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皱的孩子》团子的大作品(终稿趴~)

说在前面~

我是一个小小的人,生活在这样一个大大的世界里,我并没有感到空虚与寂寞,我认识的人不多。记得我诞生之初,世界是模糊的,是流动的。这不是大人们说的“盘古开天辟地之前,世界一片混沌。”世界不是“混沌”的,是模糊的。在我长出皱纹之后,我才意识到,世界原来是“清晰”的,一切都按部就班,一切都不再“长皱“。

你看,就连我上面的行文“风格”,都是这个似白银般的世界所赋予我的。我也曾想让我真正长出皱纹,想让这个世界长出皱纹,让它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完美”,并不想白银一样容不得一丝冷热不均地方的出现。

说到此处,莫名想到儿时参加的拔河比赛。当时有人多人,大家都不一样,用着相反的力量拉扯着。我曾经被赋予过“调皮捣蛋”的标签,我并不喜欢它。但是,这又像是一个目标似的,我只好为了这个我不喜欢的“目标”,改变自己的动作,成为我应有的样子。这是一个开放的拔河比赛,台下的观众也可以自愿加入队伍的任何一边,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我们班那边。我时不时就会松开手,想看看大家会不会因为我松开一只手就导致胜利或者是失利。但我并没有影响整个大局,对啊,我没有影响到大家,当时我是这样理解的。我的加入并没有对整个队伍造成影响,松开手之后,大家反而指责我,说我不应该这样。为什么?为什么?我还不理解。

         我想把这个故事,献给牛奶河中唯一的一条小鱼,献给世界上所有“长皱的孩子”。

正文部分:

牛奶滴在了一块儿巧克力上,溅起了白色的小点点,他们四散开来,就像是平地上炸开的烟花,散落在巧克力的边缘。那些从一大滴牛奶中挣脱出来的,最终点缀在了巧克力上,有的躲进了巧克力里面,有的则不那么幸运,被轻柔的风抚摸过后便不见了,唯一能找到它的办法,就是那一点黑色中的白色的痕迹。

一块儿巧克力掉进了流动的温热牛奶河里,溅起了白色的小点点,他们四散开来,就像是海面上一跃而起的鲸鱼,散落在四周。那些从一大块儿巧克力中挣脱出来的,最终融进了牛奶河里,却再也没有出来,远远地看去,牛奶还是牛奶,而那块儿巧克力,却消失不见了。

我同巧克力一样,好像是要落入白色的牛奶河中。看着周围,我的四周,致暗致黑的天空里出现了些缝隙,出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原本黑白的世界还是没能变成彩色,一块块破碎的巧克力从天而降,落入到牛奶河里。我下降地很慢,由于天空是极黑暗的,其实我并不知道自己是在上升还是在下降,更别提快慢了。就在这样一个“静止”的世界里,我看到了下面的牛奶河。它或许称不上河,至少我看不到它的边界。我不能确定我与它的距离,或许,是我离它很近,所以才看不到边的吧。它是流动的,它是纯白色的。如果有一个大人看到了这般景象,他会怎么想?他会觉得明明是纯白色东西怎么会看得出它在流动呢?明明是致暗的天空,怎么能发觉它上面的裂缝呢。这些都太过于荒唐了。

我处在这样一个像球一样的世界里,我的头顶上是致暗且有着裂缝、散落着巧克力碎片的天空;我的脚下是纯白色的,流动着的,不断有巧克力碎片落入其中而溅起的牛奶的河。目视前方,是着极黑极白交界的地方,我不知道那个交界的地方距离我有多远,因此我也无法判断自己是在上升还是在下降。那条线就在那里,一直没有变过。我可以确定的是,我看到的巧克力碎片的确是向下落的,分明就是落入了牛奶河里,这样才会溅起一滴滴牛奶的啊?

但是,我一直不能确定的头顶朝向“天空”,还是冲向“大海”。

我就这样不断的“下落”,看着身边一块儿又一块儿的巧克力碎片像雨一样从我的身边溜走,他们陪伴着我,尽管对于每一块儿来说,陪我的时间只有从我身边经过的那一小段“美好的时光”,然后它就走了,和其它所有巧克力碎片一样,好像都想这那纯白色的彼岸飞去。

或许我有无数个朋友。如果我从头到脚算是一个在这黑与白的世界中一个稍微特别的区域,如果和我在同一平面上的巧克力碎片都算是我的朋友,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是无限的。如果我们家的小狗来到我现在在的地方,它会看到的,或许会是这样的景象:纯黑与纯白,在这两者交界的地方,有些黑色的碎片向下落去,这些碎片是突然出现的,然后就越变越小直到消失不见了。

我不知道,我在的这个世界圆的还是方的,如果我在不停的转呢,我并不知道我是以什么样的速度在转,也许我没有转,而是这黑与白的世界在围绕着我旋转,那些黑色的巧克力碎片会围绕着我一起转么?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的朋友,就会比“无限”还要多了,那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嘿,你是第一次到这里嘛?”牛奶河对我这样说。在这绝对安静的世界里第一次有“人”说话,我开心的举起双手又很快缩在一起。

“我是啊,你为什么在这里呢?”我用尽全力说出了这句话,我还是很害怕,我讨厌在这样安静的世界中大喊。就像是疯子一样,对着虚无缥缈的东西喊着。

“我在这里是为了把人们的梦带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牛奶河骄傲的说。

”那也可以把我带走嘛,带到我想去的地方,哪怕它再奇怪再荒诞。“

还记得,之前对着牛奶河说过什么。身上沾满了牛奶,这牛奶一点也不腻,而是感觉到从心里到身体从未有过的丝滑。我到了一片草原上,那里有一条铁路,铁路上有一列火车。这列火车看起来很老了,上面依稀可见绘着星空的图案,那就像是,就像是牛奶滴在巧克力上一样。

“这列火车终究还是老了,你看看上面翘起的铁皮,这真的就像是他的皱纹啊。”我站在火车轨道的草地上此言自语的说。

“他看过的东西太多了,于是就老了,长了皱纹,这不是很正常么?”铁轨旁边的河突然发出声来。

铁轨沿着河建在一段堤岸上,铁轨两旁是白色的雏菊,头顶是绚丽的银河。这里的银河格外明亮,尽管月亮是那么的圆,那么的大,可它依旧是那么亮。

听了河水说的话,我一下就坐到了地上,小草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坐在铁道旁看着河,不禁想:“它不也老了么?你看那月亮照在它身上,它要是没有波动,不就不会老了么?“

洁白的月光照在河的身上,就像是一面镜子,看着小草随着风微微摆动,河面也泛起了纯白色的波纹,河里的鱼也依稀可见了,虽然他们藏起来,时而出现在波纹那最不引人注意的垂直面,藏在那刹那间月光照不到的地方。

我躺在银河下的草坪上,任由小草抚摸着我的全身,放任着同小草一同波动的河水发出的声响溜进耳朵里,注视着银河的对岸,就像是在看我自己一样。

看着看着,我睡着了。再次醒来,又是另一个地方。

侧身听去,昏黄色的光从夹杂着清新黄桃罐头的香气从小草间溜过来。

”叮零零,盯零零~”

坐了起来,看到了还是寂静的银河在空中飘荡,再转过身去,昏黄的灯光顿时暗了下来,在砖石砌成的小路上投射下一个边界清晰的光圈。

走上去,是一个小小的站台。一个年迈的长椅,一盏昏黄的弯着腰的路灯,时不时路过的火车和旁边对着的废旧木头。

“请问,这列火车什么时候才在这里停下啊?”我好奇地问那盏路灯。

只见他扭了扭身子,下面的光圈晃了晃抖出一些碎屑之后说道:”咳咳,你好啊孩子。这里的车,已经好久没有停下来过了。”

我先是惊叹了一声,随后就因不忍破坏这静谧的车站而沉默下来。

“哼,我就快长大了,我有的是时间等着。”走上车站的砖路, 坐在那长椅上默念道。

又抬头看向了银河,看向了这银河铁道,就在这半梦半醒间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昏黄色的光又从睫毛间溜了进来,它还带着两条金黄色的细线。

“路灯倒了么?!”心里突然这么想到。

原来是一列火车缓缓驶来了,滴着牛奶的方形巧克力过来了。火车进站,发出刺耳的声响,不只是火车年久失修还是铁轨生了铁锈,它打破了这份独有的静谧。

火车头旁边开了一个小门,门上有一个小窗户,一个黑影从那里探出头来。

“嘿,小孩子,你也想上车嘛?”那道黑影弯着腰打开车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嗯嗯,您好,请问这班车开向哪里的啊?”我握着火车伸向站台的阶梯上的生锈栏杆对他说。

他没有说话,只是缓缓摘下了帽子,像绅士一样鞠了个躬。他点燃了另一只手拿着的煤油灯,挂在门口,我上了车。

车门缓缓关上,车内的人很多,大多都是大人。

“您好啊,请问,您知道这列火车会开到哪里去嘛?”我问了一个拿着烟圈,看着窗外,哼着西西里岛民歌的大人。他没有回答,只是回了头然后对我说:“你说,那颗星星,啊不,还有那颗 那颗 这颗,嗯对,还有左边的的那个,他们拼起来像是西西里岛的样子么?”他举起烟卷,好像很激动似的对我说道。

“嗯嗯,他们很像,但是不是所有岛都差不多是那个形状么?”我问他。

“啊不,孩子,他们就是西西里岛。只要你想着那里,想着火车将要去的地方,那里!就是西西里岛。”

“那么,火车是开往西西里岛的么?”我问他,但是他又默不作声,只是在眼里充满了泪水,映出那灿烂的星空,和藏密在其中的“西西里岛”。

我低下了头,看了看车上的木质花纹,像极了家里衣柜上的老木板。脚下的地毯是那么干净,是那么细腻,好像画着一些人。我弯下腰去看着那里,随后便蹲在了地上,仔细地琢磨起来。

一只大脚踢到了我,我诶呦地叫了出来,抬头一看着实把我吓得不轻。一位拿着酒瓶,穿着墨绿色外套的醉汉倒在我旁边,酒洒了出来,塞在了我刚刚在看的那一块地毯上。

“您好,您好,请您醒一醒,您怎么了?”我先是惊讶而后又不解的问道。

“咳咳,你好啊小孩子。你能把我扶起来么?我想我可能是喝醉了,抱歉啊。”

我扶起了他,看着他醉醺醺地靠在窗户旁边,望向窗外,低着头。

我问他:“您好,您知道这列火车会开到哪里么?”

他盖上酒瓶,从兜里掏出一块印有照片的怀表说:“我不确定,我知道,但我又不知道。咳咳。。。嘿!你看旁边的池塘,你看啊,那里面有跳起来的小青蛙呢!就是。。。就是这星星,都怪他们,本来一滩黑色的池塘多好啊。”

我也看了看池塘里的水,看了看他的怀表,说道:“嗯嗯,我觉得池塘里的水他不应该是黑色的,那里面有星星留下的小白点陪着他们,他们才不会孤独啊。”

他收起怀表说道:“那你说青蛙会觉得星星是在陪伴他们的么?面对纯黑色的池塘,青蛙再怎么搅动也不会有波纹啊。唯独这星星落到了池塘上,青蛙才能搅动这篇池塘,一闪一闪的,青蛙会得到幸福吧!“

“嗯嗯,我想会的。那,这辆车是要开到至暗的池塘里嘛?”

“我,不知道啊,可能是吧。我希望他们都能得到幸福”

我开始思索起来他说的话,总觉得幸福是那么简单,是那么深邃,就像是路旁的池塘一样吧。

“坐在池塘边上的人一定是幸福的吧,他会像这里的大人们一样长出皱纹么?什么是幸福,什么又是皱纹呢。。?”

看着窗外的银河依旧呆在那里,这辆车好像从来就没有在向前行驶。它在原地不动么?

正想着,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端着茶杯走过去。他的拐杖碰到了我后,他用扶着拐杖的手扶了一下茶杯,对我连连点头。

“小孩子,抱歉啊。”他边点头边说。

我看了看这位年迈的老人,他带着一副厚厚的墨镜,帮助他支起墨镜的是他深深的皱纹,就像是沟壑一样。

“老爷爷,您好,您知道这辆火车会开到哪里么?”

他端起茶杯放在嘴边,久久没有回答。

“我在想你这么大的时候就上了这辆车,可还是不知道,也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这辆车会开到哪里。我问了这辆车上的成千上万个孩子、青年人、大人,老人,他们都没有告诉我。我想我的妻子了,我想我的孩子,我身边至亲至爱的那些’大人’了,我想,这列火车,会开到他们那里吧。我会和他们见面的。”他深沉的声音像是一道光,我想了很久。

望着远处的银河,远处的牛奶河,还有那些巧克力,最重要的好友身边的那些长了皱纹的大人。我一个接着一个像他们问了同样的问题——“这列火车它会开到哪里?”他们给我了一些明确的答案,似乎所有人都知道似的,但又好像所有人都不知道。我问的每一个人,得到的答案都不一样,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我看他们的眼睛里,都有着那条牛奶河!好像,他们都有什么想要去找的东西,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总之它很重要,对吧。

(未完待续)

说在最后~

我也有一天长出了皱纹,我也曾思考过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难道说长出皱纹的大人就不幸福了么?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世界上是没有人知道的吧。尽管我的世界就是这一辆从来不知道目的地的列车。

银河空旷、坦荡,列车奔驰在夜的星空,航行在这深不见底的牛奶河里,四五没有方向,也无法预测重点将会在何时何地到来。所有人都清晰的知道这辆列车将要驶向何方,所有人都盼望着,这就够了。生命,就像这遥远无依的茫然,充满了未知,有过光明与黑暗,有过巧克力落下来的时候,挚爱与哀愁,然后脆弱的好似掉进牛奶河里的一个巧克力碎片,瞬间沉默在这无痕的浩瀚。长皱的孩子啊,在这列火车上请你不要因为无限的时空在身边流动而伤心,这在这样缓慢悲伤地成长。也许你想要的,你想藏在你的皱纹之中的,就是被这个世界所认同,哪怕这个世界只有皱纹之间的狭小区域亦或是牛奶河上的无限世界。求求你,请你不要哭泣,就算这辆列车、这个孩子从未前进,也千万不要伤心,好么?千万别觉得这辆列车没有终点,至少,重点不会是伤感的归宿,而是银河最深处幸福恬静的天堂。

我讲述的这些故事,都是森林、铁道线、原野、银河、牛奶河、巧克力、还要那个,啊对,还有我所赋予我的。我要讲这些仿佛真实发生过的事,原原本本的写下来,愿所有长皱的孩子能够幸福,愿牛奶河里的那条小鱼能够幸福。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