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品

地球深处

2014年4月4日,我和我的3个同事,当然他们也是科学家,进入矿井,开始了一段未知的旅途。

这是加利福尼亚州最大的矿井,在我们来之前,这里只有机器曾经来到过这个地方。5年前,在人们第一次开采这里的时候,人们把这个地方命名为——通往地狱的大门。3个月之前,这个矿井里的3个机器相继故障并失联,迫不得已,我们不得不踏上这段未知的征程。

这是一个13人的团队,我,凯勒,物理学家,剩下的包括了生物学家塔尔伯特和化学专家维克特姆,我们有着不同的职业,但是我们现在有着同一样的目标。

深井位于地下三百米的地方,我们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这里的地下世界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得多,隧道两边摆满了大功率的灯,让整个隧道像地上世界一样明亮,随着隧道越来越深,我们渐渐感受到了一种压抑的氛围,这让我感觉有些难受,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们来到了机器消失的地方,这里和其他地方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嫩明显的看出来有三个机器消失了。

我拿出了仪器。开始检测这里的隧道有多坚固,但是结果让我大吃一惊,根据测量的数据,这里过不了多久就要倒了,我急忙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地上的平台,请求返回陆地。但是已经晚了,这里的地面已经开始了颤抖,我们想往出逃跑,已经来不及了。我们三个人,被困在了不到30平米的小地方。所幸的是,这里有一个没有熄灭的灯。我们至少还能看清彼此。

所有的仪器都没有了信号,我们只能坐在那里,像是在接受上帝的审判究竟我们能不能回去,而同时我们也期望着,地上的救援队伍能快一点赶到我们这里。

6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我们随身携带的只有一些水,现在已经快不够了。我已经感受到塔尔伯特有一些绝望了。维克特姆正在祷告。在我看来这些都是无用功,还不如什么也不动,保存体力。

有些时候,希望带来的,只能是绝望。我们已经在这里呆了整整两天了,他们都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但由于我出色的体格,我倒还能坚持坚持。但我知道,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必须要给自己补充能量。而这里唯一能够补充能量的,就是人。

当我向维克特姆走过去的时候,他好像显得很害怕。但我根本没有在意,我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像拔萝卜一样,然后把他的头狠狠地往墙上砸,一下,两下,……,最终,他因为失血过多,或者是撞晕了的原因,倒在地上不动了。我望向塔尔伯特,他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我。我对他笑了笑,说:“别紧张,就这一个就够了。”

塔尔伯特告诉我,人皮不能吃,你得先吧皮去掉,里面的生肉,才有可能吃。

人肉,我以前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但是为了生存,我还是不得已的做出了这个选择。我们都是人,为了自己的生存,我不得不违背我的伦理和价值观。也许这看起来很荒唐,但这就是人生。

我不知道该从哪个地方咬掉他的肉,也许是腿不行,那里太大了,一口下去咬不到什么东西。肚子,也不是很好下口。干脆胳膊好了,肉也不少,而且还能轻松咬碎它。

我像发了疯似的撕咬着他的胳膊,费了很大力气,我终于把他的胳膊弄的血肉模糊,也把我弄得一身狼狈。在灯光的照射下,我像是一个受了伤的狼王,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消灭了一个不听话的臣子。但自己也要气数已尽了。

我要了一口人肉,味道和鸡肉差不多,只是我内心的不快感,让我觉得有些恶心。但我很快就接受了这个味道。为了生存而已,没必要在乎什么尊严和伦理。

我示意塔尔伯特,让他过来想用胜利的战果。他很虚弱,只能从我吃剩下的地方找一些吃的。但是也足够了,维克特姆是个小胖子。

我们吃饱了,地上瘫着维克特姆的尸体,准确的说,应该叫残骸。人们常说死无全尸,这个能使形容他的最好的词语吧。他的两只胳膊已经被我们吃完了,还有他的胸部的一部分。地上的鲜血,在灯的照耀下,显现除了一种黑色。让整个环境犹如阴间的地狱一般。

第三天,虽然我们吃饱喝足,但我们的意识已经快倒了奔溃的边缘。

可能是维克特姆的祈祷起了作用。

焦虑的等待,终于换来了最终的光明。

我们最终回到了地面,人们似乎也逐渐的忘记了巍峨特姆的存在。

五年后,我读到一篇新闻:“生物学家塔尔伯特因杀人并吃掉尸体被判无期徒刑”,我笑了笑,没有理会这个奇怪的新闻,这世界上,居然还有人吃人的事情发生。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