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一颗陶土珠

阿鼠的话

一不小心写了好多啊,最喜欢最后一段,一堆动词写得很快乐。

第三个把自己写抑郁了orz,

相信我,我不是故意发刀子的啊啊

 

改了一点点,揪了错字。

 

 

1

琳达喜欢做手工,尤其是陶土。最先的时候会捏很多陶土的珠子,后来开始捏器物,也尝试过做人物。但那是在很久之前,自从她成年以来就没有再做过这些了。她学的专业很偏,目前没找到 特别合适的工作,现在在一家花店打工。客户对送东西的速度要求很快,所以她每次在路上几乎都要小跑着,唯一一次驻足是看见一个小女孩在捏着陶土。很像自己小的时候的样子,琳达笑了笑,走开了。

琳达抱着很大一束花在街道上快速的走着,手里的花有白百何、粉玫瑰、铃兰,一些翠绿色的叶子穿插在其中。羊皮鞋在石板路上敲出一段急躁旋律,周围没有什么人,街道旁边的窗户开着一两扇。很突然的就被绊了一下,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倒去,一晃神,突然发现自己被从背后扶住了。“小心一点啊!”说话的是扶住她的男生,个子不矮也没有特别高,衣服穿得很平常。男生见琳达在看着自己发呆,就有点羞涩 的笑了一下,超过她走开了。人群忽然涌了上来,男生的背影很快就不见了。琳达几乎满脑子都是那个男生灿烂的笑脸,还隐隐约约记得他带了一个陶土珠,在白色 的衣服上很显眼,是在心口的位置之上。

 

2

椰子在收拾房东的东西的时候,从床底下翻出来了一颗陶土珠。很像很久以前自己小学同桌给自己做的那串,“我是说,像小孩子做的那样,表面凹凸不平,”椰子想了想,“色彩还过分的华丽。”这样补充着,贬低完后,又突然心情低落了起来。不知道自己的小学同学怎么样了,很久没有见过了,似乎连样貌都记忆不清了。但是还记得她说话做事总是小心翼翼的,而且会很腼腆的微笑,像一朵还没开的花。但是真的,很久没见了啊。

椰子搓了搓手里的陶土珠,想起了之前的那串手链,想来自己的小学同桌也真是太不小心了,那串给自己的手链没有烧过,带的时间久了颜色就变了,后来洗澡忘记了,没有摘下去·····椰子猛然间满脑子都是顺着水流从自己手臂上蜿蜒下去的颜色。

“希望你现在依然平安。”

3

“哥哥,那个··今天是我的生日。”

“别来烦我,要礼物去找我妈,我又不是你亲哥。”

“哥哥,这个是我做的。”

“丑。”

“哥哥,给你的,希望你过生日的时候······快乐。”

“·····”

 

 

“哥哥?”

“··········嗯。”

“我暑假会回来看看的。”

“你要走就赶快吧。”

“哥哥,”

“还有什么事就快点说,我还有事情要做。”

“这串陶土珠····”

“说多少次 了,我不要,丑死了,哪有男生会带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

“······那我走了。”

“等一下!·······要注意安全。”

 

 

 

“抱歉打扰一下,你是死者的兄长吗?”

“是的。”

“推测是楼上的煤气泄漏了,然后引起的火灾。”

“···”

“爆炸没有很严重,几乎只有她在的这一层楼被破坏了。”

“···”

“很抱歉的通知你,但是······她逃不出来的,在发生火灾和爆炸前已经煤气中毒了。”

“我知道的。”

“节哀。因为爆炸的原因,遗物几乎都没有剩下什么,唯一······”

“···”

“她的身体正好压住了这串陶土的手链,我们推出这串可能在死者生前是贴身保存它的。”

“可以···可以拿给我吗。”

“但是,只有这一颗珠子是完好的了。”

“我可以带走吗?”

“······”

警察看见眼前这个憔悴的男生把唯一的一颗陶土珠收进了心口前的口袋里。

然后努力冲自己露出一个微笑。

 

4

很不小心打翻的一盆花,花瓶猛摔到了狗的背上,水撒了一地,狗一头撞在沙发腿上,沙发上的人跳起来去打狗,踩到了水上,后脑重重的磕在了地上,拖鞋飞了起来,笔直的砸向书架,书落了一地,有一本不偏不倚地砸在了猫身上,猫窜了出去,似乎是想跑到了桌子上,尾巴却挂在了煤气阀上,卷开了阀门,前爪打翻了笔筒,笔筒在桌子上滚动,碰倒了满满一瓶墨水,黑色的墨水淹没了一颗陶土珠,珠子又从桌子上滚了下去,摔得粉粉碎。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