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写作 血

  1. 抽血的终于来了,比平时晚了3分钟,让我们受惊了三分钟。但还好,来了。穿着防护服的人,看不到脸,笨拙地拖着那台机器。一个一个为我们抽血。偶尔,也会跳过一两个人,可能,他们是没有血了,脸色也变得十分苍白。安静地坐在那,眼里也失去了希望。

幸好,他没有掠过我,针管从我手臂的表皮插入,看着一点一点的红色在往外冒,心里是止不住的欢喜,就像在沙漠里迷路的人看到一口冒着水的泉,看到了生的希望。

抽了一阵子,血顺着那个长管流到一个玻璃瓶里,直到装满。我知道,我能多活一天了。

机器没有停,继续向下一个人挪去。一个两个,最后停在了尽头。它罕有的把那个幸运儿的血抽到了另一个方向,血在里面打转,一圈两圈,直到绿灯亮了才停下。

那个人突然倒下了,束缚他的铁环断了。是的,他痊愈了,他出院了,他自由了。

我们的床动了动,向里面移动了一格,便没了动静。人也带着机器走了,大厅又陷入了漫长的寂静,直到下次抽血,等待属于我的自由。

 

  1. 血不知从哪里冒出的,我也不知道是谁的,不过落在嘴里还甜甜的。视线已经是红色的了,时不时会有几个血影在我视网膜上乱飞。我也会拿刀向那挥,挥的毫无章法,只是凭力气。万一中了,那滚烫的鲜血喷涌在我身上的感觉,倒是真的不错。

一股暖流向我袭来,我知道,又中了一个。没有别的感觉,只是爽。挥了不知道多久,累了,就舔点血,给自己点动力,好让自己再享受会儿,不是那么早地倒下。

我感觉有点儿疼,胸口那儿。果然还是要离开了么,明明还没有发泄够。我努力地想动,但身体始终没有给我反应。

欸,算了。我摘下头盔,意识回到现实世界。摇了摇头,想着心情总比来的时候好,不亏了,走吧。

  1. “拿来了么?”

“你瞎吗?这儿不是么。”

“嘿嘿,我这不是确定一下么,我这儿可等了好久了。”

“行了行了,拿走吧。我跟你说啊,你这可得节制一下了,我们科的那个主管已经发现少了几包了,我可没办法在帮你偷了啊。”

“好的好的,这是最后一次了,要戒了,戒了。”

“每次都是要戒了要戒了的,我也没看到你哪次行动过。行了,我先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送走了朋友后,我急不可待地从袋子里掏出一袋血包,小心翼翼地扎一个孔,一点一点把血液倒入我精心准备的高脚杯里。杯子红的我甚是欢喜,这绝不是猪血羊血可以替代的。闻一闻,独特的腥味涌入我的鼻腔,让我有种吸毒的快感。

抿一小口,生铁味刺激着我的味蕾,等第一波浪潮涌过,留下的,只有无尽的甘甜,想让我不自觉地再抿一口。

我又拿出一包,打开音响,放一首自认为舒缓的音乐,再慢慢品尝。

 

  1. 血一滴一滴地流,我拼命地捂住,想要制止住,或者是流到我的手上,但也只是徒劳。滴答滴答,血滴在地上的声音在这个迷宫里显得是那么地清晰与突兀。

我努力地想擦掉流在地上的血迹,但在洁白的地板上显得是那样的惹眼。

突然,远处传来了更响的滴答声,我知道,那不是他的,是我朋友的。我只能继续无助地向前走去。

一个死胡同,我走到了一个死胡同。我想回头,但没有路了。滴答声近了,和我的滴答声形成共鸣,合奏成一篇乐谱,告诉我,他来了。

我只能无力地抵在上,冰冷的金属黏住我的额头,像是要把我撕裂。

血,突然涌到了我面前,淹没一切。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