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品终稿——眼睛

“嗒嗒嗒”,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房内空间不大,被一张桌子和两个长沙发挤满了。桌后有一个人靠在皮质办公椅上悠闲地哼着歌,盯着屏幕上的电影看得津津有味。听到脚步声来了,他依旧那么慵懒,只是嘴上喊了一句:“欢迎光临成功法律咨询所,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您好,我是来找……王哥的。”,悦耳的女声传来,桌后的人有些惊诧,抬起头后上下打量了她几眼。眼前的女人看起来超不过三十岁,留着带波浪的长发,长得也很是漂亮。钻石耳钉、右肩跨的爱马仕的皮包、身上棕色的GUCCI风衣……这些都体现出她优越的家境。

“我就是王哥,谁推荐你来的?”

“他说他叫狐狸,您应该认识他吧?”

“哦,是他呀,您贵姓?”

他站起身来,从椅子后面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塑料圆凳,搬到了自己的对面,然后示意她坐下。

“谢谢,免贵姓刘,我叫刘颖。”

“刘小姐,您既然知道我叫王哥,那应该是想请我做私人侦探的吧?”

“嗯”,她点了点头,神色有些落寞。

“好,那我先跟您说一下,私人侦探这个收费可不便宜啊,至少3000元/天起步,根据委托的事件难易程度会有所调整。”

“钱不是问题”,刘颖显得有些激动,猛地抬起头来看向了王哥。

“那就好”,王哥脸上露出了笑容,“那您是想委托我干什么呢?”

“您能帮我调查一起杀人案件吗?”

“啥???”,王哥吓了一跳,立马坐直了。刘颖盯着王哥的眼睛仿佛快要哭了出来。

“杀人案你不报警找我来干嘛?”

“警察说他是自杀,我不信!他一定不可能是自杀的!”,刘颖突然站了起来,右手握拳砸在了桌面上,眼中的泪水涌出,她低声抽泣着。

王哥挠了挠头,眉头紧皱,安静了好一会,他开口道:“这样吧,你把电话留给我,我考虑考虑,考虑好了我给你打电话。”

“嗯,谢谢王哥,这是我的电话。”她写下了一串数字,手微微有些颤抖,字迹略显潦草,随后转身就走了,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等刘颖走远,王哥掏出了手机,打了一通电话。

“嘀……嘀……嘀……”,手机内的提示音响了好久,对面才接了电话。

“喂,王哥,咋了?”,对面传来的声音很是随意,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像是刚起床一样。

“你他妈真是啥人都往我这推荐啊?”

“你说啥呢?”

“刘颖,杀人案件。”,王哥没有多废话。

“哦哦哦,她呀。这案子你肯定会感兴趣的!”

“您能快别扯淡了吗,您见过私人侦探调查杀人案的吗……”

“嘿嘿,你先别急,我马上过去找你,给你好好讲一下我目前知道的信息。”

说完,还没等到王哥破口大骂,狐狸就挂了电话。王哥气得把手机扔在了桌子上,靠在椅子上思索着,眼色有些好奇、有些疑惑。

不到三十分钟,法律咨询所的门又被推开了,这次进来的是一个瘦子。他身高顶多一米七,眼睛窄窄的一条,脸上挂着笑容,怎么看都像没安好心。

“你要是不给我解释清楚了,你今……”还没等王哥说完,狐狸就举手示意王哥安静。狐狸脸上的笑更浓了几分,连忙说到:“你放心,包你满意!”,说着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很是自信的样子。

“王哥你先冷静,坐下来我给你看个东西。”

王哥瞥了他一眼,坐了下来。狐狸走上前去,打开了手机的相册,翻到了一张光线极暗,模糊不清的照片。王哥拿起手机端详了许久,心中更加的疑惑了,于是转头对着狐狸骂道:“你要是玩我就直说。”

“你把手机亮度调到最大,再拿远点看!”,狐狸很是淡定,依旧笑着。

“这……这是!”,王哥惊叫了出来,手机屏幕上仿佛出现了一只眼睛,它的花纹很复杂,眼珠占据了眼睛的一大半,十分瘆人。要是换做别人,肯定会第一时间别过头去的。可此时的王哥却仿佛着了魔,小心翼翼地确认着每一条纹路。

“真是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它一次啊!”,王哥朝向狐狸看去,眉间的疑惑与愤怒瞬间烟消云散。狐狸对着王哥点了点头,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这是在案发现场发现的?”

“嗯,没错,这眼睛是画在一张纸上的。案发现场地面有很多这种纸片,警方在公布案发现场照片的时候正好照了进去。我也是偶然看见的,之后我通过多种渠道找到了遇害者的女朋友,把她推荐到你这了。”

“他的死因是什么?”

“吞食大量安眠药导致的死亡。”

“嗯,怪不得警方认为是自杀。”

……

“那这样吧,我明天再把刘颖约出来吧,咱们仨好好聊聊。”

“嗯好。”

……

第二天中午,刘颖如约而至,身上的打扮和昨天没有太大的差异,依旧那么奢华。

“刘小姐,您先跟我聊聊死者这个人吧,各种信息越详细越好。”

“他叫李博,今年二十八岁,是我的男朋友,他……”,说到此处,刘颖哭了出来,哽咽了几声,没有再说下去。王哥和狐狸也都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她,等到刘颖情绪稳定了一些时,她继续说到:“他是个特别特别开朗的人,人缘好、人品好。他家里的条件不算太好,所以他工作的很努力很努力,兼职了两份工作。我也正是看上了他肯吃苦耐劳、人品性格好才同意做他女朋友的。他他他前两周还说要给我准备一个惊喜的,谁知道突然就……”。刘颖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放声地哭了出来,浑身都在颤抖。

“刘小姐,您先冷静一下,在李先生去世的前几天他有没有什么异常行为?”

“没有!他很正常!他是不可能自杀的!”,刘颖近乎吼到。

王哥和狐狸相视,面色凝重,点了点头。

“刘小姐,我和他需要讨论一下这起案子,您先回去吧,有了什么线索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

刘颖什么也没说,站起身来,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走去。

“他的犯罪还是那么毫无破绽啊!”

“上次那起案子要不是师父发现了眼睛图案背面的‘杀’的字迹,估计咱们也会觉得是自杀案而不了了之吧!”

“嗯,要是师父还在该多好啊!”

狐狸和王哥都低下了头,眼睛泛红,快要落泪的样子。

“行了,咱不扯那没用的了,看看这次案子能不能帮我们抓到那个人,圆了师父的遗愿。”

“狐狸,咱俩去案发现场转一圈吧。”

“好,我去给刘颖打个电话。”

死者李博的家住在一个很普通的小区,离市中心不远不近,小区外面是一条步行街,还算比较热闹。李博的房子在三楼,房间看起来很普通,一室一厅一卫一厨,刘颖和李博二人并没有同居生活。

“这卧室的地面上咋这么干净啊,您是收拾过了吗?”,王哥看起来像是随口问了一句,狐狸的瞳孔略微有些收缩,看向了刘颖。

“嗯,警察取完证之后我就把屋子全部清理了一遍,要不我一看见满地的被撕碎的遗书我就……”,话还没说完,刘颖又开始哽咽了起来。

王哥和狐狸都显得有些失望,在屋子里随便又逛了一会,两人就离开了这里,在他们二人看来,那张眼睛图案的纸片才是重要线索。若是没有那个东西,他们对本案就毫无头绪,虽然即使找到了那张纸片,他们也几乎不可能找到本案的凶手。

两人锤头丧气地回到了咨询所,想一起商量一下接下来要干什么。进门坐下,王哥从桌上拿来了一沓纸和笔,准备梳理一下整个案件的过程,他刚要动笔的时候,咨询所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您好请问您是王先生吗?这有一个您的快递。”

“快递?您给搁地上就行了,谢谢啊!”

“ok,不客气。”

等到快递员走出门后,王哥小声嘀咕道:“我最近好像没买啥东西吧?”

狐狸转身过去把快递拿了起来,快递的盒很小很轻,晃起来也几乎没什么声音。狐狸问道:“王哥,我要不帮你拆了吧,我也好奇这到底是啥。”

“嗯,好。”

狐狸顺手从桌子上拿起了一把裁纸刀,三两下就割开了盒子。里面就只有一张纸,一张带着眼睛图案的纸就静静地躺在那里。狐狸和王哥瞬间就愣住了,瞳孔急剧收缩,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背脊有些发凉。沉默地站了两分钟,两人一动没动,王哥深吸了一口气,强装镇定地把手伸了进去,想要把纸拿出来看看上面有没有写了什么东西。当他翻纸的那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两人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纸条上。

“现在走还来得及”,纸条背面上只写了七个字,七个字写的歪七扭八,大小不一,很明显,凶手不想露出一丝一毫的把柄。当看到了这行字之后,两人相视了一眼,接着便又沉默了好一会。狐狸首先咳嗽了几声,随后便问道:“我们……该怎么办啊……还要继续查吗……要不……算了?”,狐狸的声音十分颤抖,尽管他在极力克制着,但是频繁抖动的双腿和不知该放在哪里的双手都体现着他内心的恐惧和紧张。

“说实话,我……我也不知道该咋办……”,王哥低着头,呼吸声断断续续的,“如果不查,师父的心愿我们永远都了却不了了,可是如果咱们继续查的话……咱俩可能会很危险。”

“我听你的!”

……

两人的对话嘎然而止,王哥的眼神有些迷离,不知在想些什么。思考了好一会,他的眼神变得坚定了起来,喊到:“查!咱俩人就一直待在一起,他他妈还能一下杀死两个人吗?”

“好!咱不怂他!”

“嗯,为了咱俩的安全,从现在开始,千万不要离开对方视线所及的区域。”

“好。”

“滴……滴……,”王哥的手机电话声响了起来。“哦,是刘颖。”,王哥有些惊讶地低语道,顺手打开了免提搁在了桌子上。

“王哥,那个……您和狐狸对这个案子有没有什么头绪啊?”

“嗯……我们俩正在讨论呢,您放心,案件一有任何进展,我们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这件事包在我们身上了!”,王哥最后一句话仿佛不是对刘颖说的,更像是对自己说的,这是他对师父的承诺。

电话那头诡异的沉默了一下,王哥正处于激动与紧张之中,因此他并没有发现这一点。沉默了不到一秒,刘颖感激地说到:“谢谢谢谢!太感谢了!不打扰您了,再见!”,还没等到王哥回话,刘颖就挂断了电话。

“那咱俩今就睡这吧,明早上早点起,继续去找线索。”

“嗯,好,洗手间在哪啊?”

“就那后面!”,王哥扬了扬下巴,指向了后边。

王哥这觉睡得异常的香。皮沙发冰冷刺骨,放脚的扶手十分坚硬,狭小的空间……这些都没有阻止他进入深度睡眠。一觉醒来,王哥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睁开双眼发觉阳光很是刺眼。“这都几点了,狐狸那臭小子不会还没起吧?”,王哥心里想到,他转头瞥向了斜对面的沙发,上面空无一人,王哥一个激灵瞬间就清醒了,连忙大喊到:“狐狸?狐狸?”。回应他的是一片寂静。王哥瞬间浸出一身冷汗,温暖的阳光此刻也变得毫无作用,王哥掏出手机打电话给了狐狸。

“嗒~嘀嘀嗒嘀~嗒滴嗒滴嗒~”,苹果的专属铃声从桌子上响起,那正是狐狸的手机。走上前去,王哥看到了手机旁贴着那张熟悉的眼睛。他感到世界仿佛在旋转,一刹那间他就失去了重心,险些摔倒在地上。他的左手抓住了桌子一角,努利让自己站稳。右手缓慢地向前伸去,剧烈地抖动着,抓到那张纸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了。闭上了双眼,心中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深呼吸了好几口,把纸条翻了过来。

“下一个就是你!”

这六个字仿佛一柄重锤砸在了王哥的胸口,他跌倒在了地上,双腿不听他的使唤,无论怎样使劲他都仿佛被吸在了那里。那张纸条从桌子上飘落,落在地面上,纸片上的眼睛和王哥的眼睛正好相对,王哥受到了刺激,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他被绑在了一个椅子上,一动也不能动,头上不知套着什么东西,嘴巴也被塞住了。

“呜呜呜呜”,王哥不知道在乱喊着什么。

突然,有人把他头套扯了下来。等双眼适应了阳光,王哥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它身着黑色的巨大斗篷,帽子遮住了脸,感觉看起来并不是很高,甚至连男女都分辨不出来。

“真可惜没时间陪你玩了。”,那个“人”发出了如同机器人般的声音,王哥吓得哭了出来,疯狂“呜呜呜”地叫着。

“闭嘴!!!”,黑袍人怒吼了一声,王哥的嘴巴仿佛脱离了自身,根本不听他的使唤。黑袍人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不紧不慢地又喊了一声:“定!”。王哥瞬间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一动也不能动。眼前的黑袍人手拿着针管,刺入了王哥小臂上的静脉,王哥看着针管里的液体逐渐地注入到了自己体内,可是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

王哥闭上了眼睛,这次,他再也睁不开了。

“这回做成哪种’意外死亡‘?”,又一个黑袍人如同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王哥身旁,两人仿佛从一个模子里刻出般的。

“吸毒吸high吸死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它的笑声很是爽朗,不过这画面却很瘆人。

“行,那赶紧抬出去处理吧。”

“嗯,这破任务总算完成了,所有的‘知情者’都给处理干净了!”,说着他把斗篷摘了下来,这是一张很普通的脸,不过王哥在这里一定会大吃一惊的,毕竟谁又能想到一个忙碌的快递员竟然会是一个杀手呢?

“刘姐你这演技可真是越来越好了!”

“你那巫术也不错。”

“嘿嘿,刘姐,晚上咱俩喝一杯去庆祝任务圆满完成吧!”

“……”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