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奏习作

老渔夫照常去海边打鱼,看到一条红色怪影,从此他消失在海里,眼泪化作海水。

我因海啸偶然停泊在海港听到当地人的传说

老渔夫照常去海边打鱼

在鱼眼中看见一条红色怪影

其他渔夫看见老渔夫的船沉了却没有救

他消失在海里,眼泪化作汹涌的海水

乌云密布,狂风怒吼着。“现在风浪太大了,船长,咱们到附近的海港停留一天吧。”被海水淋成落汤鸡的水手对我说。我点了点头,船向附近的维林港驶去。

船上的小伙子们已经有半年没落地了,即使这大风大雨也无法浇灭他们兴奋的火花。我穿过他们,找了家酒馆休息。

“晚上好,来杯‘深海炸弹’。”我撑在吧台前,打量着四周。“好嘞!您是外面停着的那艘船上的吧?”小年轻嬉皮笑脸地向外面的船指了指,“我们这里天气就没几天晴朗,真是见了鬼了……不过也是这样酒馆的生意才能好一点嘛!”

“说什么呢!咱们这都是报应!是那个老头的报复!”突然一位老太太从后台走出来,瞪着眼珠敲青年人的头。“什么老头?”我好奇地追问。老太太瞥了我一眼,讲起了故事……

那时的老太太还是个姑娘,和父亲外出打鱼。这个镇子很小,几乎一半人都以打鱼为生,从小姑娘就对自己的邻居爷爷产生严重的好奇,那个爷爷身上总是湿淋淋的,花白的头发遮住深邃的眼睛,有一股深深的厌世气息……小姑娘在船上盯着不远的老头消磨时间,他的渔网知道现在还空空如也,这时鱼鳔动了……

“那个老头向水下望去,看见了黑水中两个诡异的红光,是鱼的眼睛!!!”老太太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冲我大喊。

小年轻面色铁青地把一瓶棕黄色液体的杯子推倒我面前,液面上气泡连串破碎。

“后来是一阵巨响……他的船翻了,卷到了漩涡里,他向我们求救,但谁也没有理会。后来我们去海里找,他消失了,所以这就是报复!他的报复!他化成了恶魔,指挥海水攻击我们。”

身边跟随我来的水手们个个小声谈论着,难道真的有这么奇幻的故事吗?

“叮!”吧台的年轻人轻轻碰了一下杯上叠着的小杯子,两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白色的泡沫从杯中涌出,“您的深海炸弹好了,先生。”

我接过杯子,一口闷了下去。伴着浓烈的酒香,我推搡着我的小水手们离开了阴郁重重的酒吧。“头儿,那个老头好过分啊……”还没说完,我使劲拍了这些小伙子们的头。

“你们专不专业?一个小姑娘是怎么把隔壁船底的红眼珠看得清清楚楚的?这俩船离得这么近也没先撞出个窟窿?”

“那头儿您的意思是……

“今天晚上凑合一天,明天就走。人家的事儿咱们不要多管。”

第二天雨小了一些,正当我们认为自己顺利驶出港口时,船突然微侧过来,大把海水涌入船舱,比我尝过的任何地方还咸还苦。狂风呼啸着,旋风以肉眼可见的形态穿过我们的船直冲岸上的村庄。

根本没有什么红眼怪物。隐约中我听见怒吼。

一切都是阴谋。他们嫌弃我。污蔑我。

我要让他们死。

“老大!!!”水手拽住我指向身后的狂风,“怎么办?”

我收拾好自己的衣服,瞅了他一眼。“不要多管闲事。”疯癫的老人遭到村里人的鄙视,被冤死。村人只是嫌弃老人的存在,他们之间到底谁对谁错,该怎么算清才公平呢?只能交给他们解决吧……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