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鸟

 

——————————————————————————————————

凌晨四点半,窗外的天空已经有些许亮意了。

魏南焦急地在客厅踱步,他看不得妻子在卧室痛哭的样子。这是魏凌芷失踪的第九个小时,魏南觉得度过的每一秒都十分煎熬。

今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一切还照旧,魏南给女儿做了最爱吃的三明治,他们互相道别时女儿还笑着说再见。或许女儿去同学家里玩了呢?他试着宽慰自己,但觉得不可能。女儿平常都会在晚上八点半之前就回家,即便去同学家玩,也一定会提前和父母打招呼的。魏南想不下去了,他想再去一趟警局,却又怕有人来家里告知什么消息。妻子已经打过了所有的电话,学校也没有,路上也没有。她能去哪呢,魏南踱着步,觉得有一种莫名的黑暗要把他淹没。

——————————————————————————————————

魏凌云一遍又一遍地打着姐姐的电话,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的头发上还挂着汗滴,因为骑着自行车找了姐姐三个小时。魏凌云从未那样无助,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只剩下昏黄的路灯和他单薄的影子。爸爸让他回家好好待着,但他仍然坐立难安。初中的时候魏凌云曾经离家出走过一次,但是姐姐把他找了回来。而现在,魏凌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魏南,你就知道捣鼓你的破画,你有关心过孩子们吗?”魏凌云听到妈妈嘶哑的声音和花瓶摔碎的声音。又开始了,他喃喃自语。

—————————————————————————————————

门铃响了,魏南径直地朝门口走去。

“魏先生,我们找到您的——”

魏凌云冲了出来,:“在哪?”

魏太太想要走出去找她的女儿,魏南拦住了她。

“我们在岸宁街北边的过街天桥下发现了一具尸体。”

魏太太用手捂住了她的嘴。

“经确认,死者是魏凌芷。目前还没有发现他杀的痕迹,我们会积极展开调查,这个请你们放心。”

魏太太瘫倒在地上哭喊着:“一定是你们弄错了,我的女儿不会这样的。”

魏南已经没有心思去扶身边的妻子,他觉得有一记闷雷把自己捶到了地上。

“警察同志,请您一定调查清楚凶手是谁。”魏凌云没有哭,他握住了警官的手,“一定。”

——————————————————————————————————

第二天,魏南去警局接受调查,而魏太太也跟着去了。

早上七点,魏凌云请了假,他不想在学校接受别人的嘘寒问暖。

谁杀害了我的姐姐,我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魏凌云怔怔地坐在沙发上。虽然昨天晚上他没有睡觉,但是一点睡意也没有。是谁那么狠心呢?他想不通。空荡的房子让魏凌云感到孤独,他努力回忆着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但大脑一片空白。连续几天,他都是这样浑浑噩噩地度过。他不想去医院和姐姐告别,也不想看见媒体上的报道。魏凌云总觉得只要再多等一会,姐姐就会回家和他们一起吃晚饭,像平时一样。

也许姐姐被别人欺负了呢。

魏凌云走进姐姐的房间,想找找线索。但诺大的空间,他觉得很陌生。房间里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一切都很整洁。姐姐失踪后,这个房间还保持原来的样子,即便警察来调查,也立即恢复了原状。

魏凌云看到书桌上摊开的课本,上面还有姐姐的笔记。那是高二的课程,他虽然看不懂,但是在努力捕捉一切与姐姐有关的东西,希望能看到些什么。可是,上面只有知识点。魏凌云坐在书桌前,想象着姐姐学习的样子。在他的印象中,魏凌芷的成绩一直在班里排前三,但是爸爸妈妈不这么想。魏凌云很讨厌自己打游戏时隔壁传来的责骂声。不是爸爸妈妈,就是他们和姐姐。魏凌云不明白有什么好吵的,姐姐成绩很好,也很听爸爸妈妈的话,从来不像他那样叛逆。在学校也有很多好朋友,画画很好看,拿了各种各样的奖… …

所以这样的姐姐,不可能自己去那么远的街道。

魏凌云转身看到架起来的画板,上面画的是星月夜。他从未这样仔细地看过姐姐的画,他也是第一次意识到姐姐的画如此的震撼。魏凌云拿起那幅画,翻到背面,上面是潦草的字迹——“depressed”。魏凌云去查了词典——“低迷”。好像不是什么好词,他沉默了。

—————————————————————————————————

这几天,除了魏凌芷的葬礼,魏南在家中都很沉默,沉默得出奇。

这段时间,魏南常常想起很多年前教魏凌芷画画的样子。他握住女儿白嫩的小手,蘸上颜料,涂在画布上,让柔和的阳光透过布面折射出七彩的颜色。魏凌芷清脆可爱的笑声,萦绕在魏南的耳边。魏南不断地想着,仿佛女儿马上就能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以至于警官来的时候,他都没反应过来。

“魏先生,我们是来通知案情的进展的。”警官握了握魏南的手,“我们在学校也调查过了,您的女儿平时好像情绪不是很稳定,这两天她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没有,我的女儿一直很开心。”魏太太急忙说道,“她没有什么异常行为,在学校也很努力。”魏凌云看了她一眼,低下了头。

魏南推了推眼镜,“我们没有发现,她就像别的孩子一样正常。”

“是这样的,您女儿被发现的地方是个监控死角,这个上次已经跟您说过了。但是我们尽力调查了其他的地方,没有发现别的可疑人员。”警官顿了顿,“伤口在喉咙,刀片在您女儿的手上。而且在任何她可能接触到的地方,我们都做了详细的调查,但仍然没有其他发现,所以我们初步判定死者是自杀身亡。”

“你们为什么不再好好查查呢?”魏南打断了警察。

“您和您太太明天上午再来一次警察局,我们会把详细情况再叙述一遍。现在,我们能和您儿子谈谈吗?”

魏凌云跟着警察走了出去,魏南紧紧地盯着儿子,仿佛魏凌云也要从他眼前消失一样。

——————————————————————————————————

周一是魏凌芷最讨厌的一天,因为她觉得这是她一周噩梦开始的日子。

魏凌芷痴痴地看着手表,还有十七分钟下课,她觉得每一分钟都很煎熬。老师正在讲单摆,教室里沉闷的气氛快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考卷已经发下来了,她考了97,第二。魏凌芷在练习簿上用笔一圈一圈地狠狠划着道子,越划越快,最后大大地写下FUCK几个字母。真烦人啊。是的,很烦人。她觉得来到这世间的十七年以来,好像就没有为自己而活过,每天都充斥着无意义这三个字。妈妈总是安排好一切,并且亲切地问她:“凌芷,妈妈给你报了周六的数学课,你想去上吗?”每当这时,魏凌芷就会笑着回答:“好的,妈妈。” 她唯一的精神寄托,就是画画。拿起画笔的那一刻,总觉得可以逃离纷扰的世界,在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触碰着星空和大海。可是,魏凌芷也不知道从哪一刻起,就感受不到斑斓的画面了。她听到的只有爸爸的训斥声,看到的只有画不好的线条。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她在想,自己也许根本就不擅长做这件事。可她依然努力地让爸爸露出笑容,努力地上完所有的课,努力地画好每一块色彩。现在,她累了。

“魏凌芷!”老师露出了严肃的神情。随着这一声吼叫,下课铃响了。不顾老师愤怒的眼神,魏凌芷像是没有灵魂一样地收拾好东西,走出了教室。

——————————————————————————————————

魏凌芷回到家,在晚餐桌上,魏凌芷接受着母亲的关心,“今天在学校怎么样?”

“挺好的,妈妈。”魏凌芷笑了笑。旁边的魏凌云正在打游戏。

魏凌芷看着魏凌云的手机发呆,她和弟弟坐在一起,却好像相隔了很远的距离。魏凌芷想起三年前,弟弟发现自己是爸爸妈妈领养之后发狂的样子,还有那句“难怪宇宙的中心永远是魏凌芷。”一字一字都刺在魏凌芷的心上,像把利剑。从那之后,弟弟就和她疏远了很多。也许他总觉得是寄人篱下吧,魏凌芷又开始自责——每一天的晚饭时间都要自责。

“物理成绩出来了吧,亲爱的。”

魏凌芷顺从地从书包里拿出了卷子,递给妈妈。但是魏太太的眉毛却紧皱着,“妈妈给你再约几堂课吧。”

“好的。”

魏南把筷子放在桌上,故意发出响声:“让凌芷好好吃饭,晚上还有画要画。”

“你就知道让她画画,做些浪费时间的事情——”

魏凌芷起身把碗筷放到厨房里,“我吃好了,爸妈。”

“怎么叫浪费时间——”

魏凌芷加快脚步走进了房间,把房门关上。

可是小心翼翼的,真的累。

——————————————————————————————————

一年后,魏凌云还总能想起姐姐,尤其是在学校里。无论是同学还是老师,都会无意识地对他送以同情的目光,但他并不想看到这样的目光。姐姐的日记本被放到了他的书桌上——最显眼的位置。那是警察在魏凌芷的书包里找到的。魏凌云常常会翻开看看,尽管依旧难受和心痛,但他能感受到姐姐的味道。

魏凌芷走后的第三个月,魏南和魏太太终于相信女儿是自杀而亡的。魏凌云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姐姐的心路历程,他只知道从那以后,爸爸妈妈对他格外的好。虽然他们从来没有管过自己的成绩,但是多了很多生活和心理上的照顾。有时候,当魏凌云看见妈妈因为想念姐姐而哭的时候,也会去抱着安慰她。小时候,他羡慕爸爸妈妈对姐姐的关心,总靠打游戏来宽慰自己。现在,他已经不打游戏了,并且喜欢上了音乐,经常试着自己写歌。每一次沉浸在音符里,魏凌云都觉得自己去到了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在那里,他可以恣意的把情感倾泻出来,就好像为自己找到了出口。

他觉得姐姐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很欣慰的。

一切都有了好转,但是姐姐不在了。

———————————————————————————————————————

其实日记本里并没有几句话。

“2019年9月21日

休息一下。

2019年10月17日

今天跟弟弟聊天了。

2019年10月26日

天堂有只鸟。”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