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习作

  • 木头小剑

1.黑色的星星

黑龙布莱克尼斯是一只很懒的龙,它只想每天在自己的洞穴里睡觉,但是它现在面临一千年一次的巨龙审核——身为一只龙,一定要俘虏过公主。布莱克尼斯大声抗议:“太荒谬了!还有没有龙权!梅林的胡子都掉光了为什么我们还要做这么封建的事情!”最终布莱克尼斯的抗议被巨龙组委会记录在案,但予以无视。所以它一定要通过,否则它将会被族群踢出,成为黑龙之耻。

失败的后果非常可怕——布莱克尼斯以后但凡出世都会被所有未成年龙追着扔恶臭果实,太可怕了!

生活所迫,布莱克尼斯随便抓了一个“公主”。

“公主”被巨龙掳走,整个美迪伦国都为此而感到悲伤,纷纷奔走相告:“哪只巨龙这么倒霉!掳走了她,那可是能用木头小剑单手劈开一座高山的人!”举国默哀。

“一般来说,非法绑架失败会入狱还是直接斩首?”布莱克尼斯冷静地想。

现在,布莱克尼斯被一个拿着木剑的小女孩踩在脚下,在心中大喊:“愚蠢的组委会!看!果然翻车了。”

布莱克尼斯是一只会审时度势的龙,你也可以说,它不是一般的怂。

面对一个毫不费力就把自己踩在脚下的人类,它看着那把看起来一碰就断的木头剑在自己光滑黑亮的鳞片上像是划过水面一样毫无阻挡地留下了划痕,布莱克尼斯的心在滴血,他在心中哀嚎捶地放声大哭,它的鳞片后老贵了。

“我从没见过你这么奇怪的龙,怎么会有龙因为这种事情而号啕大哭?”布莱克尼斯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

它噎住了。

洞穴里大概宁静了一分钟,直到那位“公主”因为不耐烦而用木头剑轻轻敲了敲布莱克尼斯。

布莱克尼斯被吓得一个激灵,它颤颤悠悠地转了转头,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请问,我刚刚是说出声了吗?”

“公主”饶有兴致地歪了歪头:“是的,你真是出人意料地有礼貌啊。”

“谢谢……”丢龙丢到世界尽头了!nooooooooooooo!

布莱克尼斯强装镇定,用尾巴勾了一个小垫子——虽然对人类来说比床还大:“请坐。实不相瞒,我也没有见过您这么强的公主。”试图用唠嗑来使气氛不那么令人窒息。

“公主”坐了上去——谢天谢地,她终于没有再拿那把剑抵着它了。

“公主”笑了——布莱克尼斯感到一丝不妙。

“公主”说:“我不是公主啊,我是骑士。”

这可真是充满了戏剧性,布莱克尼斯面不改色地想。

“喂,你还好吗?你都开始掉色了诶。”

布莱克尼斯幽怨地看了骑士一眼,它觉得自己需要速效救龙丸。

它哽咽着缓缓说道:“可是你是那座宫殿里最漂亮的人……”它在情报贩子德瓦斯那里买的地址,它就知道那些愚蠢的双头龙大脑被分成两半了根本不能信!

“公主在大殿的另一头,”骑士一边饶有兴致地用木头小剑挑起一顶皇冠一边头也不回地打破了布莱克尼斯的侥幸——是的你就这么蠢。

“可是!我出现的时候所有护卫和侍女都跑过去保护你啊!”布莱克尼斯,垂死挣扎。

“不,他们是在向我寻求保护。”

布莱克尼斯无力地倒在自己堆成小山地宝藏上,凝噎了。

完蛋了,它就要被所有龙族的小屁孩追着扔恶臭果实了。

“我只是想做一只不出门的龙,每天躺在自己的宝藏小山里数一数自己身上的金币而已!”布莱克尼斯的眼泪落到地上——或者说金币上——变成了珍珠。

它絮絮叨叨地说着巨龙组委会的愚蠢、落后和故作矜持。

黑龙布莱克尼斯在心底藏了几百年对巨龙一族的抱怨和吐槽,第一次被一个人类倾听。

她不会理解的,布莱克尼斯想,一个人类是不会认真对待一只龙的抱怨的。

可是,她笑着点了点头,说到:“听起来相当愚蠢,你还挺可怜的啊!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当龙骑士啊,这样以后其他龙就不能欺负你了!”说着,她举了举那把滑稽的、看起来无害的、像是玩具一样的木头剑。

“谢谢,但是我热爱和平,话说,为什么是木头剑,”布莱克尼斯直起头,颇有风度地婉拒。

嚯,你听到了没有,她说“我们一起当”,布莱克尼斯想,这可真是难得啊。

“因为这样不容易因为用力过度而需要赔偿房屋,也很和平啊。考虑一下嘛,我只是想骑龙而已!”她兴奋地指手画脚,试图用双臂做出鸟儿飞翔的动作——虽然像一只公鸡,“嘿!听我说,你觉得我们去打劫其他龙的金币怎么样!”

“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龙骑士,”布莱克尼斯伸出一只爪子,放到女孩面前,“布莱克尼斯·阿尔冯斯·兰诺,愿意为您效忠。”

一只人类的手被放到了上面。布莱克尼斯想,哦豁,这样也挺好的。

“艾斯特莉亚·斯诺,愿我们的忠诚属于彼此。”

 

2.

阿福家的大门,哪个铁制的、漆皮都翘起来、开锁很费劲、吱呀吱呀的破旧大门上,挂着一个辟邪的木制小剑。

那个木头小剑,被用棕色的细绳高高地拴在大门的顶端,阿福每次要进家门的时候,都会抬头仰望那个小剑。

我想要它,阿福突然想。

一个小孩子,想要某个玩具的念头,就像一块小小的石子被扔进了湖水一样会在它的心头泛起了涟漪、激起了几朵浪花,可刚刚好,阿福想要木头小剑的念头,就像是凑巧的一样被扔进了湖底的存钱罐一样,让他的想法变成了莫名的渴望。

可是他够不到,那个门实在是太高了、太高了。

阿福问妈妈,可不可以把那把木头小剑拿下来。

妈妈盯着锅里的菜,没有回头:“你闲的没事拿它干嘛?”

阿福沉默了,转移了话题。

阿福站在椅子上,努力伸手去够那把木头小剑,够不到。

他又摆了两把椅子,这让他差点摔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木头小剑依旧被挂在大门上,阿福每天进出家门,都站在门口看一会儿它。

阿福过了这么久依旧想要那把木头小剑。

阿福十二岁生日的那一天,他小心翼翼地尝试说:“我想要那把木头小剑。”

拜托了,不要说“你闲的没事拿它干嘛”。

仿佛怕不够一样,他飞快地又补充了一句:“我想要。”

“生日愿望不要许这种简单的事情啊,”妈妈什么都没说,踩着梯子把木头小剑解了下来,把灰擦干净然后递给了阿福。

这么简单。阿福想。

我在害怕什么,妈妈其实不觉得这有什么。

他想要了很久的那把木头小剑,躺在他的手上。它平平无奇,手感很好,是木质的光滑感,外形是传统的辟邪用桃木小剑。很简单,他很喜欢。

阿福抿了抿嘴,然后快速地、小声说:“谢谢。”

妈妈蹲下身子仰视阿福的脸:“不用谢。你难不成很想要那个很久了?”

阿福点点头,攥紧了手中的桃木剑。

妈妈叹了口气。

阿福的心提了起来。

妈妈的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抱住它:“对不起哦,阿福,妈妈没有注意到你想要它,下次一定要让妈妈知道你想要什么。”

阿福也抱住了妈妈。

“再许一个愿吧,想要什么,阿福?”妈妈摸了摸他的头。

 

3.

“拿起你的剑。”

站不起来。

“听不到我说的话吗,拿起你的剑!”

做不到,没有用啊。

“仅此而已吗。”

他甚至没有用疑问句。

“把他带回去吧。”

这个声音,一如既往地冷硬啊,父亲。

我努力地爬起来,手掌被地面磨出一道道血痕,然后摇晃几下,摔倒。

为什么是我呢?我的脸贴着粗凑的地面,看到远处被打飞的木剑,被父亲打飞无数次后,这个画面我已经很熟悉了,但每次我依旧在心底默默地、明明知道没有人回答却也问出,为什么是我呢?

“因为你是霜雪吴家的少主,这是你的责任,每一位会成为家主的吴家子弟,都要经受磨练。”

“因为你要光复吴家的寒山剑法。”

“因为你是我的儿子。”

于是我被父亲塞了这把木剑。

我想,他恨不得让我能直接拿着真正的剑去杀人吧。

但我依旧拿着这把剑练到了十二岁。

十二岁的那一年,我拿到真剑的那一年,在父亲的注视下,我把那把木剑扔下了悬崖。

父亲不知道,我依旧会常常去悬崖边,站在木剑掉下去的地方,往下看。

我想,那把木剑掉下去的时候,是不是带着我的什么一起掉了下去。

二十岁的那一年,霜雪吴家为复兴一搏,协助燕王清君侧,却算漏了忠义侯遗孤。

霜雪吴家上下百余人,仅剩我一人。

哪怕仅剩我一人,我也应该重建吴家。

可我对着吴家的废墟鞠了一躬。错了,便是错了。

对不起,阿妈,没能让您安享晚年,顶着如此污名死去。

我纵身一跃,去找我的木剑。

 

4.

“锤子!去找个瓶子之类的当作转盘使!”

“在找呢!在找呢!别催!这破地方,乱七八糟的。”

锤子在自己房间里翻找着,学校组织去海边,租了一排专门出租用的宿舍,他们一个年级人也不多,一屋八个人刚刚好。

昨天晚上是篝火晚会,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明天就回学校。于是大家聚到他的屋子里玩真心话大冒险。

大锤抬头看到墙上钉的钉子上挂了一个小小的木剑,估计是旅舍辟邪用的,无所谓了,就拿它当转针吧。

“快快快!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唉,怎么又是我啊。”

那把木剑,不管什么力度,怎么转,都一定会指着同一个方向。

“奇了怪了!换一个吧!”陶木也把木剑换成了一个金属外壳的手电筒,“我去上个厕所,你们继续。”

嘻嘻哈哈一整个晚上,大家等到老师过来训人才各回各屋。

第二天早上,大锤起来的时候发现厕所的镜子碎了:“我勒个去,这怎么回事,不会要赔钱吧。”

 

【作者阐述】从一到四的故事排列仿佛是我灵感逐渐枯竭的过程(bushi)

其实本来有一个拿木剑当柴火取暖的想法,奈何写着前面的时候就忘了,外加写不出什么情况你没有柴火但是有一把木剑,没人会带着木剑荒野求生,所以应该是困境自带,类似于赌神学长之前北极电影院那篇场景习作?突然很想写迷宫一样的城堡【可恶你为什么都写完前面了才灵感爆发啊】

1写的很爽,我好快乐。

34都有些仓促。

第一篇【黑色的星星】我真的好快乐啊哈哈哈哈,dbq

布莱克尼斯是黑色的意思,艾斯特莉亚我忘了是什么语的星星的意思。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