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写作

意象:凉风

 

(1)

站在海边的女孩赤着脚,海风扑面而来,夹杂着腥咸的味道,潮乎乎地卷起女孩翻飞的发丝。

她终于回到这里了,拥有人类双腿的爱丽儿公主。

大海喧嚣着渐渐吞掉了红日的余晖,海水变得比沙子暖和了。爱丽儿失去了自己曾经拥有的美妙声音,换来了人类的腿,仅仅为了岸上这个英俊的王子。和女巫做交易的时候,她记得她是铁了心一般的坚定,眼里的真诚都要感动了自己。

但是现在爱丽儿后悔了。

什么爱情不爱情的,分明就这样而已。

王子一开始确实是待她很好,丝毫不嫌弃她是个哑巴。他喜欢爱丽儿被上天精雕细琢的脸庞和浸在海水中柔顺的红色秀发,他曾深深地吻过爱丽儿的双唇,发誓给她一辈子的幸福。爱丽儿哪里遇到过这样的温柔,她满心欢喜,做好了一辈子的打算。

但王子终究无法娶一个哑巴,家族联姻让他和邻国的公主成婚。不得不说,那位公主也说得上国色天香,稍加打扮就如楚楚动人。

一切都在走程序,两人订婚,交换戒指,洞房花烛,同床而枕。

爱丽儿也懂,但不免心痛。

思绪回到眼前的海平面,脚下的沙子已经冰冷了。吹来的风仍然微凉,爱丽儿打了个寒颤,抱住了单薄的肩膀。之间所触,是王子为她定制的法兰绒睡衣,毛茸茸的。

熟悉的气味让她最后一次下定了决心,此生变成泡沫也无悔。

爱丽儿走进了海浪里。

 

(2)

牧羊人赶着羊群,来到山坡上,撞见了一只狼。

定格在这样一个瞬间,十一月的微风恰好拂过,羊毛、狼毛、牧羊人的头发,和地上有些过长的青草都像同一个方向倾斜。

这样的风总是温柔地预示着下一秒的事情。

“狼先生,请不要伤害我的羊好吗?它们还只是小羊羔呢。”牧羊人恳求道。

狼看了看羊群,确实,都仅仅是小羊羔的样子。

“好吧,但是等它们长大了,可一定要带回来呀。我在这里都饿得皮包骨头啦,每天只能啃啃青草,偶尔运气好才能抓到一只田鼠。”

牧羊人望向狼的肚子,一根根肋骨清晰可见。于是他点了点头,答应了狼的请求,便带着羊群离开了山坡。

牧羊人走后不久,山坡上来了一位猎人,看到狼就开枪杀死了它。

第二年,羊儿都长大了。牧羊人很兴奋,他想起自己和狼一年前的约定。“我得再回到那个山坡上,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呀。”他想。于是他带着羊群又上了山坡。

“狼先生,您在哪儿呀!”牧羊人冲着空旷的草地喊。但狼并没有如约出现。

“也许狼先生在睡觉吧,”牧羊人猜测,“那我就等他醒来好啦,这要不了太久的。”

他在草地上坐下,看着羊群在草地上四散开来。

他抬头,望向天上的云,可真像他的羊呀。

他看着那几朵云从东边漂到西边,看着太阳从头顶落到脚下,看着星星出现又淡漠,看着天空从黢黑开始泛白,看着阳光又一次普照大地。

狼始终是没有来。

但风还是像曾经那样刮,卷起世界上所有毛茸茸的事物,预示着下一秒的世界。

 

(3)

“……下雪了吗?”

少年触了触冰冷潮湿的玻璃,指尖微凉。夜雪纷纷扬扬,地上已经平铺了一层白色的绒毛,还没有被踩成碎琼乱玉。他掏出手机点开朋友圈,划拉几下浏览了最近几条,很好,还没有人发现下雪了。

他退出微信,打开相机。亮度调到最低,关上毫无用处的夜景模式,向着窗外对焦,轻轻按下了快门。

看着这张照片,不行啊,玻璃反光,还能看见自己拍照片蠢蠢的样子。

于是他打开了窗户,一瞬间,温度骤降,夹着雪花的寒风灌进房间。只穿了一层卫衣的少年不禁打了个寒颤,但很快又举起手机对焦,拍下照片。

顾不上关好窗,他再一次点开微信,找到了那个女孩的聊天界面——那个唯一的置顶星标。

发送照片,“快看!下雪了!”紧跟着一条消息。

满心的期待让他忍不住嘴角的上扬,自顾自地高兴了好一阵。当他终于想起来要关窗户的时候,屋里已经跟外面一样的温度了。

渐渐地,朋友圈里出现了很多关于这场雪的消息,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等不及了,他好想跟她说话。

少年退出微信,在通讯录里找到那个偷偷备注成“宝贝”的联系人。几乎没有犹豫,他打了电话。

嘟——嘟——

32秒,对方接通了。

“喂?”

“那个,你看到我发的消息了吗?”

“抱歉啊,我在写作业没看手机。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大事,就想告诉你,外面下雪了。”

——沉默。

“看到啦,很漂亮呢。谢谢你呀。”

少年几乎要被甜到心里,这女孩的每一句话都在刺激着他的神经。

“这是今年的初雪呢。”电话那头女孩的声音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少年轻笑,原来早就尘埃落定了。他知道该说什么了。

望向窗外仍然在飘落的雪花,在黑夜中格外显眼。下雪比下雨要浪漫,少年是这样认为的,因为雪花在伴随着的寒风中没有方向地飞舞,就像模仿不来的艺术。而且雪花下落的速度比水滴要慢得多,留给人喘息的空间。就像现在,少年深吸了一口气:

“我喜欢你。”

 

(4)

大火舔舐着加油站,四周落荒而逃的人们注定要死。Evan全然不在意,他驻足在94号加油箱前,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周围的空气炽热着扭曲了,现实变得像梦境,昏昏沉沉,景象失真。

有人报警,但Evan知道这根本没用。等警察赶到,看到的就只有一具具尸体和没烧完的火焰了。他嘴角挑起了轻蔑的笑容,自己的一生如同现在报警的人一样可笑啊。

他活了40年,痴迷于武器和电气工程,申请了无数专利,获得奖项无数。

但他从未满意过,他痛恨自己的无能。

即使所有人都对他恭恭敬敬,在宴席上向他举杯敬酒,阿谀奉承。但在他眼里,自己永远不够好,所有的放松都是该死的懈怠。

必须更努力。

看到他的拼命工作,人们开始窃窃私语,觉得他不正常。他们告诉Evan,或许可以适当放松一下,看看心理医生聊聊天。

他确实听进去了,但那个愚蠢的医生得出了比他本身愚蠢一百倍的结论:Evan心理有问题,工作狂躁症。

这实在是令人气愤,这老头胡说什么呢,他什么都不懂。

Evan把自己锁在实验室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炸弹的制作,不到一个月就堆满了整个仓库。

他心理有非常伟大的计划,他要用自己创造的艺术结束自己的时代。

风也是热的,吹过他和他的艺术品,在庆祝接下来的狂欢。

 

 

作者阐述:虽然意象写作写着写着就从凉风变成热风了…但是没关系啊哈哈哈。就,一开始想到这个词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故事,但是时间紧迫,没有办法好好构思,所以作品逻辑混乱。然后草草写完第一个故事,来不及改的好一点就立刻要投入到新的故事里了。这时候就更具挑战了,因为我甚至没有再关于凉风的想法了,但是还是得硬着头皮写下去。然后事情似乎就陷入了僵局:想不出来,但是得写。到最后越来越没逻辑,感觉自己被掏空了啊哈哈哈…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