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角

 

两岁的 Suhaib Hijazi 与她的哥哥 Muhammad 在以色列针对加沙的空袭中遇难,他们的父亲 Fouad 亦遇害,母亲重伤。两名叔叔抱着孩子的遗体在前往葬礼的路上。巴勒斯坦边境城市加沙。

在这个边境小镇沙加,防空警报和爆炸声已经成了我们的起床铃,以色列人的飞机不停地盘旋在头顶,阴魂不散,那些该死的杂种三天前又来了,好在这一次空袭因为提前有所防备——加沙的人们对于空袭已经像是家常便饭了,一个人家中没有床也不可能没有防空洞,所以人员伤亡并不严重,但他们随手投下来的一个炸弹,好巧不巧的落在了Fouad叔叔家的房顶上,而可怜的Suhaib Hijazi和Muhammad还没进入防空洞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失去了生命,那帮狗杂种还不满意,又害死了Fouad叔叔,他的妻子也被炸成了重伤,若干的“无心之举”将这个家庭同他们的房子一样炸了个粉粉碎。这根本就不能称之为生活!

我们究竟应该恨谁?恨该死的以色列人,若有神,为何在炸弹落在Fouad叔叔家的前一刻,神没有保护他们?!他们做错了什么吗?我们是不是该恨生在了这个该死的地方!可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该走了,Suhaib Hijazi和Muhammad的葬礼要开始了。

 

 

我赶到那条巷子的时候,葬礼已经开始了。孩子的两个叔叔抱着孩子,看到我来了,他们也没做太多的表示,只是稍稍对我点了点头。

我在凝固了一样的空气中默默的装上了镜头,在这一刻还想着摄影的我在自己的眼中都有些扎眼,但是我必须干下去,我必须揭露那些混蛋的罪行!

“布兰德先生,请您宣布悼词吧。”

旁人催促着,孩子的叔叔开始缓缓的念起了悼词。游行的人们越来越多,看来几乎小镇中的每个人都出席了这个葬礼。人们挤在巷子中,最前面的布兰德先生念着悼词,越来越激动,终于变成了老泪纵横的倾诉,日查尔先生抱着另一个孩子,只是在抽泣,他的儿子跟在他身边低着头,尽可能的不去看日查尔先生怀中的表弟的尸体。

布兰德先生的倾诉逐渐转成了谩骂,后面的人群也越来越激动起来。

反复告诉自己我必须记录下这个场景,我举起了相机,小跑几步来到了队伍的最前面,拍下了这一切,布兰德先生更加激动了,若不是抱着孩子,他一定会冲上来狠狠地给我两拳,而日查尔先生却只是呆呆地走着,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

我自己也找不到为自己开脱的借口,在这个葬礼上做出这样的行为的借口,我只能深深地鞠了一躬,快步的离开了,刚走出没几步,发现身后,防空警报再一次响了起来,一同响起的,还有日查尔先生的放声大哭和布兰德先生的破口大骂……

 

今天老师课上给了我们几个奖项,希望可以让我们从不同的视角看看这张图片背后的故事。嗯,要说有没有什么感受的话,我确确实实的觉得这是一张十分优秀的照片,有着各种各样的人物,清晰地主题,第一印象便是“得了这个奖项实至名归”。

查一些资料之后就开始写吧。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