是在想要回忆的时候从大脑里摘出了几句概括性认知然后再转述给木野,当然,那时的木野不仅没有任何异样的反应还完全没有意识到那是自己的经历,把自己的记忆藏得真够深啊……
但既然明泽希能够在反应过来后顺利想起自己原本的记忆,无论是脑容量还是什么记忆力的差异都不应该能够让木野想不起来自己的记忆,除非他不想想起来……
木野像是每一天一样自己回家,家里的异变虽然让他有些害怕但是这个小男孩儿依旧每天都鼓励自己的父母然后努力学习做家务不让父母担心自己。
木野热好饭菜然后把作业写完,坐在桌边一边看书一边等待父母回家。
但是当夜幕降临,小木野也没有等到自己的父母回家。
饭菜凉了又热、热好又凉了一次一次,小木野也没有等到父母回家。
薄薄的书本已经被看完,小木野的父母还没有回来。
明泽希看到小木野的脑袋一下一下的晃悠着,他给父母打的电话没有被接通。
空旷的房间里只有小小的木野轻轻地哼唱着我是一个粉刷匠的歌谣和钟表滴滴答答的走着。
“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小男孩儿的歌声被一阵敲门声打断,“来啦——”
“欢迎回……来?”看着门口的警察叔叔和表叔,小木野小小的脑袋有着大大的疑问。
然后他被告知了父母卧轨自杀。
对对小小的男孩儿来说,噩梦几乎是接踵而来的。
父母草草火葬,他几乎是本能的想在朋友那里寻求温暖。
然后他发现自己没有朋友了。
从一开始对朋友们冷漠的不解,到在厕所里听到其他男生的嘲笑,小木野只能躲在被窝里自己哭。
“他是赌鬼的孩子,不要和他玩!”男孩儿的心,在第一个酸奶盒被扔到自己身上的时候,碎掉了。
明泽希一次次看到,属于木野的记忆里,那个独自哭泣的小男孩儿,一次次坐在河堤的斜坡草坪上无声的等待,谁也不知道,他在等待什么。
哪怕特地选择了没有同班同学的初中,初中的生活被已经拥有了手机的小学同学们和道听途说再次毁掉了,“赌鬼的孩子”像是一个洗不掉的伤疤,永远跟着他。
木野轻轻滑动火柴给自己燃起的微小火焰,被扑灭了。
曾经那个乐观爱笑的小男孩被他埋了起来,竖立着名为“过去”的墓碑。
丧、自卑、沉默寡言、恐惧社交把他包裹了起来。
木野在每年自己生日的时候,用打工的钱为自己点亮一根烟花棒,直到烫伤手指,才想起来松手。
明泽希坐在小木野的身边,沉默着看完了木野的过去。
“那天在地铁上,需要拥抱的人是你啊……”
明泽希缓缓站起身来,“嘛,虽然你现在倒是交了不少朋友挺好的,但拿着我的记忆当盾牌可不代表你能直接往前冲了,”在小木野的头上揉了揉,不出意外地从发梢间穿透而过,“人一直用别人的名字活着的话,就会忘记自己是谁,自己的过往会一点点彻底消散,哼,我可不要成为这个世界‘木野’存在的唯一证明。麻烦死了,自己的存在,给我自己去证明啊,蠢货。”

帮班长处理完事务的“明泽希in木野”,看到白衬衫少年提着一袋东西在校门口等他,对方看到自然卷少年出来后丢下一句“陪我去个地方”便扭头就走。
“喂喂,我们要去哪里啊?诶什么,你说先保密?哇你这家伙不会是羡慕我的身份然后想要把我毁尸灭迹打算用一辈子,呜呜好可怕啊你有没有良心啊。别生气啊开个玩笑你这家伙要多笑笑啊要不然小心把别人都吓跑了,都吓跑了的话你就没有朋友了,不过你也不会一个朋友都没有的啦,毕竟还有我嘛,我是和你约好了要当一辈子好朋友的~~绝对不会丢下你的放心吧。你不要不说话啊是不是害羞了啊嘻嘻⁄(⁄ ⁄•⁄ω⁄•⁄ ⁄)⁄。不过话说回来我嘛到底要去哪里啊,而且你这提的一袋子是什么东西啊,能不能告诉我啊?是不是要保持惊喜啊,如果你想给我一个惊喜的话确实需要先保密,呜哇我好感动,木野,你对我真好……”
明泽希,感觉自己就不应该管这个蠢货,但他依旧艰难地说了一句,不一个词:“生日。”
真是难为自然卷能够在自己嘴放鞭炮一样不带停的说个没完的同时捕捉到明泽希这个声音不大的词:“什么什么,今天是你的生日吗?哇那木野我祝你生日快乐接下来的一年也要健康快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明泽希在河堤前停下,他在记忆里陪小木野来了很多次这里,路途轻车熟路。
“到了,还有不是我的生日,是你的。”
“你在说什么啊木野,我的生日不是今天啦……”自然卷伸出手在明泽希的额头上摸了一下,“诶呀没发烧呀你咋说胡话呢。”
“……”夕阳的暖橙色光洒在了两个少年身上,把白色的云纹衬衫染成了太阳的颜色,让冰冷的少年看上去格外有温度,“不要用自己的名字称呼别人,木野,到现在也没想起来,你真是蠢得可以啊。”被染上的温暖,并没有让他的话语不再毒舌,“再不想起来的话,你自己的记忆真的会被‘明泽希’的记忆完全取代啊。”
“你在说什么啊……”
明泽希本来就不觉得能让木野找回记忆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连木野他自己都没有找回自己的意愿。
他在河堤斜坡上坐下,把准备好的东西拿出,“坐,慢慢说。”
自我认知清晰而强烈的人不会迷失在这个被粉饰为灵魂互换的把戏里,自我认知模糊的人才会走失,然后不愿意走出这个舒适而温暖的虚假房间。
烟花棒被点燃,两个少年一人一根在空中画出耀眼的图案。
“好看吗?”明泽希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稳而清冷,“从来都没有什么灵魂互换,你动漫看多了,真正发生的离奇事件是记忆的二次覆盖……”一点点说着残忍的真相,把美好的蛋糕剥开让他看到里面已经腐烂的样子。
“快点想起来吧,再晚的话,可能就再也想不起来了啊。”
烟花棒已经燃尽了,夕阳已经落下,但接着昏黄的路灯,明泽希看到木野的眼泪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滑下。
把烟花棒的根从木野手中抽出扔进袋子,然后给他一个拥抱这件事需要思考多久。
不需要多久,因为两个拥有对方记忆的人,他们的灵魂注定彼此拥抱。
“成为朋友的约定,可不是你单方面许下的啊。就算没有我的记忆作盾牌,我也可以成为你的盾的啊,木野。”
木野在河堤上,等到了他等待已久的拥抱。
我从什么时候开始等待的呢?木野想,不过,在等待已久的拥抱和人到来后,你等待的时长便不再显得孤寂而悲伤。
“不要让我,成为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存在证明啊,要是自己都忘记自己曾经的求救的话,就没人能去救你了。”那天在地铁上,你真正想要拥抱的,是你自己啊。
“谢谢哦,阿泽,”木野总是想,明泽希把自己黑暗的天空砸了个洞,然后他和阳光一起跳了进来,跳到他没有光的世界里,找到躲在纸箱里的自己,给了自己一个拥抱。
“蠢货,欢迎回来。”
水没有溢出去,而是和颜料混在一起,染出了无声的话语。
有多幸运,我们拥有彼此的记忆,而你把我从黑暗中,一把拉出。

“喂喂阿泽阿泽阿泽阿泽,所以说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啊,外星势力的介入?神明大人的奇妙实验?学校七大怪谈之一的花子君?阿泽?为什么我们会突然被塞入对方的记忆啊?阿泽?阿泽?小泽泽?泽酱?”
“我也不知道,不要用这种理由逃避数学作业。”
明泽希想,这家伙那时候的性格果然就是他的外壳被撕开后的状态,话痨是因为这几年憋太久了吗……毕竟就算拥有了自己的记忆可不会变成那样跳脱的样子啊,“阿泽————这道题怎么做啊?”你看,蠢货并不会因为拥有过充满知识的记忆而真正变聪明。

订阅评论
提醒
7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7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