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作品初稿

四方胡同的尽头,是蓝先生开的私人事务所。这里地方不大,又很偏僻,却总是处在一个人满为患的状态。听说,这里的预言总是很准……

“准,准个屁!”男人一拍木桌,打破事务所的平静,把蓝先生身旁的小姑娘吓了一跳,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这是我三年前来这里的记录,我当时花重金请你到家,你说我只要答应她,这段婚姻一定会幸福美满,为什么看起来却不是这个样子?我的房,钱,车全都被她骗走了!”男人破口大骂,揪起蓝先生的衣领,挥舞起的手被旁边姑娘急忙拉下。

“这……我们也无能为力啊。“蓝先生苦笑着说,”毕竟三年的事情总会有变动的……”“对啊你被女人骗了还能怪罪到我们蓝大师身上来?”男人身后的老婆婆等得不耐烦了,用拐杖敲了敲男人的腿“没事就赶紧走!我还等着讯事呢!”

男人红着脸挣开姑娘的手,在众人的议论耻笑声中瞪着蓝先生咬牙切齿地走了,蓝先生整了整衣领,轻声对姑娘说:“不管他,阿白,咱们给奶奶算一算。““对对,奶奶想问问你呀,我那个儿子,他最近什么音讯也没有了,警方也找不到,他在那里呀,过得好不好。”……”阿白看向奶奶,眼前的色彩全被冲成了黑白的像素,仿佛游戏似的,出现了两个对话框。

(在林克街道→被继续询问)87%(不清楚→被继续询问)90%

看来结果都是一样的,小白眨眨眼,回答奶奶:“在林克街道。“

“林克街道!“奶奶颤抖地重复着,林克街道是当地有名的毒瘾者集中地。

“他,他没有去做那些坏事对不对?“

(不对,他吸了很多烟,没钱只好去挖别人剩下的吸,还差点中毒→儿子被抓)60%

(对,他很乖,只是临时被叫去做那里的保安→婆婆去找儿子)80%

阿白知道,她应该说实话,告诉奶奶她儿子吸毒的事实,但是……

60%,是阿白选择这个选项后能活下去的几率。虽然未来可能还会因此有什么选择可以改变,但是阿白有没有义务去冒这个险呢?

这种场景,好像……

三年前,是阿白刚被蓝先生收留的日子,蓝先生发现了她可以预见未来几率的能力,并邀请她与自己合办事务所。

(答应→合办事务所)98%(不→寒冷过冬)31%

98%,这是阿白在死亡边缘挣扎时的最好选择。是她从未见过的最大几率。

蓝先生在四方胡同租了一个小屋,为阿白买了几套新衣,教她如何招待客人,可是生意最开始办的并不是很好,他们经常被说成是“跳大绳“的。直到,刚刚那个男人的到来。

“咳,我听说啊你们这里预言还挺准的。能帮我看一下吗?这个姑娘,我想娶她,但是身边的朋友都劝我不要,说她婊,但是我觉得她特别好,我能感觉到她有时注视着我……我觉得她心里有我!“

啊,这么无聊的事情也要来这里问吗?阿白无聊地耸耸肩,“喜欢就娶,你要是怕她变心就不娶呗。“

”这不一样!求您帮我看看吧!“

阿白叹了口气,世界又变成了可爱又诡异的黑白像素画风

(娶→遭到背叛)85%(不娶→另寻伴侣,平淡一生)67%

???他娶不娶为什么和我的生死有关?

阿白皱了皱眉,心底里吐槽着,男人一看她有点犯难,悟错了意,连忙在木桌旁累好的红色钱砖上又多累了两层,“求您!“

蓝先生自然是懂阿白的,一看她露出这样的表情,先对男人抱歉地笑了笑,把阿白拽到屏风后:“怎么了?“

阿白一五一十地跟蓝先生解释,又扭过头担忧地说:“从选择上看一定是建议客人不娶,但是……67%的概率,几乎一半可能会死啊!我真的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去赌,我不想再过没有温饱的生活了……”“嗯,这的确是一个问题。”蓝先生托腮沉思了一会,“但是从长久角度来看,还是让你活得久一点对社会更有利不是吗?”“可是……””哎呀,你想想这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选项结果还是保守地守住自己的命比较好,你看客人不也希望你说娶那个姑娘吗?”“嗯,你说的也对。”阿白想了想,点点头。

什么能比活着重要呢?

“对,他很乖,只是临时被叫去做那里的保安。“

“太好了!我就知道我的儿子不会干坏事的!”虽然做保安这个解释很荒唐,但是老婆婆还真的信了,“我要去找他,哦我的儿子呀,我真的好久都没见到你了。”

阿白舒了一口气,这个麻烦终于……

等等!如果阿婆去找她儿子的话,吸毒的事情岂不是要露馅!

上一位先生因为时隔三年所以就算事情有变也可以推到他本人身上,但是这个老婆婆要是去了儿子那里,就是分分钟露馅。

“等等!你不能去他那里!”阿白喊出声来,抓住阿婆的手臂。

“为什么?”

“你会死!您儿子工作那里正好会有吸毒的人抢劫,他会杀死您!”

“啊?抢劫?那我的儿子岂不是有危险?我要去救他!”

“您等一下啊!”

老婆婆挣脱了阿白的手,迈开步子往门外赶去。

她强硬的态度和奇怪的理由遭到了他们怀疑,但是她必须去阻止老婆婆。

要不然,要不然名声扫地,她和蓝先生都要饿死。

阿白重新抬起头,这时,世界又变成了黑白一片。

(追上老婆婆→争执中老婆婆死)72%

(站在原地→老婆婆发现不对,回来举报)48%

……

阿白二话不说追了上去,:“等一下!”

“为什么?我会注意匪徒的”老婆婆转过身向她挥起拐杖,一边还在往前走。

要在老婆婆走出门之前抓住她,不然,她会被撞死。

阿白抓住老婆婆的拐杖,谁知老婆婆因为是转过头来走路的,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一下子绊倒向门外倒去。

一串长长的汽鸣声响起,阿白的世界还没有恢复色彩,恍惚中车轮似乎从老婆婆的头上压过去。阿白黑着脸低下头,她感觉到旁边等待的客人突然慌了,议论声,尖叫声,谩骂声,还有人大声地冲着电话喊……

什么都听不清,像合练前正在试音,嘈杂的乐器声。

“不对啊,她不是说老太太被匪徒杀死吗?“

“有可能是未来改变了。“

“可这也没过多久呀,能从哪里变?“

从预言出口到老婆婆被撞死,不到十分钟,在场唯一与她接触过的人,阿白,是唯一有可能改变未来的人。

她也是能预见未来的人。

四周的眼睛不约而同地看向阿白,他们仿佛都忘记了自己来到这里是干什么了。我,我该怎么做?阿白无助地看向自己桌后蓝先生经常站着的地方,但是意外地发现竟然没有人。但当她想四处寻找时眼前却被无数选项框填满。模糊的字,模糊的结果,只有最后自己的几率清清楚楚。清清楚楚得低。

不不要缠着我!阿白使劲地揉自己的眼睛,张开嘴大口地吸进空气,她感觉四周的声音正在慢慢逼近,轻手轻脚却还是掩盖不住黑色的杀气。阿白尖叫着,她缩在地上,眼前的选项框还是没有散去,她什么也看不见,像素的画风反而更增添诡异。她用手使劲揉着,恨不得把那些条框像便利贴一样撕下来,但最终还是会戳到自己的眼睛,就像被牙签撑开一样的干痛刺激着阿白,空气的流动都对她是一种折磨,眼泪不停地向下淌,不小心舔到嘴里却发现巨咸无比,阿白最后都怀疑是不是自己抓破了眼睛留下来的血液。

一双粗糙的巨手抓住了阿白。是蓝先生蓝先生来救我了!

“阿白,你为什么要拦着我呀?“

世界熄灯了,阿白只能看见老婆婆的脸,对,只有脸,仿佛粘在了这个黏稠血腥的黑色世界中。阿白想转身跑掉,但只有潮湿的空气划过她的指尖,就算她有无穷的力气也是徒劳。老婆婆在她的身后,向她递出拐杖。

选项框又出现了。

(抓住拐杖f……dfi)63%(不抓zhu……sfhfi)34%

后面的文字看不清了……但是肯定要选几率高的那个!

一阵轰鸣声从阿白背后传过,她没敢看,又有一根拐杖递过来,这次上面好像沾了血。

(抓住guaizhangf……dfi)42%(不抓zhu……sfhfi)25%

当然是42%。轰鸣声又传来,又是一根拐杖。

(z住……)21%(不…..)13%

抓住拐杖

17%  6%

“轰——!“

3  0

拐杖又递了过来。

阿白不禁读出了声。

0……0?

“欢迎收看早七点新闻,四方胡同神秘预言少女时隔3年再次在胡同中出现,经鉴定已经为今凌晨死亡,发现者提到她曾在某起车祸现场的众人眼下凭空消失,但我们已无法追查过去的细节,让我们一起看看现场记者对发现者蓝先生的采访……”

9 comments on “探索作品初稿

  1. 头像申熊-满庭芳 Post author

    闪光点:将生活变成一种选择这种思路应该会比较令人产生好奇和向往吧,感觉上比之前更有积极性去写,大概是因为我很喜欢这类形象不明不白的故事?(写了好多orz感觉还有些地方还是没说清)
    不足点:最后的情节太跳脱了,然后情节和我想表达的东西有些偏离,整理了一下我也不清楚自己想写啥了

  2. Pingback: buy viagra

  3. Pingback: tadalafil pills

  4. Pingback: difference between viagra and cialis

  5. Pingback: what can i take to enhance cialis

  6. Pingback: generic viagra online for sale

  7. Pingback: viagra over the counter

  8. Pingback: cialis without precription

  9. Pingback: generic cialis price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