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写作

1.他坐在白色软床上,阳光刚刚好透过窗户照在他身前的小桌板上。桌上花花绿绿的小盒中装满了糖果大小的纽扣。

男孩的妈妈坐在他旁边,叠病服,这是男孩斜视矫正手术后的一个月了,医生说可以做一些康复练习了。

比如串纽扣。

男孩捏着细黑毛线的手微微颤抖着,他轻轻眨着眼,瞳仁中一条细细的黑线阻扰着他习惯性地用一只眼睛去看,这让他的眼角干得发冷。他不耐烦地换了个坐姿。

下一个纽扣是黑色的。

“我讨厌黑纽扣,它总……”男孩小声嘀咕着,声音越来越小。

“宝贝,你说什么?”母亲关切地揉揉他的膝盖。

“没什么……”男孩不耐烦地回应。每次都是这样,只要他有什么抗议母亲变会说一大堆大道理。

这些我都懂啊,我只不过想抱怨一下。明明可以看清,看清黑纽扣上的孔眼儿,可是为什么把线贴近纽扣就看不清它到底有没有串进去呢?

这回穿进去了吗?好像没有……可是另一端露出了黑线,穿进去了!

男孩惊喜地捏住另一端的黑线。“啪嗒”纽扣掉了。

噢,原来并没有串进去,是线沿着纽扣下面跑了。

2.杰瑞米先生在广场中央虚虚地立着,他喘着的粗气化成团团白雾。

寒风刮过他的脸颊,让他下意识地缩缩脖子。

“喂!你!新兵!这点寒冷都抵挡不住吗?”泰勒狠狠地扯了他的领子,嘲笑着把他甩出去。

一阵凉风猛地蹿进泰勒先生温暖的怀中,环在他的后脊让他整个人都被寒冷包围了。

这是场比赛,杰瑞米有种莫名的恐惧感,泰勒要治他于死地……

他颤巍巍地爬起来,方才被抓住的领子上,一枚纽扣被扯掉了。

不容他反应,泰勒先生冲了过去。

第二枚也掉了。

第三枚掉了。

第四枚……

杰瑞米站不起来了,他的脸贴在地上,眼睛向上翻去,模糊中,他只能看见一双军靴向他缓步走来……

伴随着笑声,掌声……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招人讨厌?我哪里做错了?

在陷入黑暗的前一秒,杰瑞米看见的不是天使,不是恶魔,而是那双黑色的影子,好像要踩到他散落的纽扣……

3.“嗯……让我看看,一颗纽扣。”姑娘躺在地上,只有一层薄薄的被单盖着。她用手撑着头,面前放了一本《大侦探》。

“在哪里呢?”她借着街旁照下的橘黄色灯光,脸都要贴到书上,干裂的小手将阻挡视线的头帘撩上去。

“姐姐,这个是不是?”

“不对吧……这个是顶针。”

“顶针是什么?”

“呃……就是……哎呀反正不是纽扣”姐姐无奈地咽咽口水,把二人身后的大包袱拉过来,指了指仿佛下一秒就要掉下来,却还死皮赖脸地挂在上面的小木扣,“这个叫纽扣”

“噢!我找找……

“哐!”姑娘稚嫩的声音被清脆的击打声打断。姐姐抬头,他们身旁的陌生男人快速走过,带来了一阵凉风和几枚硬币。

“谢谢您……”姐姐向他的背影点点头,又叹了口气。

“姐姐?我不想以这样方式活下去……我也想要这个姜饼屋”姑娘拉了拉姐姐袖子,帮她把地上的零钱捡到盒子里。

“嗯,一定会变好的,妈妈马上打工回来了,来,咱们先找找纽扣。”

书上橘黄色的暖灯照亮了姜饼屋,圣诞老人笑眯眯地翻进烟囱。

一阵阵隆鸣声响起,阴暗的地下通道里,有两个姑娘借着这黄灯低着头,不知在干什么。

4.亲爱的马克夫人,

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是1892年的3月份,我不知道这些该死的送信员们什么时候能把这封信送到你那里,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的发现!

现在还不晚!

你还记得曾经教过我们的弗朗西斯科教授吗?那个很喜欢滑稽的豹纹衬衫的那个怪人,我记得他当时在法国因为化学实验爆炸而死,当时也穿着那件衣服……但是!但是!我竟然在伦敦的中心街区看见了他衬衫上的纽扣!全部,全部装在一个纸信封里。

全部都是雾,我什么也看不清……

但是迷雾散去的时候,信封不见了……只有纽扣!摆成了一只眼睛!

我该怎么办?他们来了,他们回来了,我们当时不应该好奇去探索……

克苏鲁来找我们了!

快跑!

your friebdhd

“但是我们仍没找到当时的纽扣。”我趴在玻璃展柜前,看着这一封连署名都异常模糊的信。127年了啊……

作者阐述:我觉得4可能更难懂一些吧……是想写类似于克苏鲁神话的故事,每个想探寻克苏鲁的不是死去便是疯掉,一只独眼怪物是守护那个世界的象征。感兴趣的话可以去多查查?最后写信者的落款并没有写的太清,但是如此荒谬的信能保存至今也说不定是克苏鲁保护了它……(传教既视感)

1作为我第一个想象到的故事,其实是我的真实故事。当时我在矫正斜视时的确是用了这种方法。这里也是改动了一下吧,虽然过程很折磨人但是最后串成一串手链真的很有成就感qwq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