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角

【。】

天光很亮,视野很好。

那个摄影师还在身后站着……我搞不懂他,为什么要来这种随时会送命的地方。金钱?名气?但那都没有生命重要吧?

“我们小队在这片区域已驻守了一个月了,另一支试图夺取区域控制权的武装组织每天零星地来骚扰几次,开火是常有的事,但没什么大影响,控制线还是那个位置,一直没有变动。”他试图从我嘴里了解一点信息,而我不能说太多。——只是这一点或许是没关系的,随后我闭上了嘴。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那家伙就在我身后坐了半天。也许我不应该把后背交给一个陌生人,但我更不愿意将自己的脸暴露于镜头之下——我讨厌置于漩涡之中的感觉,尽管旋涡可能于我这样一点微不足道的水滴没什么关系。现在的情形还算松弛,兼顾身前身后应当没什么问题。

“这算是前线了吧?感觉没有很刺激啊……你们每天做些什么?——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好奇,好奇而已。”刺激……我有点生气,他完全把战场当成了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或者什么大电影——我是没见过——所描述的英雄场面。但事实完全不是这回事。我很想用向从同伴那里听到的,一种“冷漠的,藐然的主人公式”口吻干练地回答他的问题,最起码做的酷一些,让他意识到战场没那么简单。但显然我并不擅长装模作样。

“我么,躲在塔楼里,趁着时候一到开上两枪——说真的,这地方倒是很隐蔽,不用像其他哥们一样随时担心暗枪,就是不能随便离开。”这是真话,我可不想吃枪子儿,不管是敌方的还是自己人的。

“你一天都待在这里,不会无聊吗?”

“这里是战场。”

我不再说话,或许他闭了嘴在琢磨这5个字,又或许没有,但无论如何我不应当用额外的闲聊影响我在战场之中的警觉。这同样是警示我的5个字。

 

他对我的拍摄似乎并不反对,只是一直背过身去。我不知道他是不愿意让我拍到他的脸,还是这个地区已经危险到不得有一刻松懈——他从没把枪放下来过,从我进到塔楼起,他一直紧握着它。这里的光线太暗了……现在是上午?中午?进到这里后时间概念都有些模糊不清了。他们,这群持枪的,或者说这群民兵,是怎么做到夙夜守在这个压抑而糟糕的地方的?太令人难以想象了。沙袋堆了满墙,将光线堵在楼外。墙壁上喷涂着意味不明的油漆——或许是恐吓吧,谁知道呢。废旧的尘土和硝烟在狭小的空间里沉积,气味久久挥散不去。墙壁上大块墙皮已掉落,留下片片斑驳,露出了里面堆砌的砖块。这使得它看上去马上就要坍塌一样。他的衣服看上去和沙袋差不多脏,脚上皮靴也暗沉得不再反光。我是因为对传说中的动乱区域前线感到好奇而来的,没想到真实情况竟是这幅光景,比我想象中的要糟糕一千倍。

 

这张照片就仅仅被印在某份并不很引人注目的报纸上,那已经是前些年的报纸了,被一张又一张灰色的厚重的纸页紧紧地叠在中间,边缘侧有些发黄,但载在上面的照片仍能看清。这张报纸被几个小男孩拆家的时候翻了出来。“哇哦,”其中一个惊叹着,“这张背影看着真酷,你们看他还拿着枪欸!比其它照片上的废墟和干瘪的人有意思多了。”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