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景问卷-夏槐洲(未完全完成)

1、名称
茗河谷 凤梧寺
2、地理位置
日本东京 樱上水城。
凤梧寺在一座名叫茗河谷的山谷中坐落着。山谷汇水,流过的那条河却不叫茗河,名叫天河井。天河井水很急。附近有很深的港湾,船舶停留方便,名为下龙湾。
3、大致面积
4万平米,是一个中型寺院,需要大半天才能走完一圈。
4、存在的时间/历史沿革
凤梧寺始建于1607年,历史悠久的一座院落。
传说在樱上水城原来有一座还要更古老的寺庙,那时就是唐风的建筑风格。但在一次战乱中被摧毁,曾经的那批人不知去向,后来有从其他地方来逃难的僧人,成功渡过了水急的天河井。传说这些僧人曾见过天河井的水神,是水神护送他们成功过河。作为感谢和感激,僧人们在这里建立了天河井。世世代代有僧人居住在之中。这些僧人是佛教信徒。在1950年后,被政府保护起来成为珍贵的文化遗产,从1965年起开启援助项目,僧人们辟出了小院落居住,剩下地方开放参观,除火曜日和水曜日(即星期二与星期三)外向大众开放,每天限进300人。
(人类世界)
5.建筑特色
建筑都是唐代的风格,向来是中国影响的后果。凤梧寺并不是在这块地皮上最初始的建筑。

6、内部格局

7、文化
佛教文化氛围浓郁。历史悠久的院落似乎都有一些非常明确的文化倾向,而且不会改变。这里的佛教文化与传入中国的文化还略有不同。
8、出没的人(居民、职员、其他……)
人的种族/民族/阶层/性别/思维特征……
这里的人流淌的是日本最大的民族大和民族的血脉。他们都是黄种人,有男有女。他们既不属于社会上层,也不属于社会下层,比较类似与中国古代中的士人。他们思维极为敏捷,具有日本民族的创造力和本身所有的警惕性。

(自然界)
4、地貌/地质构成
那里多山,但有小小的平原。
5、气候
日本的气候自然是温和湿润的。
6、季节性变化
夏天热些,冬天冷些,但绿色的确是时时盛开的。
7、植被 动物 习性
植被多是绿色的,藤蔓,树叶,都是属于其他地方夏天的风景。
动物有很多,最多的是鹿。一群一群的鹿在草坪上踱步。

8、发生过的大事
要说大事的话,也没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只不过在十几年前曾经起过一次火,把一小部分路烧毁了,但人和鹿都没有受伤。
9、它外部世界的环境(政治/经济/文化/地理……)
它和外部世界的关联实在不太大,就如同一个亚特兰蒂斯一样,像是失落的国度。
11、其他

 

故事习作:

“这个世纪疯狂,没人性,腐败,但你温柔,清醒,一尘不染。”
01

稻垣维从小就在寺庙里长大。
这座寺庙是他唯一的活动区域。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老僧人们也从来不告诉他。
在寺庙中长大,自然也就是僧人,许多的禁忌和礼仪并不让他感到麻烦,意外,因为他从来没见过外面的世界。
比他年长的僧人们都说,茗河谷的另一侧是樱上水城,那里繁华似锦美如绸缎。那里面有座上好的妓院名为风月楼。那里的头牌名妓名叫北原希。他跳起舞来就像水蛇一般扭成九段,身姿妩媚。唱歌时,尾音蔓延绕梁在耳畔,婉转悠扬。
清心寡欲的生活大多是索然无味的。在这些平淡的日子里,这样的消息似乎填满了他们难以抑制的欲望。
维虽然小,但毕竟已经成年了,这些带有诱惑的妩媚的消息对于他来说像是香气萦绕的屋宇,闻到了神魂颠倒的气味却又害怕靠近。

02
每年的年末之时,樱上水城一年一度的水灯节开幕。在这几天里,成年了的僧人们被允许进入樱上水城。每当这时,大片大片的明灯将会在茗河谷上飞起,天空中弥漫着浓密的水雾,就仿佛灯在水中下坠一般。很久之前的人们看到了这次奇观,取了名字叫水灯节。
今年是维成年的第一年,站在凤梧寺的门口,他的兄长们站在他身边–第一次正式的水灯节的仪式刚刚结束。
他曾无数次向浪海町看过去,只能看到一些星星点点朦胧的灯火–他以为那就是整个世界。
望着缓缓打开的大门,门外的灯火阑珊让他目不暇接。在茗河谷的另一坡上挤满了人。天河井上朦胧的水雾被突然点亮。他和他的兄长们坐着船飘向河的那一端。
岸上还要再热闹些,人们穿着鲜艳颜色的衣服,吵吵嚷嚷的从他身边路过。他的兄长僧人们与他简单交代了几句就四散开游乐去了,剩他一个人站着。
他有些惶恐。站着不动了一会,身边有人骂骂咧咧的经过,催促他快点走。他只好跟着人流的方向移动。
走了一会,抬眼,他看到了华丽的房檐。他从未见过那样鲜艳的颜色的,金黄如同瀑布一般在人的眼眸中流动。楼倒是这建筑中很高的一座了,凤梧寺的樱阁似乎都没有它高。他几乎没有犹豫的就走了进去。
楼内歌舞声音蒸腾弥漫。他随便挑了个地方坐下。
十八岁的年纪面容自然是清秀好看,在凤梧寺僧人也不需剃头,今天他又换上了类似西装一类的衣物,自然是非常显眼。
妓院妈妈扭着走过来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的,他显然有些局促,但很快开口问道,“这台上唱歌的是谁?”
妈妈立刻讨好般的回答,“是刚来的十四岁小姑娘。需要我给您带过来吗?”
她的声音并不怎么好听,还带着一丝颤意。他回答,不了谢谢。
略微有一丝烦躁,他看到在一旁的台子上坐着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他披着一袭红衣,望着远方轻轻唱着什么。
有某种引力似的,他朝他走过去。
他侧脸凝练干脆,有种混血的风情。他忘了自己在什么时候听过关于中世纪近乎狂诞的骑士和爱情,维只是觉得现在应该更加靠近这个神秘风情又迷离的男子。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维先开口。
坐在台子上的男子缓缓抬头,”赏风景。”
“已经十二月了,寒冬凛冽,不冷吗?”维看着他单薄的红衣下发颤的身子开口问到。
“冷啊。先生可否把您的外衣赏与我呢?”
他说这话时,眼中万千风情流转,世间最鲜艳的玫瑰花都要黯然失色到枯萎凋零。
维走近,把自己的衣服披在他身上。他的手很凉,白色如同在冷窖中被冰封千年的白瓷一样,冰冷但无比动人。
坐在台子上,维才惊觉这个位置看到的景色不过是些枯萎下坠的树。“自己一个人坐在这里不无聊吗?”
“有先生坐在这里陪我,又怎么会无聊呢?”
他正用一种极其温柔而凛冽的眼神注视着他。
维无意义的张了张口,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台上的歌声戛然而止。那位小女孩被叫下来,跟着一位中年人上了楼。维看见她的脚止不住的颤抖,那男人倒是毫不局促的推着她走了上去。
“先生应该很瞧不起这里的人吧。这里的人都是贱骨头,不是吗。”他开口问道。
在寺院里长大的日子里,他的兄长,老师们对这些人都嗤之以鼻,却又总是在。他正想开口回答,却听见有人在门口呼喊他的名字。他起身急匆匆离开,身后有人拉住了他的黑色袖子。“先生抱歉,外衣我整理干净了明天给您吧。中午在门口好吗?”
维还没答应,他就已经转身离开。他削瘦的背影里却带着一丝妩媚。
他出了门,兄长们问他你的外衣呢,他混混沌沌的回答送给感情了。

03
维如约在门口等待。
临近中午时分,还是没盼到那个身影。他看到从楼中缓缓走出一袭红衣的他才松了口气。他手里抱着他的外衣,全身却微微发抖。
维向他走过去,问他为什么又穿这么少,抬头却看到他额头上还残留着点点汗水。想来是出来匆忙,眼角上还残留着黑色的淡影。
“先生来的这么早。“他开口说到。红色的身影在冬天枯萎的树下就像是树上本应绽开的艳色,应该如同高温一样炙热可人。”我还以为您不会来的。“
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但还是没有开口问。
一阵强风吹过,他瘦弱的身体在风中摇晃,他伸出手护在他的身后。像是感受到了身后的温度,他抬起头来对维说了声谢谢。
“出去走走?”维问道。他点了点头,他们就一起走在樱上水城的街道上。
感觉到丝丝凉意,维抬头才惊觉已经下雪了。白色的雪粒落在他的发间,落在他的红色袖子上。两种纯色绝美的交融,缠绕又断开,维一脚陷入名为温柔诱惑的陷阱。血色和雪色之间,维在美和清醒挣扎。
他又在看着维,用那种倾倒众生的迷离眼神看着他,维缓缓的靠近他,却始终不敢把他搂入怀中。
他似乎是看出来了他的局促和犹豫,笑了笑。有时候笑的勾人心魄,没有开头没有预告,只是突然进入一个令人欣喜又迷离的境地。
“先生冷不冷?”他先开口。
维说嗯。
他突然就明媚起来,认真的对他说,”为什么不靠近点呢?“明艳的红色在天空的雪色中显得更加鲜艳温柔。
维也不再犹豫,伸出手把他搂的更近。
”你叫什么?”维开口。
“先生先回答我你叫什么吧。”他说话的语气带着独有的冷傲和妩媚的气息,令维快要窒息在温柔的海洋。
“我叫稻垣维。你呢?”
“我是北原希。”
维想起了兄长们的话语,一瞬间身子颤抖了一下。
希注意到了他身体的变化,倒是完全不意外,继续问维,”上次先生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我们楼里的人,都是贱骨头,不是吗?“
维说,众生都是平等的。
希一下子笑了,如同樱花在春天绚烂一般灿烂。
“先生可愿听我一曲?”
他们停下来脚步。路边的神社已经点上了灯火,一刹那两人身边的光芒蔓延的适合情愫的生长。
“回楼里去听啊。”维也突然笑起来。
希踮起脚尖,维低下了头。

04

水灯节结束了,维要回到凤梧寺里。
希出来送别他。他画着浓浓的装饰,倒是显得更加妩媚可人。希伸出手把一封信交给维,黑色的淡影掩饰不了他微红的眼眶。
他的兄长们一路上议论到风月楼,说那北原希竟然是一位男子,但他的风情妩媚谁都抵挡不住。”就是贱骨头。“他们说的时候满面的嘲笑不屑。
他们没有注意到,维攥紧了那封信,眼角微红。

作者阐述:还是没写完,感觉有许多需要改进的!这是第二次尝试写爱情了,期待自己会有些提高!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