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作品终稿–夏槐洲

终于下课了。
老师像是听不见下课铃一般仍然在不停的讲着,嘴皮翻飞不知疲倦。我仿佛看到了飞溅的唾沫星子落到前桌同学的头上。我眼前还盯着黑板,装作认真的样子不住点头,心里却已经开始计算从现在冲出教室到公交站的距离。
终于老师讲完了最后一道题,他放下笔,但嘴里仍在不停地说着。我感受到了整个班的躁动,老师不停的嘴唇下说出的话已经被我们忽略,随着一张张试卷的发下,老师终于宣布了下课。同学们如潮水般涌出了整个屋子。我从自己的座位往门外冲的时候顺便看了眼表,7:45,已经下课十五分钟了。学校门口有很多人挤着。
夏夜本来就是湿热而难耐的。我插上耳机,快步向公交站走去。

“天空岛站到了,请您有序上车,车辆起步请拉好扶手,上车请刷卡,没卡的乘客主动投币,投币后请配合朝里走。”隔着耳机欢快的歌声我隐约听到了这些,后面的人正在把我往车上挤,我急急忙忙掏出卡,向卡槽上滴一刷,随后快步走到了最近的一个座位旁坐了下来。
回家的旅程漫长而无趣,公交车发出轰鸣的震动,我已然听不清耳机里灿烂的歌声。无聊之余,我摘掉耳机观察身边的人。
虽然是晚高峰时期,可是仿佛刚刚挤我的人都没有上来。隐隐约约,我觉得奇怪。车上人不太多,在我前方三四个位置的地方坐着一对情侣,他们正亲昵的说着悄悄话。我心里嫌生一股厌恶。男朋友刚跟我分手,这些男的大概率都一个样。
回头看了看,在我身后坐着一位老妇人,她左手挎着很沉很沉的菜篮子。之所以说很沉,是因为她的手似乎被菜篮子压出了一道道印子,衣服上的皱褶十分明显,她旁边的位置空着呢,想来是因为快要下车,所以提前把菜篮子挽好吧。
在我斜前方,坐着一位中年男子和他的女儿。刚上小学的小朋友穿着校服絮絮叨叨的跟他爸爸说这些什么,那个中年男子摸摸孩子的头,不时的竖起大拇指。小女孩的书包非常整洁干净,校服也没有什么褶皱,看起来是幸福的一家。
还有…….还没等我看清楚还有谁,头突然昏昏沉沉的,我睡去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依然是平平无奇的一天,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下课铃响起,老师依旧不知疲倦的讲着,唾沫星子似乎是以同一个弧度准确无误的溅到了前桌同学的头上。老师讲完了题发下来厚度似乎一模一样的试卷,宣布下课的那一刻我看了看表,下课后十五分钟。
我迈着一样的步伐向着公交站牌等着,在同样的时间来了那辆同样的车。车上坐着的还是我“熟悉”的那些人,老妇人,那对情侣和父女。或许是我平常太过习惯而漠视了这些相同的事物吧。
“天水桥站到了,请需要下车的乘客配合从后门下车,开门请当心。”听到熟悉的播报声,我习惯性的低下头看了看表,7:47。
等等,7:47分?也就是说,我从下课到现在,刚过了两分钟?
这不对劲,一切都不对劲。
车门缓缓的打开,外面没有弯曲的焦黑的树木,也没有红眼的魔鬼。熟悉的公交站牌就立在我眼前。
到底下不下车?我额头上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浑身都在颤抖。那位老妇人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挎着沉重不已的篮子费力的,几乎是挣扎着下了车。
车门关闭了,我却像是如释重负一样。
突然眼前一片眩晕,陷入了沉睡。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依然从熟悉的角度照在我脸上。
和昨天一模一样。不对,或许不能说是昨天。
仍然是熟悉的课堂,熟悉的铃声。拿到试卷以后我抱着希望问了同学时间,他很奇怪的撇了我一眼,“你自己看表啊,现在是7:45。“心中的最后一丝期待被击碎。
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车站,那辆车还是依然在等着我。我故意停下脚步不过去,但身后突然像是有双手似的,用力的,无情的把我推向魔鬼的列车。
老妇人不在车上,其他人都在继续有说有笑。
他们没有感受到吗?
熟悉的报站声响起,“天水桥站到了,请需要下车的乘客配合从后门下车,开门请当心。”
这辆像是无限循环的列车紧紧的扼住了我的呼吸。我似乎能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一定要下去。”我告诉自己。
不管外面有没有漆黑的焦土,也不管会不会有血红的落日,一定要下去。
车门打开的那一刹那,刺骨的寒风迎面袭来。车外路过的人群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短袖。
一瞬间,下车的念头被打消的一干二净。我缩回车内的角落里,拼命的闭着眼睛。
身边有一阵风掠过。我听到中年男子和他女儿的对话。
“爸爸,还没到站呀,为什么我们要下车啊?”
中年男子什么也没说,他牵着他的小女儿向门口走去。
滴滴的警报声响起,车门要关上了。我看到他的双眼中充满了决绝。他一把把小女孩推出了车外。小女孩惊恐的拍打着车门,可车还是开走了。
中年男子跌坐在地上泪流满面。
“要好好活下去啊,孩子。”

“滴—-滴—滴-噔。”
医生摘下口罩,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在病历单上写下:
”女,高中生,17岁,乘坐公交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抢救无效身亡。“
他转身走出手术里,拉上了白布。

“这趟公交车突然失控翻下护栏,真的好惨啊。之前抬进去的那对情侣呢?”
”哎,那对情侣还是没能抢救过来。据说被抬出来的时候两个人抱在一块,男生的衣服上全是血啊。“
”那个女学生也没能醒过来啊,好可惜。“
“是啊,整趟车里只有老妇人和那个小姑娘活下来了。”
“小姑娘的父亲呢?”
“为了让她活下去把她推出了窗外,自己死了。被送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呼吸了。”
“还是得靠自己啊,想活下去才能活下去啊。”
两个人走了出去,留下几具冰冷的,盖着白布的尸体。

附:如果看不懂请看这里:

1.本文叙述第一主角是女学生。

2.勇敢下车的活了下来,不敢下去就是不敢突破生死的障碍,把自己封闭在死亡里。

3.这是一趟无限循环的公交车。

 

作者阐述:没有怎么改动,加了一些话保证大家能看懂~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