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习作

意象写作—怀表

片段一:年轻的女人面色痛苦的半卧在折椅上。一个干练的女人走到她身旁,端来一杯热乎乎的红枣茶。“喝了它吧,一会咱们开始治疗。”女人说着,坐下来,卷起袖口—她是个心理医生,正要为病人治疗。医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怀表,样式有些旧,但擦得光亮,指针一个一个的走的起劲。她把表递给痛苦的女人,“现在,你躺在椅背上,仔细观察表盘,数字、时针、分针,听听它沙沙的机械声,放空大脑和躯干……”年轻女人很快合上了眼,眉头依然皱着。医生拉上薄窗帘,遮去一些阳光。怀表从女人的指缝间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医生像是掉了银行卡一样飞快地跑去捡起,捧在手心里抚去灰,眼神飘忽的转向窗外。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怀表里的秒针还在走,沙,沙,沙……

片段二:中级人民法院的办公楼前早已挤满了大群记者。今天是孙某二审宣判的日子。一个月前他被检方查出受贿并滥用职权给亲戚好友牟利。一个穿着肥大校服的男孩站在人群后,神色严肃冷漠。揣在口袋里的手早已冒出了黏糊糊的汗,他不停地看着兜里的怀表,那是母亲临走前留给他的。今天父亲就要判了,尽管心里多么厌恶这个“父亲”,但男孩知道,以后的路真的要自己走了。表盘上的指针在微妙中移动,十一点二十七分了,还有最后三分钟。男孩的心跳愈发快,站在那里好像就能听到心脏咚咚地跳动。他的耳朵好像过滤了一切嘈杂,只听得怀表指针沙沙作响。突然,人群向前涌动,楼门开了。父亲穿着素色囚服站在两个检察官中央。男孩像受了惊吓,深深地看了一眼父亲,扭头飞奔离去,手心里紧紧攥住那块怀表……

片段三:下课铃响,上体育课的朱遥从操场上慢悠悠走回教室。手在桌洞里摸索着水壶,却意外的碰到了一个方方的盒子。她掏出来,先是放在耳边摇两下,像是个小物件,疑惑着打开盖子,是一块古铜色的怀表。“噫,这不是前两天我在老章叔铺子看上的那个吗?”朱遥心下大喜,本想激动地扭头和后桌分享喜悦,结果后桌趴桌子上睡得正香。朱遥轻轻的打开怀表的盖子,里面嵌了一张照片,是她和爸爸妈妈很久以前的合影了。盒子里掉出一个信封。“瑶瑶,今年爸爸妈妈又没办法赶回去陪你过生日了,这边还有些事情要我们处理,实在走不开了。我知道你一直喜欢怀表,希望你可以喜欢它……爸爸妈妈爱你。”朱遥“嗤”一声,这她已经见怪不怪了,从小父母就一副大忙人的样子,一年到头能见两面就是万幸。“回不来还找这么多理由,算啦,有怀表陪着我呢!”朱遥想着想着眼眶泛红了……

片段四:刑侦科科长老罗戴着手套站在警戒线里。这里刚刚发生一起命案,凶手逃逸,现场惨不忍睹。老罗迅速赶到现场,搜查一番后却一无所获。被害者趴在餐桌的边缘,手臂奋力前身抓住了什么。老罗顺着他指尖的方向看去,是一枚沾了血迹的怀表。怀表表盘上的玻璃罩被打碎,指针停滞在一点四十分。这在暗示着什么?受害人身体的方向冲着大门口,而指针指的方向正是窗外的小路。老罗好像冒出了些想法,拿出对讲:“楼前的xxx街道,分一队人去追查试试!”谜正在慢慢解开……

作者阐述:写这几个片段真的有绞尽脑汁的感觉,有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咋收笔。对意象的运用也有点欠缺,还得继续发掘它本质的特点,而且我发现我每个片段写的方法都特别像:(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