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写作

意象:茶壶

  • 是一片并不平静的海面,浪不停地打在船身,水手在甲板上拿着绳子,商量着该怎么让船安全的停靠在大英帝国的海岸。船上的人们都穿着老式的汉服,有的穿金戴银、大腹便便,浑身上下散发着富贵气息。有的精瘦,像是随船的服务生或是干活的人,他们在甲板上跑来跑去,搬运着大箱子。一只紫砂茶壶夹杂在其中,叮叮当当地碰着箱子,和很多其他来自东亚的精美的瓷器一起。离岸越来越近,水手带着绳子扑通扑通跳到浅水里,缓缓行驶的大船停了下来。紫砂茶壶被搬运到了岸上,装进大货车里,开始了下一段颠簸的旅程。
  • 19世纪的北平城里,一个二层小楼赫然出现在一排平房中间,没有挂招牌,路过的人却都能看出这是个茶楼。掌柜的面前摆着一些不是很精致的白瓷茶壶,有的壶嘴缺了口,有的盖子磕掉了把手,歪歪扭扭的摆了一排。一个精瘦的店小二端着木质的托盘,托盘上放着一个茶壶,旁边还有四五个小茶碗围绕着它。一个大桌边上坐着几个官人模样的人,店小二快步走到桌子边上,在每个人面前摆了一个茶碗并满上茶,好几股水汽立刻升腾起来。桌边上的人聊着一些琐碎的事,比如今天王家的保姆又被辞掉了。茶壶再次被灌满了热茶,被店小二捧着去往下一个茶桌。
  • 这里一直是一片黑暗,已经持续了一千多年。一只小小的茶壶安静的坐在泥土里,和很多古老的器物一起。旁边是不知哪位皇帝的墓葬,水流的冲刷和土里的生物磨去了器物上的铭文。茶壶的嘴已经脱离了身体,盖子也被运到不远的地方。又过了很久它睡着了…忽然一束光照了进来,它身边的土全都被挖去了,它碰到了新鲜空气。一双戴着手套的手摩挲着它表面的泥土,它惊喜的发现盖子躺在它身旁。它们一起被运到一个充满化学药剂味道的屋子里,坐在架子上等待着什么。
  • 天色已经不早了,居民楼的灯光渐渐地开始熄灭,我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楼上传来一个尖尖的声音,一个女人在谩骂着。接下来是一个低沉的男声,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似乎是在反抗女人的责骂。我不再想刚刚输掉的游戏,竖起耳朵想听他们吵架的内容。两个声音交替出现着,有时叠加在一起,甚至混合出了地动山摇的效果。正当我听得快要睡着了,一个清脆的响声让我恢复了清醒。是一个茶壶碎裂的声音。谩骂的声音停止了,或许这是她最喜欢的茶壶?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系着围裙的中年女人弯下腰捡起瓷片的样子,身旁站着她胖胖的丈夫。茶壶碎得厉害,似乎不可能再恢复原状,女人忍住眼泪把它们送进了垃圾桶里。丈夫还在抱怨着什么,但她已经没有心情听下去了,转身关紧了房门。

作者阐述:发烧时候的胡言乱语,茶壶是在创写教室角落里看到的,不熟悉也没什么关于它很有价值的经历,就写了脑海中的一些画面。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