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品初稿

悦耳的风铃声随着门被推开响起,与此同时,有节奏的脚步声在店内响起。

“您好,本店已经打烊了,请您……”正在收银台前整理账单的清秀男人抬起头,准备解释。

走进来的是一位看起来和蔼可亲的妇人。她头上戴的毛线帽和毛线围脖显然都是自己织的,身上穿的外套也有着修补的痕迹,但不仔细看很难发现,反而显得温馨又纯朴。她一边向男人微笑致意,一边脚下不停地走向了旁边正在整理书本的另一个男人:“天天,工作结束了吗?”

那个被称呼为“天天”的男人这才抬起头,和清秀男人对视一眼,一脸惊讶地问:“妈?您怎么来了?”

他的母亲瞥了一眼收银台前的老板,笑道:“我儿子工作的地方,没什么事我也不能来吗?”

郭益——也就是天天——挠挠头说:“您当然可以来……只不过我不是跟您说了吗,今天晚上要和我们老板去进书,晚点回家……对了,您还没见过我们老板吧?”说着,他把女人带到了收银台前。“这就是我们老板顾林,可是货真价实的研究生呢!”

“伯母,您好。”顾林保持着得体的微笑,轻轻颔首。

“你好你好,久仰大名不如一见,顾老板果然优秀。郭益呀,性格任性了些,多亏您这位高材生照顾呢!”妇人的脸上还是朴实的笑容,只不过有一根眉毛没控制住,滑稽地一动一动。“我都忘了今天你俩还要去进书。没事,我就在这里坐一会,等你们回来吧。”

“您叫我一声小顾就行。小……郭益做事很细致,也是多亏了他我这里才能运转正常。伯母,我们俩可能会去的比较久一点,不如……”

“不如你还是先回家吧,妈。”郭益接过话茬,“我俩还得有一会呢,您坐这会无聊的。”

“没事,妈就在这里等一会好了。你们去吧,不用管我。”妇人似乎铁了心要待在这里,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还随手拿了一本书。“小顾这里这么多书,我也正好接受一下知识的熏陶……”

“那好吧。”郭益最终点了头,拿起外套跟顾林并肩出了店门,“您照顾好自己,我们很快回来!”

 

整个进书过程中,郭益比平时话少了很多。顾林对他的身世略有些了解,因此只是默默地加快了手中的速度。新书一箱一箱地装进顾林的车后备箱里。看着郭益心不在焉的样子,顾林终于开口说道:“你要是放不下心的话,就先回去吧。这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啊?那怎么行!这些书那么沉,你得搬多久啊!”郭益慌忙摆手,“况且也不差这一会,没事没事,咱们继续吧。”

“那我就等明天你帮我搬呗。你母亲好不容易来一次,去吧,别让她等太久了。”顾林温柔地说,一边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汗水。

郭益沉默了半晌,再抬起头时冲他笑了笑:“那我先走了。谢谢你,小林。”

看四下无人,两人交换了一个和冬天一样干燥的吻。顾林挥挥手,看着他跑进了昏黑的夜色里,心里却没来由地一阵难过。

 

回到店里,妇人似乎还保持着刚刚走时的姿势,投入在书中。听到风铃声也没抬头,只问道:“弄完了?顾老板呢?”

“嗯,他先让我回来了。咱们走吧?”

从温暖的小店一头闯入深秋的寒气中,妇人一直步履不停且一言不发。郭益心生奇怪,问她是不是生气也没有回应,索性就闭上了嘴巴。

沉默的两人带着浑身凉气一前一后迈进家门。妇人打开灯,照亮了整个客厅。

简单的布艺沙发和木质茶几把不大的客厅挤的满满当当。茶几上放着一筐毛线团和半条没织完的围巾,还有几包郭益前两天拿回来的助消化粗粮饼干。郭益把外套扔到自己的屋里,出来看到那堆毛线,心里顿时软了下来:“妈,不是跟您说过别再织围巾了吗?我房里已经有十几条了,况且咱家现在也不缺这钱,还容易伤害您的眼睛……”

妇人在沙发上坐下,并没有理睬他的这句话,而是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道:“天天,来这里坐,妈妈有事情想要和你谈谈。”

郭益先去倒了两杯水,一边随口提到:“本来我们书还没进完呢,小林就让我回来了,说怕你等急了……明天还要早点过去帮他搬书,不然他那读书人的身板,指不定得搬到半夜呢。”他把热水放到茶几上,坐到了母亲旁边,“什么事情啊,这么严肃?”

母亲的脸色有一瞬的不自然,又很快被调整了回来。她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点揶揄地问道:“我们天天都这么大了,还没个喜欢的女孩子吗?”

“啊……我……那个……”郭益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心里想到了某个人,嘴上却慌乱解释道,“还早还早呢,有了的话我一定带来给您看!”

“这样呀……我们天天这么帅,肯定有不少小姑娘喜欢呢。看来是还没有遇到合适的。”母亲这样说着,却低下了头,突然低落了起来,“天天……是妈妈教育错了吗?”

“啊??”

母亲猛的抬起头:“那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去跟一个男人……跟男人……”

郭益瞬间大脑一片空包。在她盈满泪水的眼中,他看到脸色刷白的自己。

 

假若回忆能有颜色,郭益前18年的回忆一定是由浓郁的墨蓝色构成的。而他的母亲和顾林,就是他阴沉生活中唯二的亮色。

郭益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抛下他们母子俩跑了,留下当时体弱多病的郭益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不得不每天打三、四份工,才能勉强维持母子俩的温饱。郭益初中也开始分担家里的压力,从此各类雇佣童工的地方都能看见他的身影。

就这样,郭益长到十八岁,成了一个小伙子。小时候长期的营养不良让他的脊背有一些单薄,常年在外奔波的风吹日晒又让他皮肤晒成了小麦色,看起来是精神的模样。各种各样的工作经历让他习得了察言观色的能力,因此大家都认为他是个开朗惹人喜欢的人。

最近,郭益在镇上新开的一家书店里获得了成年的第一份工作——送书上门员。面试他的人是个身材修长、面容清秀,带着眼镜的男人,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送书之余有不少空闲的时间。老板是大城市来的大学生,郭益帮着整理书目的同时,两人经常聊天,互相讲一讲对方不曾接触过的世界。时间一久,或许是因为性格相投、抑或是不同的身份让两人互相吸引,莫名的情愫在两人之间萌了芽。

接下来的发展顺理成章。男孩子之间的爱情总要更加热烈而利落一些。他们在收拾书柜时相视一笑,在临出门前互相整理衣襟,在打烊后的柜台后面接吻。可这一切都像是美好梦幻的泡沫,现在被母亲的眼泪砸了个粉碎。

 

“您……您怎么知道的?”郭益找回了自己的嗓子。他发现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些颤抖。

“全镇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了,我还能不知道吗?我说为什么这两天出门买菜总感觉别人在议论我,我一走近她们又都不出声了……还是你李姨,她真把我当朋友,见我可怜才告诉我,你和你那个顾老板……”像是不忍说出那几个字的样子,妇人掩面而泣。

“我……“

“天天,天天你告诉妈妈,是不是镇子太小了找不到你喜欢的姑娘啊?如,如果是这样的话,咱们搬走,搬去大城市怎么样?或者……或者妈妈给你介绍几个女孩子,什么样子的都有,天天,你觉得怎么样?天天,你说句话啊!”母亲抓住了郭益的胳膊,力道大的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一般。郭益紧抿着嘴唇偏过头去,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妈……为什么……我不能喜欢男人呢?”

对面的妇人愣住了。

郭益继续说道:“和男人在一起真的不可以吗…?我和小林在一起非常开心,工作再累也能支撑得住……况且国外都通过同性恋结婚法案了,为什……”

“不可以!!!”母亲尖叫着打断了他的话,她被同性恋这个词刺激到了,“你在说什么蠢话,两个男人怎么能结婚!”她又放缓了语气,颇语重心长地说:“天天,你没有试过和女人在一起,怎么就知道现在的就是幸福呢?”

“天天,你不知道……两个男人在这里根本不会有好结果的。你想没想过大家会怎么看你们?整个小镇一人一口唾沫就足以把你们俩淹死……你们的生意又怎么做得下去。”

“可是,可是我为什么要管他们怎么看呢?您知道的,我的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就是您了,您只要……给我个机会,一个机会就行,我会证明我们俩在一起是幸福的!小林是个很好的人,您不是最喜欢读书人了吗,你们一定会相处愉快的,我……!”

郭益越说越小声。他看到了母亲阴沉的脸色。

他闭上了嘴,心里还带着一点在等一个最终的宣判。

良久,母亲叹了口气,说道:

“可是,天天,妈妈永远也接受不了呀……”

“同性恋,就是不正常,就是病。”

郭益又看到了母亲眼睛里的自己。

一个青面獠牙,张牙舞爪的怪物。

 

风铃声再次响起,郭益推开店门走了出来。母亲在店门口微笑着等他出来。今天是难得的晴天,微风和煦,暖暖的阳光照在两人身上,整个画面和谐又美好。

“都说好了,也辞职了。”郭益率先开口。

“很好。”

母亲握住了他的手。

“虽然你之前作出了不理智不正确的选择,但妈妈都原谅你了。妈妈很高兴,因为你最终成为了一个正常的好孩子。”

她微微眯起的眼角处,鱼尾纹弯成一道道细细的弧度。她的声音明明很轻缓,眼神明明很柔和,郭益却还是紧抿着嘴唇。眼睫毛在脸上投射出一片阴影,盖住了他所有的情绪。

“嗯。”

“我们回家吧。”

“好。”

他说。

订阅评论
提醒
6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