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作品初稿

 

三个月前的今天我正躺在越野车的后备箱里小憩,阳光透过挂着用来遮阳的衣服照在身上,有些刺眼但又暖洋。越野车在高速上飞驰,仪表盘上的指针就要绕过120,车内没人出声,只是此起彼伏地磕瓜子声。那时脑海里很纯粹,只是打算着前方的目的地。一行人组了个小型车队,到兰州后各自分头行动。

赶上出游高峰期,市中心的停车位紧俏得很。酒店楼下的维族大叔把我们领到大清真寺下的秘密停车场,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滔滔不绝:“明早清真大寺有活动,周围肯定塞车,你们呀就绕着东边的那条路,麻烦点但省不少事嘞…还有啊,前面路口的拉面很正宗哪,一定要去尝尝!”谢过大叔,我们乘着老旧的电梯回到地面。这个大叔好像是城市的名片,或许是兰州人热情好客的缩影吧。总之,一夜好眠。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天才亮起来,这也满足了我睡懒觉的欲望。老爸把我从被窝里拽出来去吃那家维族大叔推荐的拉面—这么多年,老爸已经把家方圆两公里内所有拉面馆吃了个遍,还是钟爱新疆味道。店里服务生是两个帅气的回族小伙,戴着方形的帽子,端盘上菜很有一套。乳白色的浓汤,撒上小撮葱花,盖上两片嫩牛肉,细长的面条聚成拢浸在汤里,再舀两大勺辣椒油,对胃口!大快朵颐后老爸又拉着我捧着一大肚子面条在附近转了许久,由此我忽地意识到原来坐落在大西北的兰州不像想象中的那般土灰满地,我也被这神秘的地域特色吸引。

下一站乌鲁木齐,大家决定搭飞机过去。坐在舷窗边上,右边的位子是一个维族的奶奶,脸上密密麻麻的皱纹间流露出的是慈爱。后来忘记怎的我就和奶奶聊上了,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这小姑娘挺俊,我咋越看越像汤唯哈哈哈哈”我也被逗乐,但正是这一句玩笑话开启了我接下来的好心情:)

老爸的哥们儿在乌鲁木齐,落地后他接着我们到“玫瑰烤全羊”。曹伯伯在乌鲁木齐呆了小十年,身形、口音、举止都像是本地人活脱。圆桌上摆着一大只皮酥肉嫩的烤全羊,几张撒满芝麻椒盐辣椒面的烤馕饼,浇上一层秘制酱汁的大拉皮,一大盘红柳羊肉串,金黄色的手抓饭和几瓶啤酒。我和老妈的减肥计划遇到这便彻底瓦解。老爸、曹伯伯和姥爷三个大男人勾肩搭背的对着瓶子吹啤酒,我在边上和同行的妹妹赛着吃羊肉串,这感觉简直幸福死了!

早起追着太阳,一行人出发前往葡萄谷。北京时间下午三点,车队开进了葡萄谷的大门。妹妹像看见鱼的猫咪,拽着我的手奔向葡萄架。和老板商量后,我挎着篮子边摘边吃,绿色的马奶葡萄吊在茂密的葡萄藤上,阳光透过葡萄叶照在沙土地,顺带着把葡萄诱人的姿态映在地上。临走时,抱着娃的老板脸上挂着笑,嘴里一直念叨着感谢我们照顾她的生意,还塞给我一袋新晒的葡萄干。

(未完待续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