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写作

 

  1. 骨朵:书妍的故事

书妍看着窗外的雪景,慵懒地倚在温暖的暖气片儿上剪着玫瑰花束的杂枝杂叶。她手里拿着的是店里新进的一批玫瑰,一共进了一千朵,全部是昨天早上加急送来的,花的质量很好,每一朵玫瑰都张扬地散发着自己的魅力,红色的花瓣簇在一起看起来热情又浪漫。

书妍熟练地处理着这些脆弱的枝枝叶叶,她已经修剪完了六百六十六朵,按照计划今天晚上就可以完工。可当她拿起第六百六十七朵时,她发现手里的这支玫瑰好像有些与众不同——这是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书妍想了想,把这个可怜的小骨朵小心地插在了收银台上的玻璃瓶里,圆润的骨朵把里边的花瓣包裹地严严实实,看起来可爱极了。这算是一个美丽的意外吧,她愉悦地想。

明天就是情人节了,每到这个时候,花店的营业额就会蹭蹭蹭地往上涨。为讨爱人的喜欢,人们总会在这一天订购美丽的玫瑰花送给彼此。书妍的花店已经在这条颇为热闹的街上开了四年,她深谙这种节日的营业套路,特意购进了足够量的玫瑰花来售卖。

然而她没有预料到,今年的恋人们好像都过于热情了——在二月十四号的深夜之前店里的玫瑰花就被情侣们买光了一大半,而到了晚上十二点,花店里的玫瑰已经全部售空,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全部被热情的买家递给了自己的心上人。

忙了一天的书妍呆呆地看着台子上那支被保存下来的花骨朵,喃喃道:“没想到今年的恋爱都格外火热啊。”

这时,花店大门上挂着的风铃突然响了起来,寒风从没有合上的门缝里灌进来,伴随着冷气走进来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

书妍显然是还没有从自己的遐思里抽离出来,她木讷地重复着自己已经说了几十遍地话:“不好意思,店里的玫瑰花已经全部卖完了,”男人的脚步声还在往这边靠近,书妍总算是反应过来抬头看了一眼。

“如果您需要……”她仰视着眼前的那张脸,没有控制住自己一瞬间的呆滞。

啊,太帅了。

““咳咳,我的意思是说,虽然玫瑰花卖光了,但如果您对其他品种的花感兴趣,我也可以为您介绍介绍。”

书妍不敢直视这位顾客的眼睛,匆忙把视线放在了那只花骨朵上,花骨朵好像感受到了这般热烈的目光,它站在两人之间的台子上,悄悄挤开了一条小缝。

 

 

  1. 绽开:朱丽叶的故事

“朱丽叶!朱丽叶!我爱你!”

少年熟悉的声音从朱丽叶窗下的玫瑰花园里传来,躲在窗户旁边的少女害羞地用袖子遮住了自己红扑扑的脸。

瞧瞧,瞧瞧,他又来了。自从上次舞会见面,这个叫罗密欧的小子好像就将他一生的热情都放在了名叫朱丽叶的女孩身上。

朱丽叶无法否认自己对这个男孩也抱有着一些微妙的情愫,每回他来到自己窗下的玫瑰花园里乱喊乱叫的时候,她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和红透了的脸颊。

可是她才十四岁呀,爸爸在舞会之前郑重地告诉她不允许早恋的,更何况窗下的少年还是敌对家的儿子,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去接受这种感情呢。

想到这里,少女叹了一口气, “罗密欧!谢谢你的心意!但还是请你回去吧!”她怯生生地躲在自家窗台后面,只露出卷翘可爱的刘海儿和一双漂亮的眼睛。

谁知罗密欧看到那个可爱又蓬松的发顶,竟开心又满意地笑了笑:“好!我明天再来找你!“

朱丽叶看着少年转身穿梭在玫瑰花园里,终于绷不住一样倒在了自己床上。她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自己的脸此时已经红透了,于是干脆捂着脸在柔软的床上侧躺蜷缩成一小团。

“啊……该怎么办啊。“

到了晚上,弯弯的月亮挂在墨蓝色的夜空中,朱丽叶看着天上那轮弯月——她失眠了。她就这样想着那个名叫罗密欧的男孩,然后情不自禁地走到了窗户边上,呆呆地望着自己的玫瑰花园。

花园里的玫瑰花都是半开不开的状态,观者看来会有点意犹未尽的味道。在为她种下这一园子的玫瑰之前,爸爸告诉她这些美丽的花儿一般都会在五六月份盛开,朱丽叶算了算日子,大概也就是在这两天了。玫瑰盛开会是什么样呢?那个叫罗密欧的男孩会在这一片玫瑰花海中像以前那样呼唤她的名字吗?

朱丽叶幻想了一下那个场景,却怎么也想象不出来爸爸口中浪漫至极的玫瑰花海,倒是男孩的笑脸在脑海中格外清晰,她发觉自己的脸颊又要烧起来了。“真是没出息!”朱丽叶强迫自己清空脑袋里乱糟糟的想法,赌气一样地扑到了自己的大床上,她决定要睡觉了。

第二天中午,果然那个叫罗密欧的男孩再一次来到了朱丽叶的窗下,站在玫瑰花园的中心大声呼唤女孩的名字。

“朱丽叶!朱丽叶!快看我!”

这回朱丽叶可没有那么配合了,她想起自己昨天晚上丢人又离奇的想象,忍不住跟窗下的男孩生起了闷气。

“我不想看你!你再这样子我爸爸看到会生气的!”她没有再露出自己可爱的发顶,只是眼睛一直控制不住地瞟向窗口的位置。罗密欧连她的一根发丝儿都没看到,不甘心地再喊:“朱丽叶!拜托了!我可爱的小姐!相信我!看看我吧!”

朱丽叶这才不情不愿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缓缓走到了她的窗前。今天外面的阳光真好,她被刺眼的光线蜇了一下眼睛,于是半眯着眼睛用一只手揉了揉,待她再睁开眼睛时,她看到了那片传说中浪漫至极的玫瑰花海。

罗密欧就站在玫瑰花海的正中间,在一片绽放的红色中格外显眼。

他的手里捧着一簇盛放的红玫瑰,脸上挂着朱丽叶熟悉的笑容。

他冲窗户旁的女孩喊:“朱丽叶!我爱你!”

 

 

  1. 盛放:阿呆的故事

阿呆是被抓进组织的,兄弟们都知道他本来只是一个街角流浪的乞丐,是在某个寒冷的冬夜撞了大运被二当家捡回来的。

阿呆原先的日子过得很苦,因为天生痴呆他乞讨到的钱比同行要少许多,几年来每一天的日子都过得浑浑噩噩,那一片儿的乞丐们都热衷于猜想阿呆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被饿死或是冻死。

没想到傻人有傻福,阿呆的运气居然还不错。在某一个寒冷的冬夜,他像往常一样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时,有一只温暖的手把他拉了起来。

那只手的主人身上有一股好闻的花香味,他用阿呆听过的最温柔的语气跟他说,只要为自己做事,阿呆就再也不会被饿着或是冻着。

阿呆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那到底是什么花香,只得转头看着那个人清澈的眼睛。于是就这样,多年以来被冰冻起来的心脏好像重新跳动了起来,阿呆头一次感受到了善意与温暖。

 

阿呆是个好帮手,他在外面乞讨了许多年,抗饿抗冻,有的时候被别人看不顺眼被打几下也是常事儿,因此也耐打。因为天生痴呆,他好像也不知道什么是痛,更带劲儿的是他的目的性很强,火拼的时候比所有人都猛,枪支弹药用光了也可以随手捡起点什么抄起家伙就拼,拥有不杀到对方头破血流不停下的血性。

兄弟们说他就像是二当家的一条狗,二当家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不惜一切代价,不顾一切后果。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自那个冬夜开始,二当家就成为了他心里的神,他的这条命就已经是二当家的了。他虽然头脑没有常人发达,但是他对二当家有着绝对程度的忠心和热情,就像是捧着自己炽热的心脏跪在那人的脚前,甘心做那条听话的狗。

 

阿呆每个星期都会献给二当家一支盛放的玫瑰。乞讨的日子结束之后他来到帮派和兄弟们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二当家身上到底是什么味道。

“玫瑰花香啊。”

玫瑰,玫瑰,阿呆从此记下了这种花。每个星期他都会去花店寻找玫瑰花,再花很长时间小心翼翼挑选一枝盛放得最灿烂的颜色最漂亮的那枝买下来,他坚信只有最美最香的玫瑰才配得上二当家,他看着手里美丽又诱惑的玫瑰,鲜红的花瓣美艳极了,再闻闻熟悉的花香,他就又想起了那个温暖的冬夜。

 

这一周也是如此,阿呆又在花店花费了两个小时来挑选最完美的玫瑰花,等到他拿着那只包装精美的玫瑰花回到帮派时,他却找不到二当家了。兄弟们的神色都很复杂,他不停地问他们也不愿意告诉他二当家在哪,直到他听到大堂传来的一声枪响。阿呆虽然傻,但他的直觉告诉他二当家就在那里。于是他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大堂,手里一直紧紧攥着那朵鲜艳的玫瑰。

 

“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你干的。”大当家是一个长相威武的男人,每回一张嘴说话地面都好像要震上三震。

阿呆总算跑到了大堂门口,他的眼睛急切地搜索着二当家的位置,总算在大堂的最前面找到了他,只是他惊恐地发现,曾经拉过他的那只手无力地垂在地上,手心的位置被大当家手里的手枪打穿了,一股一股的血液正在从创口处往外冒,形成了一小片血洼。

“不!!!”阿呆大叫,手一下握紧了玫瑰的根茎,被上面锋利的刺扎出了血。他疯了一样的跪在两人中间,将那朵玫瑰放在一边,再小心翼翼地捧起那只救过他的手,他看着血液从那里冒出来,就像是旁边的玫瑰花瓣一样鲜红。

“啧,碍事的狗。”大当家又举起了手枪。

“砰。”

阿呆觉得自己的胸口好像炸开了,他一下子就被剥夺了全部生气,子弹巨大的冲力将他按在了地上,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也在一点一点的往外流。阿呆侧躺在地上,看着自己心口的血液和二当家手心流出来的血在大理石地面上融会在了一起,那是跟玫瑰花一样漂亮的红色。

阿呆最后也像这朵玫瑰,撕裂了自己。

 

 

  1. 凋零:琴墨的故事

琴墨把自己那一盒珠宝又拿了出来,漂亮又耀眼的珠子和钻石被戴着绿宝石戒指的手一颗一颗捡了出来,然后又被放置在了铺着灯芯绒布的桌上。

“一个,两个,三个……”

一共五十一颗,这些小玩意儿规规矩矩地被主人摆成了一排,在化妆镜前的灯光下耀眼地闪烁着。

琴墨玩弄着自己的指节,指肚一下又一下抚摸着那块巨大的绿宝石,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是她不安时的习惯性动作。

五十一颗珠宝,这个数字已经停滞了两个月了,在这一段时间里,竟然没有一个男人再送她一点什么漂亮的小宝贝。琴墨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有心地留意着自己接客的频率,这两个月以来,来找她玩的男人越来越少,就连老板都过来问她是不是做了什么得罪客人的事情。

做这一行的,能够得到的钱和珠宝与在店里的表现成正比,按照这个架势下去,很快琴墨就要支撑不了自己一直以来奢靡惯了的生活了。

想到这里,琴墨抚摸那块绿宝石的速度更快了。之前的几年琴墨也算是店里的头牌,哪个男人不想来这一睹她那漂亮的脸蛋儿,给她送礼的男人也是数也数不清的。如今靠出卖自己身体不愁吃不愁穿的日子过惯了,突然没有男人愿意捧她实在是一件很难以接受的事,要知道除了勾引男的,她可真一点别的本事都没有了!

琴墨更焦虑了,她突然觉得这间屋子里闷得让她喘不过气儿,于是她又小心地将那些漂亮的珠宝都收起来,整理了整理头发走出了自己的房门。

“哎呀,爷,最近几天怎么都来找我了呀~”刚一出门,琴墨就听到隔壁娇娇柔媚讨好的声音。

“还不是你好看?” 琴墨惊了一下,这声音应当是洪六爷没错,那可是她原来的常客,隔三差五就要来找她的,怪不得最近不见人影,原来就在隔壁快乐着呢!

“可爷之前不都是去找隔壁琴墨姐的嘛~”娇娇声音愈发嗲了些,琴墨听到自己的名字也不免紧张了起来。

“你琴墨姐啊,她年纪大了,没年轻时那个美的劲儿喽!” 琴墨听到这句话,整个人就好像被雷劈了一样呆站在隔壁门前,她的视线转向走廊里那簇巨大的玫瑰花,想起曾经洪六爷还拿这打趣,说她比这艳丽的玫瑰花还美。

现在那簇玫瑰显然是好久没有换过了,花瓣边缘已经有些泛黑,皱巴巴地蜷缩在了一起,琴墨看着地面上飘落的玫瑰花瓣愣住了。

 

作者阐述:

第四篇超级水啊啊啊啊,因为时间不够用了,本来构思挺好的但也是没写出来。我用玫瑰绽放的过程来写的四个意象,感觉思维也挺分散的哈哈哈,写得很舒爽。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