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梨的意象🐘

(路边摊卖的菠萝)

片段一:

        丰隆右手拉着妈妈的手,左手指着路边摊上黄澄澄的菠萝,奶里奶气的说:“妈妈,那是什么啊?”

        “那是菠萝啊,是很好吃的水果。”

        “好吃!可以卖给我一个吃嘛?”

        “不可以哦!你看那个爷爷手里那一把刀,已经很脏了,切出来的菠萝不可以吃哦,吃了会拉肚子的。妈妈去买新鲜的菠萝,回家切给你吃。”

        “可是,回家后的菠萝就不是这个菠萝了啊。”

        “回家后的菠萝怎么就不是菠萝了呢?菠萝不都是一样的吗傻孩子?”妈妈仍然温柔地说,但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丝的愠怒。

丰隆不敢再答话,乖乖跟妈妈去菜市场买了一个大大的菠萝,回家去了。

        “可是,我真的好像尝一尝老爷爷卖的菠萝是什么味道的。”丰隆偷偷想。

片段二:

        幸福县菠萝惊现蟑螂尸体。

        幸福县菠萝种植户被曝用福尔马林做菠萝防腐。

        幸福县菠萝检测亚硝酸盐超标数倍,专家称可能导致多种癌症。

        相关专家呼吁市民,近期不要食用菠萝。卖菠萝的人从来不吃菠萝。

        ……

        营销号为了赚流量,总是看到一点新闻就无休止的炒作。最早,只是网上的一个什么人发了一张照片,在照片中,是一串从街边摊卖来的菠萝,咬了一口,露出一个扎眼的蟑螂尸体——但我们卖菠萝的人都明白,这是假的——难道我们太无聊了,往菠萝里塞蟑螂玩吗?当时,我也只是一笑了之,觉得没什么,就是一个为了博人眼球的键盘侠罢了。

        谁知道,营销号抓住了这个“商机”,开始了无休止的炒作。先是菠萝里吃出虫卵,接着是铁抹布丝和铁钉,再然后,就是检测出一种叫“亚什么盐”的东西超标,说是人吃了会得癌症。

        说这些我是不信的,因为我从年轻就卖菠萝,吃菠萝,从来也没吃出来啥虫子,也活得好好的。可是,我哪像那帮号主那么油嘴滑舌啊?人家随便说说,大家就深信不疑,我们只要一辩解,就是“掉钱眼里的无良商家”。

        慢慢地,没有人买我的菠萝了。小孩要买也会被大人揪住,然后骂一顿。大人们更是躲得远远的,还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之前,隔壁第三小学的小学生放学还来买几串,这两天老师们竟然每天放学来盯着,不让学生买菠萝,我最后的财路也断了。

        儿子在上大学,很懂事,任劳任怨出去做小时工、当家教。但也只是能勉强养活自己,学费还没有着落。老伴卧病在床已经很多年了,再赚不到钱,下个月老伴的胰岛素就没有了。

        菠萝!菠萝!我吃了这么多年菠萝!也没见吃死啊!

        你们说我们是无良商家,无良的是谁?喝人血断人活路的又是谁?

片段三:

        年轻人四周看了看,没有人,蹑手蹑脚地走下田里,拎起了自己的领带,伸出手,挑了一颗个头大的菠萝,摘下来,放到黑塑料袋里。

        “那边的,干嘛呢?”一个大爷穿着白背心,用蒲扇指着年轻人,厉声呵斥。

        年轻人见状,拔腿就跑,大爷也追了上来。年轻人出了一头大汗,怀里却死死抱着刚摘来的菠萝,胸口被菠萝扎得生疼,也不舍得扔掉。

        不知道跑了多久,终究还是年轻人体力更好一些——也或许是大爷觉得为了一个菠萝不值得拼了命地追罢,年轻人甩掉了大爷。

        年轻人躲进大厦楼梯间里,打开袋子,像看着宝贝一样看着菠萝——两天了,除了昨天在烤冷面摊上偷拿来的生烤肠,他就只有这个菠萝可以吃了。

        想到这里,他哭了起来,泪水滴在了被汗水浸湿的白衬衫上。

片段四:

        “不买了,挺贵的。”黑子对小博说着,咧嘴一笑,擦了擦脸上的汗。“以后等咱哥俩有钱了,想吃菠萝的时候买一大纸壳箱子,这么大。”黑子用手比划着,“然后,专挑菠萝芯吃。”

        “那好吧。”小博收起了钱。

        小博是开挖掘机的,黑子是搬砖的。这俩人是一个村里出来打工的老乡,发小,从不懂事的时候就在一起玩。两个人都是独生子,交情像亲兄弟似的。

        小博上技校学过两年,会开挖掘机,黑子就只能凭着一股子蛮力搬砖了。

        “黑子,那我先回宿舍啦!你干完快点回来哈!我下载了个电影,美国谍战片,可好看了!等你回来一起看啊!”

        “诶,好嘞!”黑子回答。

        黑子看小博走远了,掏出了电话。“喂,我妈她……怎么样了。”“医生说,现在情况不错,但是,手术需要钱。要……三十万。”电话另一边,黑子的爸爸这样说着,声音有些沙哑。

        “嗯好,我知道了,我想想办法。”黑子撂下电话,点了一根烟,茫然地望着远方。三十万,去哪里搞三十万啊。

        黑子趴在腿上哭了起来。

        “黑子,吃片菠萝吧,我买来自己切的,不贵。”小博拍拍他的肩膀,递上一片菠萝。“黑子哥,我这几年也存了点钱,已经从银行取出来了,一会就给你。小时候我被人欺负,你总是帮我出头,这次轮到我帮帮你了。阿姨从小对我那么好,你又是我大哥,你妈就是我妈。咱哥俩再想想办法,总有办法的!”

        黑子抬起了头,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只是抱紧了小博。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