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写作

单面窗
作者阐述:一比较像一个热身吧,二是“论心有灵犀一点通以及你身边的老好人们”;三是文字游戏;四是放飞的嗨皮现场。其中,二中女孩的那个案子来自于10月新番《歌舞伎町夏洛克》,但其本身的案子也是有现实原型的,就直接用了w。
一写得很磨人,二写得很开心,三写得很别扭,四写得把爷整笑了。


蕾拉是从已经无法生存的污染逃到这里的。
四四方方的一居室,整洁的不见灰尘,蕾拉往往叫它小盒子。对于她原本生活的B市,那个她一辈子的工资都买不下一平米的地方来看,这里已经值得赞美。她在这里结识了许多避难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儿。她们没有足够的钱购置防护服,但好在网络运转正常,这个格格不入仿佛凭空出现的小楼顶层还有菜园。
很像以前在逃生电影里看到的避难所。
于是年轻人们赋予了楼一个名字,诺亚。
“今天下的雪居然是白的!”蕾拉拽着一个比她稍矮一些的姑娘进了盒子,这个姑娘自己的小屋前两天断电停水了,最后也没找出原因,就先寄住在了蕾拉的家。
“冷静点,这有可能不是雪,而是什么辐射物质。”看着蕾拉脸紧紧贴着那面姑且可以被称为窗子的落地大玻璃,姑娘面无表情地给她泼了一身冷水。
“为什么从里往外看这么模糊啊,我也想看看现在的状况啊。”抚摸着窗户上的磨砂材质,蕾拉抱怨到,“这个玩意儿真的防辐射?”
“看不到光,求个安心吧。”
“可是你想,大家从里外都看不清,万一来了新的避难的孩子,错过了怎么办啊。”
“不会的,不是你能不能别瞎操心了,先管好自己吧。5层的洛特都……”女孩儿烦躁地揉了揉眼睛,里面的血丝有点泛黄。“我先去洗了。”
蕾拉回过头看着女孩儿疲惫离开的背影,在窗户上哈了口气,在上面画了几笔,随即笑了起来。
“XXX,我在窗上画了一只刺猬!你等我拍下来给你看!”
没过几天,女孩儿不见了。那个屋子的水电恢复运转,一个新的女孩儿住了进来。
又过了几天,搬到五层去了。只见她原来屋子的落地窗上,还清清楚楚留着那天的所画的痕迹。
那上面只有五个字,写的是“请尽快提货。”
这个楼市由无数小盒子构成,每个盒子又是由齐全的设备和一扇巨大的观赏用单面窗组成。


“如果你确定没问题,我们就开始吧。”
H:“没问题,辛苦你了。”
M:“别废话了,快开始吧。”
两间刑讯室由一面单面窗连接,这很神奇,名为M的犯人可以看见H。名为H的犯人却什么都看不到,在H看来,他甚至不知道M在这里。
“请问,在A街发现的女孩儿的尸体,是你杀的吗。”
H:“对不起,如果你是说那位商人的女儿,我感到万分遗憾。但请你相信,我真的只是路过。”(温和地笑了,披肩的直发把他衬得越发温雅了起来。)
M:“我被波及了。”(保持着一个冷漠的表情,态度却算配合。)
“为什么要去那里呢?”
H:“为了醒酒,你知道的,逃不过的应酬。我那天在酒会上还看到那位商人,甚至与其有一些交谈。”
M:“无可奉告。”
“看到女孩的尸体了吗?”
H:“没看到。那时候还只是白皑皑的漂亮雪地,哦对,旁边的圣诞树装饰还亮着灯,很好看。”
M:“看到了,地上的血在女孩儿两侧被画成了翅膀的样子。然后我就报警了。”
“你真的很淡定呢。”
H:“怎么说呢,早配合早完事吧,我可是想赶快洗脱嫌疑啊。”
M:“又不是第一次见尸体了。”
“你认识那个女孩儿吗。”
H:“算认识吗?我和他父亲有生意上的来往,三年前被邀请到他们家的时候见过。”
M:“听过名字,生意上有往来。”
“你对凶手有什么想法吗。”
H:“嗯这个嘛……不太清楚呢,这个女孩给人感觉非常有教养,她的父亲也是不可多得的好人,说真的,她的死非常让人悲痛。”
M:“你觉得呢?”(看向另一间审讯室里的H,眯了眯眼睛。)
“你之后去干嘛了。”
H:“如果你说的是路过那里之后,我回家了。”
M:“看到尸体之后吗,回家睡觉。”
“有人能作证吗?”
H:“啊,这个……我的室友应该可以?他回来的比我晚,名字叫做M。”
M:“那个家伙,”(指了指隔壁屋子里微笑的男人。)“不过他睡得跟死了一样,多半是没意识到我回来了。”
“看了照片后,对尸体有什么想法。”
H:“你这个问题问的,我以前学过医,这个女孩,生殖器官被切掉,就出血量和手法来看,应该是被活活杀死的,但没有被奸杀……吧。”
M:“恶心。”
“不觉得后面的翅膀很漂亮吗。”
H:“这个……我觉得如果足够正常,也只有凶手会这么觉得吧。”(看向单面窗,虽然模糊一片,但他还是朝那个方向笑了起来。)
M:“只有你会这么觉得吧。”(没有看向那个笑容里冒着傻气的人,转头看向发声处)
“那么……对于成为下一位受害人,有什么想说的吗。”
H:“这个……怎么说呢,虽然这样可能会打击到你年轻而又充满干劲的内心,但是……”
M:“你叫B,今年23岁,有一个妹妹,父母健在,家庭地址为C街27号。”
H:“啊,这么说吧,我的人应该在你家。哎呀,你们一家还挺美满的。”(挠着头,傻呆呆的样子。)
M:“纠正一点的是……”
H:“啊啊,对对,我确实没杀那个女孩儿了,但你要说有没有间接杀了你妹妹,这个……”
M:“我们可以用钱摆平,但你不行。”(套上手套,和隔壁的H同时起了身。)“别被表象骗了。”


“恶魔只能从人类身上得到滋养。”A坐在大沙发椅上,面前正对着一扇巨大的单面落地窗,城民们神色匆匆地从窗中穿过,仿佛一个荧幕上的电影布景,大家都是精湛的演员,鲜少有看镜头的情况。
“突然摆什么架子!老先生,既然情况已经无法阻挡,你要不也赶快离……”
“不不不,杀鸡儆猴而已,火苗虽然够旺,也足够强劲,去抵倾盆大雨还是没戏的。”
“所以老先生这几天是在挑演员?那您觉得哪个比较好,男人女人怪人奇人?”
“这你就不懂了。杀鸡焉用牛刀?拿石头的小鬼,即可。”
“那就是聪明人了!可打死了小鬼,却还有小鬼的兄弟们……完了完了,老先生,咱们的窗子会被砸烂的!”
“花环。”
“哎?”
“榭寄生也可以,在窗户外面挂上一个装饰,妄图拿石头扔窗户的孩子就会被骂。”
“可也会有摘下花环的人。老先生,你这一步套一步的,上面总是有东西的啊!”
“你来拿下花环。”
“老先生……”
“或者说,你一定要在人多的时候拿下花环,然后捡过死掉的小鬼手上的石头,狠狠地,拼命地把窗户打破,再从那个位置看进来,并把你看到的,通过你能力得到的秘密告诉他们,城民就会爱你。”
“可那时候只有老先生坐在里面啊。”
“是的,当你拽着小孩儿进来,把老顽固扔到地上,自己坐上去之后,第一件事要干什么?”
“这可难倒我了。老先生,我应该多搬几个椅子给小鬼?”
“小鬼坐下后,就会有更多的小鬼坐下,你要给他们糖吃,让他们出去。”
“我懂了老先生!然后我们要修好窗户!”
……
在这间巨大的屋子里,A的表情不停变换,仿佛要扭成一团,时而激动时而平稳的声音一直在屋子里回荡。


在苹果还小的时候把它放进小瓶,它就不会长大了。
C从来没有吃过饭,或者说,没有进食过。
C没有坐下过,没有弯过腿,更没有弯过腰。
也许自己是一个法棍,C经常这么想。话说我还知道法棍,可以。
然后他就开心了一整天。
C能看到四周的所有人,啃法棍的没牙老人,喊着要去厕所洗嘴的孩子,拽着麻雀要上天的男人和天天喊着要涂指甲油却没四肢的女人。
挺正常的,C想,真的挺正常的,我不但小腿萎缩仿佛被压路机辗过的法棍,我还不用吃东西。
没错,比起法棍,自己应该是墙突然有了脑子的后果写照。外面的奇人怪人狠人傻人都看不到自己,但他确实和这些人生活了将近20年。
没错,C是正常人。
这也太他妈不正常了点儿。

这天,啃法棍的老头散步停在了他的面前。
嚯,他多半是因为见到了世界上最丑的法棍而心肌梗而死。C自己找乐呵。开始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快乐谁先转头谁就输游戏。
半个小时过去了。
“你看你……啊不好意思,毕竟我比你小。”C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辈分为先。“你看你儿子呢!”
得,我们真是友爱的一家。C痛苦地想道。
第二天是那个钟爱厕所的孩子。
“你瞅我干啥。”C学着东北口音来了一句。唉,可惜这个瓜娃子不会说“瞅你咋地。”
有点儿遗憾。
“别老在这儿发呆,想上厕所的话回头直走,上完记得擦嘴啊。”哇,C在心中呐喊,对着这么丑的孩子我真是个天使。
第三天是男人,C已经见怪不怪了。
“别看我,此处不提供上天服务呢亲。”C非常快速地进入了角色,“如果亲想要靠麻雀上天,这里建议亲取消地心引力服务呢。这样不用花钱,轻轻一跃便可开始银河系无限自助游。”
可以,C在心中为自己点了个赞。出去后我一定要当淘宝客服。
剩下这一天必然是女人。
“没有jio就不要弄指甲油啦。”C婊里婊气地蹙着眉仿佛老妈子一般冲面无表情的女人叨叨,“你可以戴美瞳啦,反正都是把颜色呼拉到身上,都差不多啦。”
完了,C很绝望,我出去后一定找不到女朋友。
第五天是麻雀。
嗯?感情还有你个祖宗的份儿!已经没有什么能打击到我了!在经历了短暂的崩溃后,C一脸冷漠地接受了现实。呵,我可是正常人。
然后麻雀张嘴,说出了一句人话。
……这对我而言真的太早了啊啊啊啊啊!
它说:“你为什么一直站在原地不动啊。”
“祖宗不是我不想,这里有个什么玩意儿,单面窗,把我裹在里面你当然看不到啦祖宗!”哇,C再次感叹,我在和鸟说话,可以去出演哈利波特了。
“唉,我此等人才居然要受困于此……真的是……真的是……”
“可是这里……”麻雀歪了歪头,说出了一句仿佛隔壁片场皇帝的新衣一样的句式,“明明,什么都没有啊?”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