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奏写作

A等了B四年,但他发现B只是享受着他的特殊待遇,于使A等不起了,去找了女朋友。

 

1.A发现他追了四年的B只是在玩弄他的感情,A心怀怨恨。

2.C在下午向A进行了第N次表白,但A依然拒绝了。

3.AB挑明了这件事,两人吵架了,AB打了,A忍住了怒火。

4.A独自一人去酒吧喝酒,并在酒吧里闹事儿。

5.AC打电话,答应了她的追求,但要求她杀了BC答应了。

 

“你不知道的吗?她……她有男朋友的啊。”

玩笑,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是个玩笑,绝对的玩笑。但我看到舍友毫不掩饰的奚落,才知道,这是真的。

“我,我知道啊,我就跟你们开个玩笑,我和她只是单纯的朋友而已。”尤琳,我追了她四年,没有拒绝过,也没有同意过,只是跟我说“再想想”。愤怒,委屈,多样的情绪在我心底混杂,作为燃料推动我漫无目的地走着。

我,博潼,父亲是市长,母亲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优秀的我吸取了他们所有优点,最满意的,就是这副好皮囊。从小到大,没有哪个女人拒绝过我,反倒是更为疯狂地追求我,而我也乐此不疲。让她们疯狂地爱上我,再无情地和她们说再见,是我最享受的过程。尤琳,这个女人!跟我保持了4年距离,耍了我4年!她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滴”手机响了,不用想,是条垃圾信息。专门为这些垃圾设的提示音,是为了避免浪费我的时间。

“博潼,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我已经开好了房间,在如家酒店407,快来吧,等你,快点。”恶心的声音说着恶心的话语,不愧被归为垃圾,令人作呕。她是谁?我忘了,甚至是从来不知道。手机里的这堆垃圾,只是我备用的牺牲品。

“叮”是尤琳发来的消息。对,那个婊子约我下午去她的公寓玩,怕不是为了给我留下更多的念想,不让我太早放弃。

她一个人住,公寓是简约风的,家具是纯白的,收拾的很干净,和她常穿的衣服一样。我知道,洁白的储物柜里必塞满了肮脏的垃圾,因为见过,但她的外貌,却曾让我忽略了这一点。

惯例,她向我吐诉生活是怎样的不如意,还要夹杂着对我的暗示,说什么好想有个人可以陪着她,虚无飘渺的话像不会歇脚的鸟,却才发现早已在它处安了家。虚伪的语言、语气、语调终于使我的情绪管理功能失控,歇斯底里地大喊起来。

“你个婊子,老子TM追了你4年,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

“你喜欢沉默,嗯?跟老子这装清纯?你用老子的钱,去TM勾引别的男的,要点B脸行吗?你就TM是个妓女,死妈玩意!”

啪!一声巨响后,带来的是一段寂静。婊子还是那么高尚。微怒的表情、被泪水包裹的双眼在提醒我:她受了多大的委屈。一切是那么自然,如果她不是学表演的。

“滚。”她终于说话了,用来结束我的暴行。我也如愿以偿,离开了这个肮脏的地方。

法外酒吧,这很热闹,超级热闹,三教九流鱼龙混杂,可以提供最奢华的服务,也有最廉价的服务。两个区域用一条小溪隔开,倒是有座小桥连接。我来这里喜欢坐在高消费区看着一群垃圾肆意狂欢,发泄生活中的不顺。既不失身份,还可以看到别样的景观。玩的最嗨的,往往都是最惨的,那些人,便是每晚的台柱子。

卡座的小电视吸引了我,一则快讯:醉酒男子挑唆他人犯罪,却无罪释放。“醉酒、挑唆、无罪么,好像可行。”又点了杯烈酒,我酒量其实很好,只是没人知道。喝完,算着我有些微醉,便开车离开了。

我没有直接回家,特意饶了几圈。开的不是自己的车,而是找朋友借的。没有特殊车牌,果然被交警拦下了。当然,他们不敢怎样,只是要让他们知道,市长公子喝醉了,就够了。

把车开到个不起眼的地方,熄火后。我拿出手机,开始翻找这次的牺牲品。“滴”:博潼你到哪了?快点来吧,我等不及了。我嘴角翘了翘,给这位等待着的可人儿打了电话。

“喂,亲爱的,我可能来不了了,我被欺负了,很伤心的。”

“就是有人骂我,还说我去找你,就是瞎了眼。”

“消气?可是她骂的好难听的。”

“我,我想怎么样?我就是不想再见到她了。”

“是尤琳骂的,她真的是好讨厌。”

“嗯嗯,我等你。”

鱼儿终于上钩了,她想给我一个惊喜,我也要还她一个惊喜。

 

12月16日下午3点,在海帆大学细雨湖底发现了沈琳的尸体。

12月17日上午9点,凶手王清池被抓获。

12月17日下午1点,王清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都结束了,一个圆满的结局,只是那个婊子的男朋友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酒吧还是那个酒吧,只是小溪干了,桥断了。不过无所谓,我坐在卡座里,看垃圾们继续挣扎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