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品初稿

乳白色的雾从她的羽毛间平滑地穿过,留下无数微小的水滴,依偎在整齐的羽枝之间。Natalie感觉自己的翅膀变沉了,她不禁想象游泳是不是这个感觉。隐约地,她能看到送行者在自己斜上方,乌黑的羽毛衬着雾气,忽隐忽现。Natalie仔细听了听周围的声音,至少十几双翅膀在拍打着潮湿的空气,估计其他成员也在不远处,他们的振翅声与下方的海浪声混杂成一片,也许天与海并没有那么大的区别吧。

Natalie转头望向自己的左下方,视野里只有白茫茫的一片迷雾。她知道,如果Keith还在,他此刻一定会飞在那里。Natalie的左翅之前受过伤,所以Keith每次都会在她的左下方飞,用他翅膀扇起的气流温柔地托起她,然而此刻Natalie所能感觉到的只有狂躁的的海风。但也许如果Keith还在,他们会再建一个巢,养一窝孩子,也许自己便不会突然抛下一切南下。

Natalie意识到自己以前的生活太安稳了,一个负责任的配偶,几个健康的孩子,安稳的住处,不知道为什么但总是很温暖的环境。直到几个人类的幼崽爬上树偷走了雏鸟,Keith发现以后追着他们又抓又啄,扯掉了几缕人类那又细又长,毫无用处的毛发。然而那些裸猿一害怕竟然手上使劲,把孩子们掐死了。从此Keith就像疯了一样守在人类的洞口,一旦有人出来就上前攻击。后来一个人拿着一根黑色的长杆出来,“砰砰”几声结束了Keith的疯狂复仇。Natalie记得看见Keith乌黑的身体突然震动了一下,从天上像石头一样掉了下去,翅膀徒劳地轻挥。Natalie还记得一天后,一群同类从天空的尽头出现,向南飞去。仿佛天上有看不见的神将他们一只只凭空创造出来,仿佛他们自从存在的一刹那就开始展翅飞翔。

后来他们当中的一只脱队落到了Keith的尸体旁,Natalie大声叫了起来,想赶他走,但他的目光里似乎带有什么不可侵犯的力量,Natalie停下来看着他。那只渡鸦叼起Keith翅膀尖的那根初级飞羽,扇扇翅膀起飞了。Natalie跟着他一圈又一圈地绕着Keith的尸体盘旋上升,直到大地模糊,周围只有风与天空。Natalie看着他松开Keith的羽毛,看着那根乌黑的羽毛反射着阳光,紫色,蓝色,绿色。Natalie感觉Keith随着这根飞羽乘风轻飘,旋转,在她耳边最后一次轻叹,“比鸟还自由”,她心想。鸦群也暂停了行进,全都落在了Natalie身边,等Natalie回到地面时才全都同时起飞。一时间周围一双双巨大的翅膀展开,遮住了太阳,空气里充满了他们带起来的草屑,随着翅膀的拍打肆意纷飞。

这一个决定来的突然,但当她安静地加入鸦群时,内心却感觉这是自己自从破壳以来一直向往的事情。

Natalie后来知道那只渡鸦是鸦群里的送行者,负责天葬死去了的同伴。每当鸦群找到食物,送行者都有特权先吃,但是永远没有人主动接近他,甚至连飞行时,送行者也永远在最后。

 

 

后面就是女主被捕鸟网给困住了,以为自己要死了,然后送行者帮她逃了出来。最后送行者寿终正寝了,于是女主就主动成为了下一代。

现在感觉写不下去了,没有惯性。。。以及名字都好二

llm要睡觉了。

订阅评论
提醒
7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7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