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与冲突–夏槐州

一个人想要象牙,于是他刺,他的世界从此变成了迷茫的。

“你的颈项如象牙塔;你的眼目像希实本·巴特那拉并门旁的水池。”

夏寒数不清自己做了多少次噩梦了。
每一次噩梦后,他的脸上泪痕布满。在白天,疼痛已经毫不掩饰的蔓延全身,夜里的梦中自己依然是千疮百孔。
医院白色的墙壁上爬满了裂纹,蓝色的窗帘已经有些肮脏破旧。
门外,近已破旧的标牌上标示着这里住的病人大多以时日无多。两天一次的化疗让他头发脱落,嘴里长满了溃疡,隐约有血渗出来。
他只有28岁,正是年轻的时候。即使是这样,他的脸庞依旧清秀。
和许许多多癌症病人不一样,他想活下去,他想要自己未来的人生。
他已经交不起病房费用了。床头摆放着厚厚的发票单,每一页上的数额都令人触目惊心。难以想象这个28岁的男人身上背负着多少的经济压力。

夏寒太需要钱了。他需要钱来治疗自己的病痛,他需要钱来完成自己的梦想。
他的朋友的为他带来了一丝希望。他的朋友邓原,表面上是公司老板,实际上做的是象牙走私的生意。听到”钱“字,夏寒立马振作起来,表示自己想要和他一起走私象牙。
象牙,钱,象牙,钱……..
他被钱冲昏了头脑。

怎么得到象牙?
他拼了命的去上网搜集资料。哪里有成群聚集的象,哪里的象牙质量好,过海关容易,卖的贵…….
他们都在刺。
夏寒用手中的电脑刺。他刺中这些象牙所在地的心脏,刺中那些容易被漏检的海关,刺中那些消费者的心理;邓原用刀刺,他看着那把刀如何刺过大象厚重的皮肤,刺入他们血色浸满的皮肉,刺入他们坚硬智慧的头部,刺进他们嘴旁白亮的象牙,刺入他们呻吟抽搐的生命。
这一切,他们都无动于衷。
夏寒在搜索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则视频。
视频里面,外来的狩猎者,那些被钱财驱使的可怖面孔,拿着枪和刀闯进了大象们赖以生存的极乐园。他们就如同圆明园里的悍匪,一枪将一只大象打翻在地。
刀插入它的头部。
没有麻药,没有保护措施,硬生生的插进去。
大象痛的抽搐。它在流泪啊。
然而,他们还在大刀阔斧的进行着自己认为伟大的事业。它们把象牙割下,血染红了这片土地。
它只有半个头了。
它呻吟着,努力挪动自己的身体。
它明明那么努力的想要站起来,可是血太多了,太多了,流进了它的眼睛,流进了它的耳朵,流进了土地开出惨烈的红色花朵。只剩下半边头的它最终还是没能站起来。
它就那样躺在这里,没能继续活下去。没有人为它盖上一层白布。

他的心被刺中了。
大象被刀刺进了心脏,他被血色刺中了良心。
他像是猛然想起了什么,打开已经被灰尘尘封的抽屉,里面躺着一本圣经。
在夹着小小书签的那一页,书上有这么一句话。
““你的颈项如象牙塔;你的眼目像希实本·巴特那拉并门旁的水池。”
结白莹亮的象牙,组成清亮的塔。
他突然迷茫了。
自己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为了钱财?
他看向自己床头摆放的象牙饰品。他猛然的看见,象牙也是微黄的,有瑕疵的。

想要象牙还是象牙塔?夏寒这样问自己。
他仍在迷茫。
恍惚间听到耳边传来低语:
你的未来如同象牙塔。

作者阐述:这几个关键词感觉都蛮富有攻击性的。

看到象牙的时候只能想到走私,然后又想到象牙塔,所以引用了一句话。

希望能写出来他被血腥的画面所震慑而良心忏悔,最后迷茫举棋不定。但我相信看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应该就能有自己心中的结果了!

(我的想法是他的未来如同象牙塔,象牙塔洁白但也有瑕疵,就好比人生虽然可能坎坷短暂,但是却有它独特的价值。想活下去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我们在生死面前是否更应该具有一些人情味,更应该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呢。)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