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奏写作–夏槐州

福一不小心闯入了祁先生的小店,自此开始了一段奇妙的旅程。

五句话:

1.福一是位实习医生,他刚刚大学毕业,致力研究一种药物治愈绝症。

2.他所在的医院有重要机密,他被人追杀。

3.他闯入祁先生的小店避难。

4.祁先生和他一起齐心协力查清秘密。

5.福一回到医院,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医生。

 

正文(没写完的)

九月份的南京还带有些夏天湿热的气息,虽然没有连绵下起的小雨,天气依旧不那么明朗。
福一看着眼前略微阴郁的天皱了皱眉,从南京大学医科教学楼里走出来。他今年刚刚毕业,九月份教师节,抽空回学校了一趟。
他大学四年极为内向,身边好友不多,老师对他也不是极为上心。但他对医学有着极为狂热的热爱,南大的的确确为他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他回到学校或许也只是因为这个。
他现在在一个南京当地比较闻名的医院做实习医生。拿到这个机会曾经让他的许多同学羡慕了许久。
他边想着这些边走,道路两旁的银杏树还是绿油油的,没有一点发黄的迹象。
南方的秋天来的很晚。我的秋天也是吗?

实习的过程并不太顺利。他内向的性格让他在每次开会前总会让同为实习医生的朋友们替他讲出来,而那些坐在最前面的领导们也会选择性的忽略发言结束后补的那一句,“这是福一写的。”两个月过去,同一批去其他医院实习的舍友们几乎都正式医生,但他转正的茫茫之路还没有一点线索。
是啊,自己和南京多像啊,福一想。
南京的秋天总是来的晚些,而自己收获的时候会不会永远也不会来了?
福一不敢再想。

他回到医院提供的宿舍,从微微摇晃的书桌抽屉中取出一叠整整齐齐的手稿。
他正在研究一种药物。在刚入学的时候,老师对他说,这种药物如果能够研究出来,有可能对治愈绝症有着重大的作用。当时的他刚刚参加完姥爷的葬礼赶到学校。他的姥爷是患癌去世的,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姥爷在短短几个月内从体格强壮变得瘦骨嶙峋,到最后几乎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当时的他立下志愿一定要研究出这种药物。
大学毕业了,略有了一点眉目,他把手稿带出学校研究,在医院的实习并不很忙,他得空就回学校做做实验。
没有进展。
他愣了很久的神,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把它小心的放回抽屉中。

躺在床上,良久无眠。他决定站起身下楼走走。就在这时,门外悉悉索索的声响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溜下床,把门打开一条缝看着。
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男人正蹑手蹑脚的向院长的办公室方向走去。福一心里一紧-该怎么办?
坐视不管。
惹火上身。
看着他的身影越来越近,微微亮的月光让他看清了那位男子的脸–是门口的保安。
他是来做什么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心中有一万个谜题等待着他去解开。
没时间继续思考,保安越走越远。他悄悄把门拉开探出头。
保安走到了走廊的尽头,用什么东西捣鼓了两下锁打开了院长办公室的门。
他悄声的钻了出去,慢慢靠近保安。他动作很慢,但是楼道太黑,他还是不小心碰到了铁门。
铁门一颤,清脆的金属声音传出。
他仿佛能看见,在屋子里翻东西的保安突然全身一震然后冲出来。
愣住。脚步声越来越急促。
看到影子的那一刻,福一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但是好像已经晚了。
人影站到了门口。
他几乎是跌跌撞撞的冲出楼道,冲下楼梯,冲出医院。
他因为紧张紧绷的身体让他几次几乎摔倒。他看到保安手里的刀。
脚步声从未停止。
他漫无目的的跑着,拐进一个又一个的巷子,直到再也听不见那个脚步声。
抬头看到一家挂着荧光牌子的小屋。借着荧光能看到这是个普普通通的纺织小店。
福一顾不了那么多,用手推了推门,尽量不发出声响。
门开着。他闪身赶快走进去把门关严。
福一试着喊了一声有人吗,关着的屋子里走出来一位看着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面容和蔼,看着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的福一连忙让他坐下来休息。
喝了几口水缓了缓,男子告诉福一他叫祁先生,福一把刚刚的事情跟祁先生说了。
祁先生让福一先在自己屋子里休息,第二天早晨再说。

阳光如约洒进床帏。
祁先生给福一买好了早餐。

 

(暂且想写一个出乎意料的结尾嘿嘿)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