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作品终稿

张三猛地张开了双眼。他缓缓的直起了身子,由于刚睡醒,脑袋还是晕乎乎的。

正值七月初,酷热难耐,但下午的集市仍旧十分热闹。吵杂声、吆喝声漫天铺地,把张三吵醒了。他站起来,茫然的看着集市上形形色色的人,思考着今天要做些什么事情打发时间。

张三很可怜。自幼丧父,母亲改嫁,他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浪子。每日无所事事,混吃等死,凑合将就活到了现在。他二十多年的生活,他只有遗产一间房子和一些狐朋狗友。通常,张三就与这些酒肉朋友或是游手好闲,或是打听是非。

他茫然站立一段时间后,便走向酒馆,找他的老朋友耍去了。酒馆内鱼龙混杂,混乱不堪。些许阴暗潮湿的环境更加重了这晦涩的气氛,跟外面仿佛两个世界似的,但这便是张三的家。刚走进这里,张三神色便轻松了许多。他轻车熟路的走了进去,远远就看到了那几位朋友——蓬头垢面的,却让张三倍感亲切。那些人一看见张三来了,就像阔别良久的朋友一样,招呼着张三。这一切都跟往常一样。通常,他们都会点两壶酒,在酒馆里坐个半天并谈天谈地的。像是谁家丈夫有了外遇要离婚啦,谁家死人了子嗣们争遗产啦等跟他们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都会成为他们的话题,一个个都口若悬河评头论足的,接着酒劲发表着自己的观点。或是互相打趣。但今天李四说战火将蔓延过来,让张三十分感兴趣。张三仔细思索着,什么是打仗。他貌似听别人说打仗就会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他由于喝醉了也不太清楚,只感到挺新奇的。

他晕晕乎乎的跟朋友们混完,发现天色已暗,便回家睡觉去了。他躺在炕上,越想越不对劲。“哎,有什么事情来着?谁说了个什么,哎!”他想不起来,很苦恼。但是突然间,他脑海中浮现出那张滑稽的马脸,便一拍腿“噌”的一下坐了起来,想起了李四说要打仗。他又自言自语说到:“嗨,打仗啊,使劲打使劲杀。反正我先溜了,关我个鸡毛锤子事。”他又觉得这件事过于无趣,便睡下了。

第二天,他已过晌午,他醒了,又被外面吵杂的声音吵醒了。听着千篇一律的叫卖声,他内心极度烦躁。可能是因为酒的原因,但其实他对现在的生活状况十分不满。他懒得去劳作,却跟平常人一样渴望有钱,有个好老婆。但现在他一无所有。他痴痴的望着窗外的米铺,突然迸发出一个好主意。他暗自想:“如果我现在大量买米,打仗的时候以高价卖出,岂不是挣钱易如反掌?”一想到钱,他便提起了精神,赶忙去找他的朋友商量去了。

李四看张三今天神色异常激动,刚想问发生什么事了,就被张三一把拉了过去。王五和孙六等人也好好奇的凑了过去。张三说:“嗨哥几个,昨天李四不是说要打仗嘛,这事儿真的吗?“李四点了点头,季七也在旁边附和着,说:”千真万确,我道儿上有人,消息灵通着呢”。那神情,跟自己就是司令员似的。这也极大鼓舞了张三的信心。他随后说:“不如我们买断米铺……”李四恍然大悟的拍了拍张三。众人听了这番话都感到可行。王五补充道:“前两天我从隔壁郑富豪身上摸了一块儿玉石,值不少钱呢。我这就去典当了换钱买米。”孙六也表示自家有米仓,可以囤积大量的粮食。张三也表示卖掉自己的房子,全身心投入这一片伟业当中,但是他要利润的三成。王五立刻红了眼,咒骂道:“你破房子值多少钱?谁出钱多,谁拿钱多!”张六使劲锤了王五:“你个臭小子钻钱里去了!。”李四赶忙圆场说道:“等把米都高价卖完,那钱够咱们潇洒几辈子的,还在这争抢个鸡皮?”众人一听感觉有理,一个个都贼眉鼠眼的笑着。

这事儿说干就干,毫不含糊。众人把自己值点钱的东西一股脑的全部典当换钱,全部用于购买大米去了。

时间过了一个月,果真如李四所说的打仗了。军队还强行向百姓征粮,使得小城里的米少了好多,米价飞涨。

一伙人凑在张六的米仓前盘算着。他们故意以高价将米卖给那些地主和有钱人家,赚的那是盆满钵满。但众人一致表示,等战乱过后再分钱。一是因为怕引起财产纠纷,二是因为怕引起民愤。所以张三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激动与狂喜,装作与往常一样的贫穷和吊儿郎当,但是却无法掩盖住眼神中那一丝高傲。他心想着:“这下子我有钱了。战争过后买房,娶老婆,随便吃随便玩,岂不美哉?”他幻想着那些即将到来的没好日子,不禁飘飘然了。

事情转变是在那天。张三像往常那样走过街道,却是不是听到背后有人议论:“无耻,发国难财!”这些话在以前对张三是无所谓了。正所谓闲话时时有,不听自然无。但现在,却引发张三的忧患。他害怕出什么变故,导致自己美好的未来梦破灭。他变得害怕而多疑。这时,李四和王五找到他并说:“孙六最近很反常。平时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干啥,倒是最近手脚挺大方的。”张三立刻明白了眼中之意,他的眼神变得凶狠起来。他想到:“就是孙六这个混账败露了我们!米都放在他家的米仓,他一定偷偷变卖大米赚钱了!孙六就是我幸福路上的绊脚石,就是我们伟业栋梁上的蛀虫!”李四看到张三的眼神,就接着说:“不如?”说完便拿手对着脖子晃了晃。王五立刻附和着:“少一个人,多一分钱!”有了这两个人的怂恿,张三立马凶狠起来,手上青筋暴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就脱口而出:“今晚,行动!。”等李四王五走后,他恢复了冷静。“杀人?我在想什么?”,但转瞬间他想到钱,“为了不暴露,为了以后的大富大贵日子,天王老子我也杀!”

到晚上,张三李四王五叫来孙六,直接把他勒死了。看着孙六尸体身上名贵的衣服和珠宝,他也不顾王五死前狰狞的脸色和死不瞑目的双眼,一下子扒光了所有值钱的东西,并叫王五和季七去荒郊野岭埋尸体。张三和李四去找王五遗留的财产。

天微亮后,张三李四听到了一个人的脚步声——王五回来了。李四不解地问:“季——”还没等他说完,王五凶恶地说道:“一起埋了,他没出钱,不配得到钱。”李四只得苦笑一声,而在一边的张三面无改色,甚至有点高兴。他盘算着,少了两个人,他的钱更多了。

打仗进入了白热化阶段。粮食变成了极其珍贵的东西。这时候张三李四王五准备将屯粮出售了。对于富豪,他们只要房产,而对于一般的平民百姓,他们只收传家宝。而且由于死了两人,财产变得绰绰有余。经过估算,哪怕是只分得三分之一,也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数字了。三人合力准备卖粮食。

当他们打开米仓,往外搬的时候,却发现袋子漏了——被老鼠啃漏了。因为全城的粮食基本都集中在这里,老鼠也看不上其他人那一干二净的米缸。所以全城老鼠都来吃他们的大米了。也正因为孙六被杀害,张三李四王五对米仓的结构一概不知。因此米仓的缺口漏洞他们也不知道,老鼠也就顺着缺口把米吃了。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兵败如山倒,几天后战败了,敌军进城搜刮。孙六的高调还是败露了消息,敌军认定张三李四王五有着大量的粮食,便二话不说把他们抓走拷问。敌人用尽了酷刑逼他们说出剩余粮食的下落,但他们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说没有,因为被老鼠吃了。

张三死前都没有想到,几天前自己还是前途无限,怎么现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全身没有一处是完好的皮肤,鞭痕和伤口布满了他的身体。敌人仍不断的向他泼辣椒水和盐水,身体肿胀不堪,神经已经坏死,感受不到疼痛了。看着有倒钩的鞭子甩向自己,他只感到害怕,却没有感到疼痛。之后,他干脆把眼睛闭上了。他回想起以前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自己,是那么的自由洒脱;有幻想起自己荣华富贵的样子,他没有体验过那种生活,只是在脑海中想着,房子豪华得金碧辉煌,庭院大得看不到边界,老婆和丫鬟多得数不过来……他又想起了孙六死前的不甘与愤怒,心想着我和他并没有不同,即将都变成腐肉和烂骨头了……他想了很多。到最后,他面对敌人的逼问,口中只能机械性的回答:“被老鼠吃了。”老鼠,老鼠?说起肮脏的老鼠他便联系起他那个破房子。然而这也是他脑海中最后定格的画面了。

7 comments on “探索作品终稿

  1. 头像讠吾-王天语 Post author

    总结:

    作品构思:
    这个题材也是随感而发的,之后就按照自己的想法编撰出来了。最开始我想写一个富豪变卖家产,但是实际写作时将主人公安排成这总形象我认为更好,再加上最后的入狱环节,我认为更有一丝,便改动了计划。

    1叙事:叙事要通过简练的语言体现出事情的发展和相关人物的心理,这对于用词的把握很严格。切记不可为了凑字数写一些作用不大的事情,使得文章显得拖沓。
    2写作:考试写作只是写作中一个分支,真正的写作是真情实意的。渐入写作状态后感觉就不太惧怕写作了,反而有种期待的感觉。
    3收获:大型写作都要经过修改和构思,我以前写作文从不做这些事情。经过学习,我认为这些手法对于写文章的帮助很大。

  2. Pingback: buy viagra

  3. Pingback: tadalafil for sale

  4. Pingback: generic viagra cost

  5. Pingback: pharmacy online no prescription

  6. Pingback: viagra

  7. Pingback: cialis wiki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