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奏习作

大飞象丢了儿子,在寻子途中碰到了襁褓中的小河猪,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1、大飞象丢了儿子,踏上了寻子之路;

2、大飞象于雪山捡到襁褓中的小河猪,不忍将其丢弃;

3、大飞象寻子路中顺带帮小河猪寻父,未果;

4、大飞象对小河猪有了感情,决定将其视若亲子,抚养长大;

5、小河猪慢慢长大,两人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雪下得很大,狂风拂面。

伍的肩头早被化雪淋湿,风雪中,他连眼睛也不大能睁开,所幸天不亮,不然半眯着眼怕也行不通。腹间伤口尚在滴血,若是他回头,定能看到白茫茫大地中那些鲜艳的红,它们,扎眼极了。

他觉得他快要支撑不住了,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但他不能倒下,他的儿子,视若珍宝的孩子,被那异族夺走了。

那是他用了七年时间一步步制作的,不论被涂抹的看不出原本颜色的设计图、抛开他走遍九州寻来的异铁,这把踏雪,是他在雪山七七四十九天锻造,融了满满一瓶血锻成的。

剑成之时,漫天飞雪,三日不停。

锻成踏雪,是他从小的志愿,也是他们一族,飞象一族的梦想。

他做到了。

 

但他尚未看清,不及轻抚剑身,不及为它套上同源制作的剑鞘,不及为它套上淡蓝璎珞,也不及舞出一次剑花。

来人白纱拂面,耍的一手好匕首,步步杀招。

他腹部中伤,呕出一口鲜血,恍惚间,剑被夺了。

他的亲子,踏雪,被带走了。

他一步步挪动着,祈求着,找到那夺剑人的身影。可漫天飞雪掩人踪迹。不过片刻,这天地只余他一人,只有,雪山上雪,雪上血印证了它曾存在。踏雪曾在。

他倒在了雪中。唯一牵挂,是踏雪。他的孩子,世间瑰丽,牵动人心的孩子。

他知道,他失去了它。

 

伤口被细心包扎,房间空荡荡无人。开水还烧着,想来主人暂离。

他留下碎银,动身离开。

雪山脚下的溪水美极了,清澈,又刺骨。

他在那里看到了一个小孩子,或是称为婴儿更加妥当。

孩子睁开了眼睛,那是山顶雪,是踏雪的颜色,是纯白,在也就是他被抛弃的原因了吧,他想。

他带走了这个河猪族的孩子,他为他取名叫拾叁。

他们的日子很难,他本就落魄,又带了个孩子,好在,拾叁很省心。

 

他是天生的剑客。

伍不止一次这么觉得。

长虹贯日,一剑镇山河。他的剑影步亦是极好,当得上一句随心而动,招式变化诡谲,你无从判断下一次攻击的招式甚至方位。

是剑客,也是刺客。

白发白瞳和他相配极了。一如剑道,寒彻。

他配得上踏雪,又或许,他就是未了踏雪而生。

若是踏雪还在,多好,站立良久,他留下幽幽叹息。

 

再一次的,他锻出了。

银华耀耀,是雪走。

世上已有踏雪,怎能有其二。

剑名雪走,便是华山雪亦要退它锋芒,是为雪走。

这剑,是他按着拾叁剑招打造的,绝不输踏雪半分。

 

拾叁成了大名鼎鼎的刺客,以一手剑法出名。

但江湖无人见过他剑真容,见过的,都不在了。只留下口口相传的耀耀银华。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