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写作之小场景~(团子

(”书接前文“哈哈哈~

 

关于场景的提示性问题:

1、名称

 日本一所普通高中里的一间极普通的教室

2、地理位置

日本东京 

3、大致面积

不太清楚~总之很小就对了~

(好像~一个班级里大概有24个人趴~)

4、存在的时间/历史沿革

自从1879年建校以来~这间教室在这个地方,期间不断翻新。

(人类世界)

5、建筑特色

这间教室很普通~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可能就是大家在墙上为了捉弄我和爱衣而画的涂鸦吧。啊对,班级里的两个角落,这是他们两个常在的地方,那两张桌子很是干净。

6、内部格局

前面有一个大大的讲台,老师总是叫他“多媒体”,我们从来不这么认为,它明明只有放电脑的功能,还不如叫它“大箱子”。

教室里的桌子很多,有几张放在教室的后面,总是有被老师叫做领导的人坐在那里。我和爱衣觉得它神圣无比,就像是中世纪城堡当中高高在上的王位一样,或许它的确很高,大人们坐在上面总是会看到我和爱衣,这让我们在课上就像是宫殿地毯两旁的士兵,不敢向两边看去。老师总是说“你们现在代表的是学校”~我和爱衣因此也不敢在有领导来的时候望向对方啦~那些领导走了之后,我们总是聊起中世纪的历史,可能就是源于“领导的椅子“吧

啊对~还有那个窗台~教室里有三个,我坐在靠窗的那个角落。

7、文化

班级文化好像是“个性鲜明”吧~

8、出没的人(居民、职员、其他……)

人的种族/民族/阶层/性别/思维特征……

……

这里的常驻民是我们,职员是老师吧~都是智人哦,有的人很聪明,总喜欢教导我们这些“不懂事的人“

嗯好~继续写故事趴~

《樱花雨》

第一话~樱花坡道

“呐,你说,樱花雨会停么”爱衣这样说道。

那是二十一年前,我们刚刚成为小学六年级学生的时候。那时的我,总是背着一个大大的书包,里面除了一根笔和几本漫画书,就只有昨天偷偷溜进去的樱花瓣了。

那时的天,是那么开阔,专属于春季的“粘性”好似一双手无时无刻抚摸着我。我爱着这粘粘的感觉,总是有一种难言的奇怪之感。摘了围巾拿在手里,手心是热的,而颈部是干冷的,  粘粘腻腻。      

春季,道路两旁开满了数也数不清的樱树,漫天的樱色花瓣无声飘落,地面也全都被樱花覆盖染成一片淡淡的白色。温暖的天气,天空好似被蓝色的水彩浸透过一样显得清澈而空灵。虽然不远处便是新干线与高速公路,但那边的喧嚣却完全传不到我们的所在,围绕在我们身边的只有报春鸟儿那优美的鸣叫。这里除了我们两个之外便再没有任何人。 

没错,那好似图画一般的春季瞬间,是流动的。除了我们之外,便没有任何人了。至少在我的记忆之中,对那一天的回忆好似画面一样,或者说是像电影一样。流动着,定格在那里。每当我回忆起以前事情的时候,我都会把那个时候的我们两个人单独从这樱花飞舞的图画中拿出来,从这满是粉色的电影中剥离出,仔细品味一番。高中的听过这么一句话:“欣赏一部作品的时候不应该只看单独个体,应当把他放到环境之中去。”我是个不听话的孩子,我只想把我们剥离出来,这样的我们,是那番单纯。当时只有十一岁的少年以及与少年身高相差无几的十一岁少女。两个人的背影被完全包裹在那充满光明的世界之中。画面中的二人,永远都是那样的背影。而且总是少女先一步向前跑去。直到现在我依然无法忘记在那一瞬间少年心中激荡起来的寂寞,即便在已经长大成人的今天仍然能够感觉到一丝悲寂。 

就是在那时,站在漫天飘落的樱花之中,爱衣说樱花好似飞雪一样。 

但是我却并不那么想。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樱花就是樱花,雨就是雨。“诶,是么?你说雨会停么”

“嗯,好吧”爱衣淡淡地说,然后便追着樱花向前跑去,跑了两步之后又转过身来。爱衣栗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之下闪出华丽的光芒,接着说出了更加让我迷惑的话语。 

“那,樱花雨和暴雨你更喜欢哪个呢?”

“我,喜欢,樱花雨吧。”当时的我真是天真烂漫,如今的我整日在樱花雨中奔跑,也不曾有一丝喜爱之情。话说回来,暴雨中奔跑的我,也不曾反感暴雨啊。

“你说,明天会下雨么。”爱衣转过身去举起透明的小伞在手中转了几圈,樱花瓣围着她,是那么自由。

“我想,应该不会。”

“嗯,樱花雨,不会停的呦。”

“那你说云为什么不回掉下来呢,要是一块一块的云像樱花一样飘下来,那该多好啊。”爱衣总是问些奇怪的问题。

“云飘在天上,怎么会掉下来呢。”我疑惑地答道。

“那雨为什么会掉下来呢?”

“因为雨更重呀。”

“樱花雨呢?”爱衣转过去,藏在缕缕发丝间的樱花飘落。

“嗯……雨中怎么会有樱花呢?”

“会的,既然云在那里飘着,雨在云中藏着,雨也会在樱花里躲着呦。”

“……嗯?”

我不由得感慨着向天空望去,接着便看到满天的樱花。看似平凡的事情由爱衣那可爱的少女声音说出来之后,对我来说竟然成为了宇宙真理。

“……嗯?”

爱衣忽然重复了一次我的话,然后继续跑到前面去了。 

“啊,等等我。”我慌忙从后面追了上去。 

那个时候,在放学的路上互相交换从书中或者电视之中得到的在当时的我们看来非常重要的知识——比如说花瓣飘落的速度、宇宙的年龄、还有银的熔点什么的——是我和爱衣最常做的一件事情,渐渐成为了习愤。我们两个好似准备冬眠的松鼠在拼命收集食物一样,或者说像准备远洋的航海家牢记星座的位置一样,努力积攒着散落在世界之中的各种各样的知识。当时的我们很认真地把这些知识当作未来人生中所必须的东西而努力地记着。 

是的,那个时候的我和爱衣,真的知道很多很多的事情。不但知道每个季节星座的位置,还知道木星从哪个位置哪个时间才能够看到。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地球为什么有季节的变换,尼安德特人灭绝的时期,甚至寒武纪中捎失的物种的名字我们都知道。我们憧憬一切与我们相隔遥远的东西。虽然那些东西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基本都已经记不起来了。但是我依然记得,当年的自己清楚地知道这些事情。 

      与爱衣的相会到与她的分别——小学四年级到六年级经过了三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我和爱衣是非常相似的伙伴。我们两个人都因为父亲的工作关系而转学,先后都转到东京的学校。三年级的时候我从仙台转学到东京,四年级的时候她从横滨转学到和我同一班级。明里转学到我们班级的时候,站在黑板前面那因为紧张而显得有些僵硬的表情,直到今天依然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身着淡粉色连衣裙双手交叉在身前的少女,从教室的窗户之中照射进来的春光将她的身体从肩部以下笼罩了起来,而肩部以上的部分则被隐藏在影子之中。少女的脸颊因为紧张而显得有些微红,嘴唇也紧紧地闭着,大大的双眸只盯着眼前的一点。一年前的自己一定也和这名少女现在的样子一样吧。这样想着,不由得对眼前的少女产生了一些亲切的感觉。所以,不由自主地主动过去和她聊天,很快我们便成为了好朋友。 

在这里长大的同班同学看上去显得太成熟,车站的人太多,挤得呼吸困难,自来水的味道喝起来相当难喝,像这些原本只有自己才在意的事情,现在有爱衣一起分担。因为我们两个人显得比较矮小同时又体弱多病,所以比起在操场上面运动我们更加喜欢在图书馆里面消磨时光,体育课对于我们来说是最痛苦的。对于我和爱衣来说,与其与很多人一起在操场上面玩,倒不如两个人静静地聊天或者自己安静地看书更加舒服。我当时住在父亲工作的银行提供的职工宿舍之中,她的家也在他父亲公司提供的职工宿舍内,于是我们两个人放学所走的路基本上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很自然地走在一起,休息的时间和放学后基本也都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度过的。 

于是理所当然的,我们两个成为同班同学捉弄的对象。虽然现在回忆起来,那个时候同学们的行为只不过是天真的孩子气的表现,但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并不能够很好地面对这样的事情,越发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我们之间所能够依靠的只有彼此,所以我和爱衣变得更加接近了。

我们在彼此的心中是最好的朋友,这一点当时的我们再清楚不过了。不知道是哪个同学偷偷告诉了老师,我们就被放在了教室中相对的两个墙角里。课上想讨论问题,老师总是不能理解,下课要聊聊天,同学们总是会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我们是夹缝中的朋友,正是因为在夹缝之中,我们才靠的更近。

小学的最后一节体育课,我和爱衣请了病假,我趴在教室的窗台上,爱衣我的身旁,除了阵阵咳嗽声和轻微的呼吸声,世界是那么静,那么美。

”嘿,又是他们两个~!“

背后的教室里面传来同学们起哄的声音,接下来就是一些不愿回忆起的话语。我们两个人向外面跑去。至今为止我依然无法相信自己当初做了那大胆的举动,握在我手中的爱衣的手是那样柔软,令我感觉到一阵眩晕,我第一次感觉到世界上再没有什么值得恐惧的事情。不管今后的人生如何—我都已经决定,转学也好,考试也好,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也好—只要有爱衣在我身边我便可以忍受任何事情。虽然对于那时年幼的我来说,把这种感情称为恋爱也许有些夸张,但是我能够明确地感觉到自己喜欢爱衣的心情,而且也可以感觉到她也对我怀有同样的感情。从我们拉在一起的手、一起跑向外面的脚步中,我越发强烈地确信这一点。只要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将来便不会有任何无法克服的困难。 

而且这种感觉,在与她相处的三年间不但没有减退反而越发地坚定起来。 

我们都决定一起报考离家稍远一点的一所公立学校,在互相勉励的学习之中,我们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多。也许我们两个都是心理比较早熟的孩子,一边营造着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内心世界一边也为即将到来的崭新的中学生活做着准备。从与其他同学并不熟悉的小学毕业之后,与新的中学同学站在同一个起点之上,我们的世界一定会变得更加广阔。而且成为中学生之后,我们之间那淡淡的感情轮廓一定也会变得更加清晰一些吧。我们一定会有一天对彼此说出“喜欢你”之类的话吧,我不由得期待起来。我与周围的距离和与爱衣之间的距离,一定会逐渐变得接近起来。我们今后一定会更加努力地为了我们之间的未来而奋斗。 

      

我和爱衣很早就明白,学习不是为了学知识,而是为了学方法,这些方法会在未来的生活中用到。我们都很努力地在学,我们总觉得学习是自己的事,我们很早就对学习有了“觉悟”,但细细想来其实是想和爱衣继续做同学。

现在回忆起来,那个时候我们之间拼命地交换知识,也许是因为互相之间早就有迟早会失去对方的预感吧。虽然没有明显的预兆,虽然在心中一直祈祷着能够永远在一起,但是—如果再次转学的话—这种不详的预感依然给自己带来一丝恐惧。

(2019.11.30~)

如果有一天真的失去了最珍贵的朋友,至少也要交换一些关于她的片段。 

结果,爱衣和我还是分别去了不同的中学。小学六年级的冬天的某个夜里,我从明里打来的电话之中得到了这个消息。 

我很少和她通电话,而且还是在那么晚的时候(晚上九点左右,对于当时还是小学生的我们来说已经是很晚了)打来的电话更是少见。所以,当妈妈告诉我是爱衣打来的,并把电话交到我手上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一股不祥的预感。 

“小宏,抱歉。”爱衣细小的声音从电话的听筒中传来。紧接着传来的是我完全无法相信的话语,是我最不希望听到的事情。 

“不能和你一起去那所中学了”爱衣说道,“因为父亲的工作关系,在春假的时候就要搬家到冲绳的小镇去了”她的声音渐渐变得颤抖起来。我却不知道什么原因,身体忽然变得炽热起来,而头脑里面却一下子变得冰冷。爱衣在说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对我说这种事情。我完全无法理解。 

“哎……那,西中怎么办?好不容易考上了。”我终于勉强挤出了一句话。“ 

“我已经办理了转学到横滨乡下的一所学校的申请……对不起,对不起。” 

从电话的听筒中传来汽车经过的声音,爱衣是在公共电话站给我打来的电话。虽然我是在自己的屋子里面,但是依然能够从电话之上感觉到一阵寒冷的气息传到自己的手指上来。我蹲下身去抱住自己的膝盖,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拼命地寻找着应说的话语。 

“不……爱衣没有什么需要道歉的……但是……” 

“我和家里人说要借住在叔叔家那里继续留在这里念书,但是爸爸说我现在还太小了……不同意……” 

爱衣拼命抑制住自己的哽咽,忽然我强烈地感觉到,我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在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忽然用强硬的语气对明里说道。_“……我知道了!”在我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几乎能够感觉到在电话另一端的她惊讶的表情。但是即便如此,我依然无法停止我的话语。 

“已经够了!”我坚决地说道,“已经够了……”当我再一次重复的时候。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总会变成这样! ”

经过十几秒的沉默,呜咽着的爱衣艰难地挤出“对不起……”三个字。 

我拼命把电话的听筒按在耳朵上面。即便把电话从耳朵上拿开之后,仍然无法挂断电话。刚才在电话之中我的话一定深深地伤害了爱衣,我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那个时候的我,还完全没有学会控制自己的感情。和她结束那最后一次令人悲伤的通话之后,我一直抱着自己的膝盖久久无法平静。 

在那之后的连续数日,我一直都在异常沉重的心情之中度过。对于比我怀有更大不安的爱衣,连任何温柔安慰的话都说不出的我,感觉到十分羞愧。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们迎来了各自的毕业典礼,我就带着这种别扭的感情与她分别了。

      有一天,我躺在宿舍里,我已经一整天没去做那该死的工作了,我睡了一天,到黄昏时才醒。一束光从地下室与地面的缝隙里照了进来,正好照在斜照在天花板上。

樱花瓣从窗口处飘了进来,带着金色的边,镜头转向身着毕业礼服的同学们。

我们站在讲台上,这是我们第一次被允许站上讲台。我依旧靠着窗户,爱衣依旧站在门边。我万万没能想到,我和爱衣的最后一张照片,竟也是离得如此之远。我们之间不乏有和我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也有我喜欢着的老师,但在快门落下之时,我却愿我们之间的所有人立即消失不见。我看着窗外,爱衣看着门口,其他同学都看着镜头,这使得我们能被轻易地从画面当中剥离出来,这也算是我们的幸运吧。

这就是我们的最后一天。

“小宏,明天,就见不到了哦。”爱衣轻轻说道,转过身去,拿起书包。

这一天是我们班最华丽的时候,为了这一天,我们花了一周时间来装饰整个教室。

爱衣和我被留下来清理这些装饰。

窗外的樱花裹挟着昏黄的阳光飘了进来,扫把在地上摩擦的声音和风扰动墙上彩带的声音仅仅贴在一起。就这样,大家都走了,我和爱衣,两个人,打扫着教室。我们经常在一起留下来做值日,我们同往常一样把书包一起放在教室门口。之前的我们总是会聊些历史政治相关的话题,而今天我们什么也没有说,任凭彩带撕裂气球爆破的声音溢出整个教室。

“嗯….?”我愣了一下,继续扫着地。

毕业前的几天,我和爱衣拿来家里的纸,做了上百条彩带。我来折,她来剪,我总是抱着一堆折好的彩带穿过教室来交给坐在另一角的爱衣。

“嗯,今天我就要走了哦。”爱衣放下书包,扶着门框。

“去哪里啊?”我继续低着头扫地。

”没事呦,只是。。。“

我没有接着问下去,只是绕着教室继续低着头扫地。无数声感慨从我头脑中一闪而过——”这是我最后一次拉开教室的窗帘了,最后一次在板报上扎钉子了,最后一次走坐上我的座位,最后一次看向爱衣的位置,最后一次….”

”小宏,最后面的窗户关了么。”

“嗯。”我愣了一下。

三年了,我们最后一次走出这个校门,最后一次走过放学回家的路,最后一次走到分别的那个路口。

“再见了,孝宏。”爱衣打着一把透明的小伞,走在我的前面,轻轻转过身来。

我看着她渐渐走上坡道的顶端,回过头来,摆了一下小伞,转过身去,渐渐消失不见。就这样,我们毕业了。

毕业典礼之后,爱衣用温柔的声音对我说道“孝宏,再见了。”的时候,我依然低着头没有回应她任何话。但是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即便现在已经长大成人的我,也依然孩子气地希望爱衣能够永远陪伴在自己身边。 

而对当年还只是一个孩子的我来说,忽然被那么强大的力量夺走了一切重要的东西,任谁也无法继续保持冷静吧。即使只有十二岁的爱衣没有任何的选择余地,我们却依然无法适应这样的离别。绝对…… 

还没来得及收拾起自己破碎的心情,新的中学生活便已经开始了,就算我讨厌也好却不得不去面对那完全还没有习惯的新生活。应该和爱衣 

一起念书的中学,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渐渐结交了一些新朋友,而且还出人意料地参加了足球部开始了体育运动。虽然和小学时比起来每天都变得非常忙碌,但是对我来说这样反倒显得更好一些。因为每当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便会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以前与她在一起的那些美好时光,接着心里便会一阵阵地隐隐作痛。于是我尽量都和朋友们呆在一起,晚上做好作业之后就马上爬到床上睡觉,早上早早起来积极参加足球部的晨练。 

爱衣一定也在新的地方、新的学校里过着同样忙碌的日子吧。希望她能够在那样的生活之中逐渐忘记我的事情。 

我也应该忘记她,我和爱衣都是有过转学经验的人,所以应该学会遗忘。 

接着就在夏天的炎热逐渐开始的时候,我收到了她的来信。 

当我在公寓的公共邮箱之中发现那封薄薄的粉色信封,知道它是爱衣的来信的时候,在感到欣喜之前却先感觉到更多的困惑。为什么现在才给我来信,我想道。在这半年间,我明明拼命地使自己适应在没有她的世界之中生活。可是现在却收到了她的来信—失去爱衣的寂寞感,再次向我袭来。 

是的。结果,我越是想要忘记她,却对她越发思念起来。我越是结交很多的朋友,越是发觉到她对于我来说的重要性。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反复地、无数次地阅读着她的来信。即便在上课时也悄悄地把她的信夹在教科书中偷偷地看着。反复的阅读,甚至能够背下其中的每一个句子。 

“致孝宏君”——她的信是以这样的敬语开始的。令人怀念,明里那整齐的笔迹。 

“好久没有联系了,你还好吗?我这边的夏天虽然也很热,但是和东京比起来就要好得多了。不过现在说起来,我还是更加喜欢东京那炎热的夏天。那好似热得要融化掉的柏油路,炽热阳光下的高层大楼,还有百货公司与地下铁站里的冷气空调。啊对,你还记得咱们放学回家的路上的那只小猫么,它是不是又变胖了啊。你最近看到它了么?我在这边过得很好呦,每天还会去田里玩。这里的人睡得都很早啊” 

好像在很有大人样的文章之中画上了小小的图画一样(太阳、蝉还有大楼什么的),我不由得想象起还是少女的爱衣渐渐成为大人的样子。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近况的简短来信。搭乘公车去公立中学念书,为了锻炼身体血加人了篮球部,出人意料地剪短头发露出了耳朵。在她的信中并没有提起因为与我的分别而感到寂寞,而且从信中所提到的事情也能够看出她对新生活也渐渐地适应下来。但是,我却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她想要与我见面,想要与我聊天的寂寞心情。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便不会给我写这封信了。因为,我也有和她几乎一样的感觉。 

从那之后,我和爱衣以每月一封的频率互相通信。有了与她的书信往来,我明显感觉到生活更加快乐了。比如说无聊的课程,现在我终于能够很清楚地告诉自己那很无聊了。而且自从和爱衣分别之后所参加的辛苦的足球训练,以及前辈们过分的要求,还有很多痛苦的事情,现在也都可以坦白地认识到那些痛苦。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我越是这样想越是发现这些痛苦的事情反倒更加容易去面对了。我们虽然没有在写给对方的信中发泄对这些日常生活的不满与牢骚,但是知道在这个世界之中有另外一个人能够理解自己,使我们都变得更加坚强起来。 

就这样,中学一年级的夏天过去,秋天过去,冬天来临了。我十三岁,这几个月来身高增长了八厘米,体格也比以前健壮,不那么容易感冒了。 

我能够感觉到自己和世界的距离,正在逐渐贴近。应该她也已经十三岁了。我时常望着身着学院制服的女同学,想象着爱衣现在的样子,她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呢。那时她的来信之中还像小学时候一样写道,想和我一起去看樱花。信中说,在她家的附近,有一棵很大的樱花树 。春天的时候,就会下起暴雨吧。

在升入三年级的时候,由于家长工作的缘故,我又被迫转学。

春假时搬家,目的地是仙台市。

第二话~在雨中

从羽田机场起飞大约要经过两小时左右的路程。我当时认为那里也许就是这个世界的尽头。但是那个时候的我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的变迁,所以完全没有感觉到过多的困惑。问题只是与明里之间的距离。虽然自从升人中学之后我们两人就完全没有过联系,但是仔细想来实际上我们之间的距离也并不算太远。爱衣所在的横滨小镇和我所住的东京小区,乘坐大巴的话应该只有两个半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我们完全可能在星期六的 

时候见一面。但是,在这之前我却一次都没有考虑过从这里到她所在的小镇见面的可行性。 

于是我在写给爱衣的信中写到,在搬家前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并且在信中写了对地点和时间的一些提议。明里很快便给我回信了。因为我们都面临期末考试,我还要进行搬家的准备,她也需要参加社团的活动,所以我们两个人都方便的时间就是学期期末放学后的晚上。我查了一下发车时刻表,于是决定在那天晚上的八点钟在爱衣家附近的车站见面。那样的话,我在放学后推掉足球部的活动直接出发,时间应该来得及,和她能够在一起见面两小时左右,之后再乘末班车回到东京都的家中。总之能够在当天便返回家里的话,家人便不会有什么意见了。大巴是在下午三点有一趟,从东京出发到横滨但只是乘坐普通大巴车的话,来回的车票只要一千五百日元便足够了。虽然这对当时的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但是与能够和爱衣见面相比,这些钱实在是不算什么。 

距离我们约定见面的时间还有三周,我在这段时间内给爱衣写了很长的一封信。这是我从出生以来第一次写这么长的东西,大概这就是情书吧。我所憧憬的未来,我喜欢的书和音乐,还有,她对于我来说有多么的重要—虽然那也许只是幼稚而且拙劣的感情表现—总之都毫无掩饰地写在了其中。虽然具体的内容现在已经有些记不清楚了,但是至少写了八张信纸。当时的我想,如果这封信被她读过的话,我在仙台的生活即使再艰苦也能很好地坚持下来。这是我想让她知道的,当时我的片段,我的生活。 

在给爱衣写那封长信的日子里,有好几晚都在梦中见到了她。 

在梦中,我变成了一只灵巧的小鸟。穿梭于被电线覆盖着的都市夜空,拍打着翅膀高高地盘旋在大楼之上。以比自己在操场上奔跑的速度还快几百倍的速度,向着这个世界上唯一重要的人的身边飞去。在鸟儿那小小的体内,充斥着几乎要满溢出来的快感,渐渐地向高空飞去。都市之中密集的灯光好似星星一样闪烁着,列车的灯线好似都市的脉搏一样跳动着。很快,我的身体穿越云霄,冲过洒满皎洁月光的云海。月亮散发着通透的蓝色光芒照耀在云峰之上,简直好似在其他星球上一样。那种获得通往自己希望之地的力量的喜悦,使自己覆盖着羽毛的身体激动地颤抖起来。 

只一转眼上天便接近了自己的目的地,找欣喜地降落下去,远远眺望起她所居住的这片土地。一望无尽的田园,人们居住着的屋舍,茂密的森林之中穿过一条光线,是巴士。我一定就是坐在那辆车上。接着,我的目光看到了在站牌下独自等待着载着我的巴士到来的她的身影。剪了短发露出耳朵的少女,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在她的身旁伫立着一棵巨大的樱花树。 

虽然樱花还没有开放,但是我依然能够从那坚硬的树皮之中感觉到春天的艳丽气息。忽然少女感觉到我的存在,抬头向天空望去,之间群星闪耀,很快我们就会见面了,很快— 嗯对,很快。。。。

。。。。。。

故事梗概:

(樱花雨,关于一个距离的故事。其中有按照成因划分的距离,有空间上的远近距离,有时间上的距离,有感情上的距离,有心之间的距离。。。)

第一话~樱花坡道(我与爱衣的童年生活,因学业与爱衣分别)

相识与毕业~(班级内座位排序带来的距离 距离很近 的确”不远“)

我们又要转学了,转到不同的城市~

(纯真可爱~

第二话~在雨中

(由于家庭关系,频繁转学产生的距离(空间 距离大 相比较而言并不是那么”远“)

一班长途大巴,爱衣就在下一个站牌那里等我,可雨将我们隔在时间之外。(距离不远 时间不长 距离很“远”)

见到爱衣,已是清晨,开学了,走了。(距离渐渐拉大 却越来越近)

(对“等待“的思考

第三话~星空

我转学去了美国,爱衣继续留在日本。(距离很大,时间更长 )

我和爱衣也断了联系~在这所学校,我认识了一位喜欢着我的同学(沙织),我对她十分温柔,我们在同学眼中就如情侣一般。我在高中做起了科研,研究空间探索中超远距离通讯的问题。我看着远方的探测器,想着如何与它建立联系,她看着我,就在身边,却比探测器更远。(距离很近,实则太远。心之间的距离)

(少男少女面对未来的迷茫)

第四话~在风里

高中毕业,回到日本,回到东京。进入科研院所,实现超远距离通讯。(生活漂泊不定,常常因为工作而住在研究所)手机行业也在这时蓬勃发展,爱衣一定也有。我不知道爱衣的电话号码,但我知道爱衣就在这座城市里,却一直没有联系她。我给她写了一封信,大约有七万字,我把我这一生将给她听,但是我不知道她在哪儿。我想让风帮我把信带过去~

(刚刚走进社会的迷茫~

第五话~樱花雨

我已经三十多岁了,辞掉了科研院所的工作,成了一个颓废的人,整日编写着毫无意义的程序。一万条程序也比不上一个字,我渐渐忘了爱衣。

又是一年春天,还是一条樱花坡道,同样的樱花雨,我遇见了爱衣。只有十厘米,我们并没有,一句话也没说,我还是背着一个大书包,她也正拿着一把透明的伞,我们低着头,看着手机,我们就这样错过了。

(以上内容并非终稿,仅仅是初步构思)

(再来看第一次人物写作之前给自己提的几个问题趴)

少男少女之间的纯真情感与社会大环境之间所产生的矛盾是怎样的~

(是被压的喘不过去来,在夹缝中萌生的情感么;是义无反顾,只为追求心中的TA么;是纯真的心被残酷或者说真实的现实所分开么)

年少就走入社会,会不适应么?会焦躁么?会迷茫么?

年少时的情感会因为距离的拉长而淡化么?

纯真的情感会因时间的推移变得扭曲么?

两个人之间产生的距离是什么?是距离上、目标上、时代上么?还是,生与死?

如果人物背负起了社会、时代、世界的重任,又会不会继续保持这段感情。

以少年的视角看待生死与情感是怎样的。

青涩的外在表现是什么?作为一个少年,为了TA可以付出什么?(是一切么,还是有所保留?他会顾及未来么?他会在意其他人的目光么?他会考虑将来么?

如果对方是比自己年长10岁以上的人,他会在意么?他会在意其他人的看法么?

。。。。。。。

(以上问题的答案可能不会全部在文章中出现)

   

2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